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通江縣和新華勞教所惡警暴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二零零六年二月份過年期間,我在走親訪友途中看到過往行人很多,就在路邊顯眼的地方寫了「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好」。因為惡人舉報,我被四川通江縣國安大隊非法抓捕,關押到縣看守所。

在看守所內,惡警對我施以高壓逼我說出同修,我閉口不語。獄霸杜瑞粼、趙洲、程旭等人在看守所所長周長雲的指使下,對我進行了長達四天的毒打。

就在我被毒打數天後,周長雲突得腦血栓而亡。惡警仍繼續採取各種方式對我進行迫害,強逼我背監規。我是好人,不去背監獄的條規。惡警就逼我久站、烈日下暴曬、與殺人重刑犯關在一起不准睡覺等等。歷時四個多月的非人折磨後,又非法將我送至四川綿陽市新華勞教所非法關押十八個月。

在新華勞教所,我看到許許多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殘酷迫害。

惡警們對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封閉式」的管理,與外界隔絕,使外人無法知道有哪些學員被抓,也無法知道被關押的地點。勞教所內實行「包夾」制,即由身體強壯的黑社會頭子和流氓打手四人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惡警和包夾的具體做法是:四人包夾和一個法輪功學員,關在一個單獨的監舍裏,罰法輪功學員站著(時間久了小腿腫得像大腿)、坐小板凳,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腳都站腫了,屁股都坐破了。

這樣折磨的同時,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不寫的話,繼續毒打、不准睡覺。將長時間不寫所謂「三書」的法輪功交到護衛隊惡警進行高壓電棍電擊和暴打。在夏天高溫烈日天氣下把法輪功學員弄到操場上「軍訓」,如不服從,就單獨叫出來暴曬數小時。強逼法輪功學員進行超強度的奴工勞動,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晚上十二點睡覺。完不成任務者罰扣分,即延長關押時間,反迫害的學員也會被扣分。

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法輪功學員徐紅玉在一千多人的大會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惡警毒打並被非法延長關押三個月。

勞教所限制法輪功學員自由,不准法輪功學員互相說話,不准走動,就餐、去廁所都由惡包夾和惡警押送。

惡警們就這樣日復一日的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