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十五種常見迫害手段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我因堅修大法,向世人洪法、講清真相,曾先後兩次被邪黨非法關押在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遭受迫害近四年,時間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至零二年三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至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見證了新華勞教所裏的許多邪惡。現根據回憶,寫出以下事實,以便世人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善惡,選擇好自己未來的路。

新華勞教所裏常見的迫害堅修大法弟子的手段,至少有如下十五種:

一、使用警繩、警棍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此迫害手段具體事例極多,略舉幾例說明。比如:我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初的一天上午,我與幾位同修圍坐在小教室裏的地板上學法,我背給他們聽。被惡警鄧濤撞見後,把我帶到辦公室問了一會兒話,他便從五樓叫來護衛隊員把我推倒在地上,用腳踩在我背上將我的雙手綁的極高,也很緊,再用警棍電。

又如:大法弟子黎明因在所謂的「揭批會」上喊了一句「打糊亂說」,便被董海波、付衛東等惡警及流氓勞教人員拖到辦公室暴打了一頓。一天中午吃飯時,我與黎明幾乎對面而坐,我發現他的嘴唇腫得高高的,很明顯是被打的,還有許多用警棍燒傷的痕跡。

再如:有一天我發現大法弟子劉永生的嘴唇腫起了厚厚的一層黃殼。後來經打聽得知他是因扯掉了「六大隊二中隊」過道上的邪惡宣傳畫被惡警用警棍燒的。

在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的「六大隊二中隊」中隊搞的邪惡「揭批會」上,大法弟子李永洪、魏浪、劉永生、王仁偉、鄭方軍、黃昌東等喊「法輪功好」、「法輪大法好」,被惡警付衛東等使用警繩、警棍與拳腳暴打。大法弟子李永洪、王仁偉、鄭方軍和黃昌東還被惡警戴上鋼盔帽進行迫害。

大法弟子陳煉、廖安才因拒絕寫思想彙報也遭到了惡警付衛東等的毒打與迫害,大法弟子陳煉還被戴上了鋼盔帽。大法弟子徐浪舟、李智明等因抵制勞動,在工地煉功等曾多次遭到護衛隊惡徒的警繩、警棍的迫害與拳腳暴打。

二零零零年秋,大法弟子賀真躍曾因不穿「教服」在「六大隊三中隊」挨一警繩。

大法弟子魏浪也曾因不穿「教服」被「四大隊三中隊」的王管教叫來七、八個流氓護衛隊員將他們帶的五根高壓電警棍的電全部用光。護衛隊的潘隊長居然還藉機向護衛隊員示範如何捆警繩。惡警們拿著高壓警棍專打大法弟子魏浪的頸動脈,魏浪全身肌肉在高壓電擊下不停的抽動……惡警們還惡毒的取笑說:「你在電療啊。」惡警們用完了五根警棍的電!魏浪堅如磐石。最後,一個惡警氣急敗壞的打了魏浪兩拳才離開。這是魏浪親口告訴我的。魏浪還有過多次挨警繩、警棍、關禁閉等迫害。現在大法弟子魏浪被非法關押於沐川五馬坪監獄。

大法弟子陸智勇在「四大隊五中隊」的「專管組」期間,當他決心「啥時候都不唱」黨文化歌曲後,曾經在一段時間裏〔一週以上〕每天三次挨警繩、警棍。因為一日三餐前都要求唱歌,他都堅決不唱,具體遭受迫害的例子極多,不勝枚舉。

二、捏造種種謊言欺騙大法弟子

此事太常見,太多了。綿陽新華勞教所裏警匪一家,層層欺騙也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惡警採取隔離、偽善、欺騙、體罰、暴力、恐嚇、嚴管,用邪惡謬論邪理歪說洗腦等種種邪惡手段搞強制轉化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在「六大隊三中隊」,大法弟子李新澤就是在邪惡迫害下含冤去世的。

三、強迫大法弟子打針吃藥

我於二零零二年初曾在「四大隊二中隊」被騙去警察值班室後,由四、五個勞教犯人將我按倒在地上,聲稱灌霍亂病的預防藥。二零零三年「薩斯病」流行其間曾被「六大隊二中隊」的惡警付衛東強迫打過針,之後又被強迫取血化驗過。許多大法弟子都被強迫打過針吃過藥。

大法弟子張照洪在「六大隊二中隊」與我同住一個寢室。他在監管區內的醫院裏被強迫治療一段時間後,「病情」卻越來越重,後來不行了就保外就醫,結果回家第二天就含冤去世了。

四、強制大法弟子在大操場上長時間的跑圈圈

二零零一年有一天我在「四大隊二中隊」的監室窗前親眼見到大法弟子胡然、伍開松被「四大隊五中隊」的包夾人員一邊一個架著拖跑或乾脆架著手臂在操場上拖。二零零二年底,我與部份被非法關在「專管組」的大法弟子曾被「四大隊五中隊」的惡警──中共的十大「傑出」警察之一的趙瑜發酒瘋體罰跑了五十圈左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九日,以四大隊大隊長吳浩為組長,趙瑜為副組長;加上「四大隊一中隊」的惡警唐旭鋒、「四大隊二中隊」的惡警毛源、「四大隊三中隊」的惡警王某某、「四大隊四中隊」的惡警何某某,這四大惡人為成員的「專管組」宣布成立。四大隊五個中隊的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惡警趙瑜(指導員)的「四大隊五中隊」整訓迫害……。

