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弟子陸智勇遭綿陽市新華勞教所非人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四川阿壩州黑水縣大法弟子陸智勇,七年來遭到邪惡之徒非人迫害,多次遭綁架、非法關押,至今他仍被非法關押在綿陽市新華勞教所,已被折磨致骨瘦如柴,一米七八的大個竟然只有幾十斤的體重。

二零零七年一月,陸智勇的家人關心他的安危和身體健康,給新華勞教所打電話,詢問他身體怎樣、肚子還脹不脹、有沒有錢吃飯(這個看守所的犯人交錢才能吃飯)。電話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後,先是一個女的接電話,然後一個自稱「何警官」的男警察過來在電話裏恬不知恥的說「陸智勇的身體很好」 。陸智勇的親人叫這個警察喊陸智勇來聽電話,過了一會兒,不知發生了甚麼變故,電話裏傳來一個人大喊了一聲「陸智勇」,然後就聽到「嗤嗤」的聲音(像電棍聲),然後又聽到仿佛是水噴到窗戶上的聲音,接著是門窗「砰砰」的撞擊聲,一個人氣勢洶洶地狂吼:「叫你說!叫你說!」然後那個姓何的警察就慌忙的掛了電話。

陸的家人對陸智勇身體狀況非常擔心。希望一切正義之士共同譴責、制止這場慘絕人寰的無理迫害,希望所有大法弟子行動起來,營救同修,請一切看到此文的大法弟子發正念幫助同修。

陸智勇,男,原是四川阿壩州黑水縣公安局警察。陸智勇從小身體就一直很衰弱,直到他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疾病消失得無影無蹤。由於身體健康,同時提高了心性後他為人正直、工作負責,因此被評為優秀民警,並被黑水縣公安局定為副局長的後備人選。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悍然發動了令天怒人怨的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為了給師父和大法討回一個公道,陸智勇率領全家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訪之路。在北京他們被非法抓捕並關押了一天,然後被押送回黑水縣關押了三個月。在被分別關押期間,陸智勇的妻子饒群被當地獄警強姦。

陸智勇被非法開除公安職務,下放一個企業勞動察看一年。在這個企業中,分派陸智勇的工作是在一個編號叫「九零四」的地方巡山,黑水縣本來就是屬於海拔很高的少數民族地區,而這個叫「九零四」的地方更是屬於荒無人煙的高寒地區,不通電話和公交車,方圓百里內人口加起來不到百人。陸智勇不願接受當地政府的錯誤決定,因而於二零零一年七月決定再次進京上訪。他自製乾糧,在森林裏走了七天七夜,然而還沒有出黑水縣,就被當地警察再次抓捕。警察對他說:「把你送到綿陽去學習三個月,那裏法輪功多」。到了綿陽,陸智勇才知道他將被關入臭名昭著的綿陽市新華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陸智勇十分堅定,沒有絲毫背叛自己的信仰。

在新華勞教所,陸智勇被關押了近一年半的時間,被迫害的胸腔大量積水,肢體劇烈抽筋,奄奄一息,生活不能自理後,才准許他保外就醫。陸智勇回到他母親家,在他母親的精心照顧下,陸智勇身體恢復了正常。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陸智勇給勞教所打了一個電話:「你們再也騙不了我了。」當天下午新華勞教所的獄警就開車過來抓捕陸智勇。當時陸的母親外出,陸的女兒上學去了,家裏只有陸一個人在床上休息。幾個大漢就把陸智勇強行架到警車上,當時陸智勇身上只穿著單薄的衣服和拖鞋,被警察拖了兩、三百米遠後才上車的,一路上陸智勇不停的高呼:「法輪大法好!」當時圍觀的群眾憤怒的說:「要是他們沒穿著警服,真想上去揍這幫人一頓。」

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到期後,陸智勇回到母親家,其時臨近過年,陸智勇原單位的熟人開車來接他,說:「快到過年了,你還是回黑水和妻子團聚一下吧。」到了黑水縣是晚上十點,下著大雨。陸智勇的妻子饒群到黑水縣去接陸智勇,但是那裏的公安使用種種手段阻止他們夫妻團聚,只是把陸的女兒交給饒群,叫她們先回家。到了第二天,惡警對陸智勇說:「必須寫不煉功保證才能回家。」 陸智勇不寫,就又被強迫遣送到「九零四」地帶上班,而且還被嚴密看管。

陸智勇與妻子饒群相隔約八十公里,而饒群所在的單位根本不允許她請假去看丈夫,每次他們夫妻二人通信都是要等山上的人下黑水縣來買菜時帶個信。陸智勇的生活和工作條件極差。

