一個農村修煉者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我是一個農村婦女,九八年得法。得法以前我渾身都是病,吃了很多藥也不見效。我公公說:你大爺他們煉法輪功呢,你也去吧。當時我說我沒時間。後來我病的越厲害了,又沒錢到大醫院去檢查。沒辦法只好去試試吧。就這樣我走進了修煉,三天的時間,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真是無病一身輕。

可是好景不長,「七﹒二零」來了,邪黨開始迫害大法,我因為害怕不敢煉功了。幾個月後,我的身體又舊病復發,病的很重。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和很多人在走路,剛走的時候,路邊開著好看的花。可是越走越累,我說怎麼這麼累呀,有人告訴我說越走人越少了,你擔上擔子了。後來只剩我和兩個人在走。在一個拐彎處有三個土台階,第一個人踩著上去了,第二個人把第二個台階給踩塌了。把我留下來上不去了。醒來之後,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走路就像修煉,現在不修了,路就會斷。我跟丈夫說,我還煉功吧,他說煉就煉吧。這樣我又開始修煉了。早晨不想起床時,就想那個夢。我就趕快起床。心裏告訴師父千萬別把我留下來。漸漸的我的身體恢復了,家庭和睦了。

一天,同修給了我幾份真相資料,是有關同修們被邪黨非法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的真相。我看了心裏很傷心,我跟丈夫說我也要上北京。可是我的正念不強,一直沒能如願。後來經過看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交流,我決定走出去散資料。

我第一次發真相資料時,走到街上,天灰濛濛的。我的心裏很緊張,我就單手立掌發正念。心靜下來了,四十多份真相資料發完後回到家,才花了一個小時。第二次我帶了一百多份真相資料,我感覺走了很長時間,可是回家一看還是一個小時。第三次我要到外村去散,要走八、九里地,丈夫因為害怕不讓我去。我就一直背《洪吟二》〈正念正行〉,一晚上都在背,等到把孩子哄睡後,我就開始出發,因為去的是一個小村莊,散的資料不太多,當回到家一看鐘,又是走了一個小時。

我還儘量用口講真相,先從自家開始講。我三姐離我家不遠,於是我就經常給她講,她不滿意,跟二姐說:小妹一來就說她們那事,不讓她說她起來就走。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三姐受同修的啟示,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我娘家的人基本上都得了法。我婆家的人就不好說話,他們不聽真相還跟我吵架。我心想:不管他們了,愛怎麼樣怎麼樣吧。但通過學法,我認到自己的想法不對。悟到之後照師父的話向內找。發現自己的執著心還很多:爭鬥心,做事心。悟到之後,我就多發正念,然後還去給他們講,講一次,修一次心。現在我婆婆也得了法,小叔子倆口子也比以前強多了,左鄰右舍我也都給他們講了,遇上有緣人我就儘量講,親朋好友基本上都講到了,有退出邪黨的,也有不退的,我就儘量多發正念。希望有一天他們能夠醒悟。不多寫了,在修煉的路上神奇事可多了,因為文化有限寫不出來。感恩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我一定要按師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走到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