五、強迫大法弟子長時間上下蹲或藉口暴打

二零零二年夏秋季「六大隊二中隊」的大法弟子被惡警這樣體罰過。在談話室或晾衣間「尾崗」搞隊列訓練或罰站軍姿、長時間雙手平舉著做上下蹲或直接做上下蹲等。有時直接找藉口暴打大法弟子。

如:大法弟子古芝光於二零零四年在「六大隊二中隊」的談話室裏被強迫站軍姿,且遭到流氓包夾人員等的暴打。大法弟子王仁偉於二零零三年初在「六大隊二中隊」的「尾崗」被惡警付衛東強迫搞體罰性隊列訓練,王仁偉因抵制迫害,遭到了「六大隊二中隊」惡警董海波、付衛東等的暴打與折磨。

六、強制大法弟子在烈日下長時間站軍姿、搞隊列曝曬

「四大隊五中隊」、「六大隊二中隊」、「六大隊三中隊」都這樣迫害大法弟子,一般每天訓練時間都在九十分鐘以上。

七、「嚴管」迫害大法弟子

中午不准休息,晚上一般十一至十二點甚至更晚才讓睡覺。很晚了休息後還要強迫大法弟子打掃公共衛生,用磚頭磨廁所內的瓷磚或在「尾崗」罰站等。早晨六點之前提前起床打掃衛生,白天出工長時間超負荷勞動,如:拉鬥斗車,拉大板車,拉磚坯車等等。

八、利用已轉化的邪悟者來圍攻堅定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二月某天,「六大隊二中隊」的惡警中隊長董海波帶著八個邪悟者在「六大隊二中隊」的大辦公室裏對我展開了圍攻,我當面駁斥了他們的謬論與邪理歪說。

九、找藉口帶到辦公室圍攻、辱罵甚至暴打

找藉口把大法弟子帶到警察的辦公室裏,之後惡警及幫兇民管會成員、班組長、包夾人員便按其事先安排的步驟找大法弟子的碴兒。大法弟子若不就範,惡棍們就會圍攻、辱罵、體罰甚至暴打大法弟子。很多時候惡警會親自動拳腳或使用狼牙棒等暴打大法弟子。

十、強迫看洗腦書籍以及文革式的所謂「揭批」材料

我在「四大隊一中隊」的書架上看到過五本邪黨政府有關單位編寫的惡毒攻擊大法的邪書。

十一、採取文革式的「揭批會」惡毒攻擊大法師父、大法及大法弟子

當分散在四、五、六三個大隊的各個中隊時,趙澤勇、餘興才、鄧剛等邪惡勢力的死黨每隔一段時間便召集幾乎全所勞教人員在監管區內的大操場上或大食堂裏公開搞文革式的所謂「揭批會」來攻擊大法、攻擊大法師父和大法弟子。如有哪個大法弟子公開站出來喊口號,則被包夾、班組長、民管會成員等當場拖到護衛隊遭到警繩捆綁、警棍電擊和惡警、勞教人員的拳打腳踢。事後惡警還會整材料〔扣帽子〕報所部管理科延教。

當大法弟子被集中於六大隊迫害時,則變成了各中隊組織搞邪惡的「揭批會」。

十二、找藉口對大法弟子實行關禁閉迫害

魏浪等大法弟子曾遭受過此種迫害。

十三、強迫大法弟子進紅磚窯的「火門」裏去勞動或者站在裏面烤

紅磚窯的「火門」裏溫度一般都是幾百攝氏度的高溫,磚還有燒紅的。我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關在「四大隊二中隊」時曾在工地上見到被關在六大隊的大法弟子被帶到四大隊的紅磚窯裏「過勞動關」。

十四、從社會上各種單位或別的勞教所裏請來所謂的「幫教團」、「講師團」〔實為強制洗腦團〕去新華勞教所交流轉化經驗,幫其搞轉化。

有一次,我在綿陽新華勞教所內部的「啟迪」報紙上看到惡警們已摸索出一套轉化經驗。我親眼所見在央視新聞聯播中露過面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所長就曾經親自到綿陽新華勞教所參觀、交流邪惡迫害手段。

綿陽一所高校的一位心理學博士曾被綿陽新華勞教所請去搞心理實驗〔我沒有配合他做實驗〕。四川省社科院的人亦曾於二零零一年去綿陽新華勞教所搞過轉化,我曾與其面談過。

十五、隨意找藉口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搞加教延期迫害

比如:我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時,曾因寫所謂的「思想彙報」時落款「大法弟子」,和抵制勞動,被非法延教三個月;第二次被非法勞教時,曾因抵制勞動、抵制摸底「考試」和抵制「七七」簽名活動被延教迫害五十五天。許多堅定的大法弟子都曾因抵制邪惡迫害而被綿陽新華勞教所加教迫害。

以上所述並不能把綿陽新華勞教所裏的邪惡全面而完整的呈現在世人面前,只能起到讓世人有所了解的作用。新華勞教所千真萬確就是一座人間地獄;就是一個邪惡勢力的黑窩;就是一個黑社會圈子;就是一個巨大的染缸;就是一個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