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寫字也能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我是一名家庭婦女,五十多歲了。

九六年那年,我的雙眼突然疼的很厲害。到縣醫院檢查說是「青光眼」,必須得做手術。先吃了幾千元的藥,只維持了一個階段就又不行了。我感到壓力很大。

九七年六月,我喜得大法。我沒上過學,不識字,看見人人都拿書學法,我心裏真著急。從那之後就在煉功點上一個字一個字的記,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學會念《轉法輪》。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五套功法全部學會了,幾個月後,《轉法輪》果然基本能通讀了。我的眼病和其它毛病都無影無蹤了!

沒想到大法如此的美好和神奇,我更加精進了。在以後的幾年學法修煉中,我不斷的提高心性,不斷修去各種執著,真正的用法理歸正自己。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非法迫害大法,我們地區的修煉環境變的非常緊張。我們很多弟子被強制關進所謂的「學習班」進行洗腦。

在學習班裏,我們沒有辦法學法,但晚上我們一起煉功,切磋。在這40天的時間裏,洗腦班的那些邪黨人員每天都在逼著我們寫所謂的「保證書」,他們甚至還逼大法弟子們罵師父,罵大法,又要找人代我們寫甚麼保證。我聽到後對他們說:「我不用你們代寫甚麼保證,我不罵大法,不罵師父,你們再要逼我,我就活不了了,那就是你們逼死了我。」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讓我們回家了。

一天夜裏,家裏突然闖進來一群人,我一看,有本地政府的,派出所的,有「六一零」的,還有大隊的。他們就抄家。把我的大法資料搶走,還把孩子們的音樂磁帶也一起全部搶走了。

他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訊我一個晚上。

他們說甚麼「已經有人把你說出來了,你還是說實話吧」,問我的資料哪裏來的,都給誰了。我說誰也沒有給過。書記說:「我就親眼見你給過別人,你還不承認。」這一句話,倒把我提醒了,我明白了,原來他們說的全是謊言,是想誘騙我說出真話。我心裏想:我的事你們別想知道,我是絕對不會出賣同修的。

到第二天上午,他們從我這裏沒有得到任何他們所要的,就把我送到縣公安局,在那裏又非法審訊我幾個小時。他們看一點收穫也沒有,就又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裏面,他們每天都要逼我幾個小時。在這段時間裏,我一直在請師父幫我,發正念一直沒有間斷。我每時每刻都在想:決不能出賣同修。到第十六天,他們沒有半點收穫,只好放我回家。

回到家中,我就趕緊學法,儘快理順自己,並馬上去取資料,讓一切恢復正常。當時資料非常缺乏,為了得到一份資料要到幾十公里以外去取。取回後,再用複寫紙複寫,傳給其他同修。因我自己不會寫字,都是請女兒代我複寫,或找同修複寫。就這樣,我們走過了一段艱難的路。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現在好了,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們的資料已經能「自給自足」了,能更好的發揮救度眾生的作用,使更多眾生能夠得救。這些資料對我們大法弟子提高也起了很好的作用,使我們能夠更好的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