為了抗議這種不人道的待遇,陸智勇絕食了一個多月,他單位的人這才允許他妻子去看他。陸的妻子到了「九零四」,看到身高近一米八的陸智勇瘦到了體重只有九十斤,而且頭髮全部都白了,就悄悄的走了幾十里山路,找到一個有電話的鎮子給陸的母親說了這裏的情況。陸的母親帶領全家人開了一輛麵包車,去「九零四」帶走了陸智勇夫妻。到黑水縣與公安交涉,要求必須允許陸智勇家人團聚,就這樣,陸智勇一家人才過了自從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後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全家團圓的新年。

但是好景不長,因為饒群寫信講真相,被當地郵遞員告發,深夜十二點被警察闖入家中抓走。天一亮陸智勇就到縣公安局、政法委到處要人,惡警說「只關一個月就放了」。過了一個月,陸智勇去要人,卻被告知:「早就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了,州裏批的要關三年。」

為了不中斷家裏唯一的經濟來源,陸智勇只好又回條件艱險的「九零四」巡山。即使這樣,他在下山採買生活必需品時,不忘給人們講真相。但是,在饒群被關入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第二年,陸智勇在講真相時再次被不明真相的小孩告發,又一次被關入綿陽市新華勞教所六大隊三中隊。自此,陸的女兒失去了雙親的呵護,只能靠年近七十的奶奶靠一點微薄的退休金供養著讀書。

二零零六年三月,陸智勇的親人去看他,他出來時左邊三個包夾,右邊三個警察脅持著接見親人。此時陸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尚可,臨別時他微笑著和親人說再見。

陸智勇在勞教所十分堅定,因此被列為重點看管對像,被轉關到臭名昭著的七大隊一中隊,受到慘無人道的折磨。根據知情人透露,勞教所對他們認定的所謂「頑固分子」,通常用狼牙棒毒打(狼牙棒就是釘滿鐵釘的大棒)四十分鐘以上,打完以後真的是體無完膚。而且經常不給大法弟子飯吃,把大法弟子餓的奄奄一息後,他們害怕鬧出人命,又把大法弟子強行弄去輸液,連勞教所的醫生都對他們的殘暴行為看不過去。另外在給大法弟子的食物中,不知他們加了甚麼東西,陸智勇的肚子被整的脹得難受。

邪惡對大法弟子十分害怕,因此疑神疑鬼。二零零六年十月初,陸智勇的家人給陸智勇打電話,只因說了一句「你的女兒很乖,學習成績很好,語文作文受到老師表揚,數學成績全班第一」,就被懷疑成「通報信息、含沙射影」,以此為藉口將陸智勇打得昏死,送醫院搶救。邪惡還經常故意在與大法弟子的家人通電話時毒打大法弟子,故意讓大法弟子的家屬聽慘叫聲,真是毫無人性啊!十月十四日,陸的家人去看望他,警察說陸智勇不吃飯,送到醫院去了。

被披露出來的折磨手法只是暗無天日的獄中生活的冰山一角。十一月初,陸智勇給家人打電話,說勞教所惡警有事無事都要打他,有時正在幹活就被按在地上暴打一頓。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陸的全家七人去看望他,發現原來身體健康的陸智勇已經是骨瘦如柴,臉色發青,一米七八的大個竟然只有幾十斤的體重!陸的舅舅、舅母、二娘、三娘都流下了難過的眼淚。陸的大娘心疼地說:「我要是退休了,就到監獄裏把你換出來。」陸的親人囑咐陸要吃飯,陸智勇說:「我不是不吃,是吃不下,只能中午吃一點點。」據親人分析,陸吃不下飯的原因可能有兩種,一是惡警在食物裏或水裏加了甚麼藥物,或者是被惡警打得胃出血,消化道腫脹導致的。

正告參與迫害陸智勇及其他大法弟子的不義之徒: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世人的福音。在中國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逆天理而行的,必將在可恥中收場。大法弟子向世人講真相是在救人,其中也包括你們。你們對大法弟子所幹的一切,就是對你們自己所幹的一切,你們選擇未來的福報還是世間的審判與身後綿綿不絕的痛苦惡報,都體現在你們現在對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中。


四川綿陽市新華勞教所電話:
新華勞教所:0816-2274441
科室電話: 0816-2260410
六大隊電話:0816-2830597
六大隊二中隊:0816-2830769
六大隊三中隊:0816-2830543
七大隊一中隊:0816-2831189
郵編:62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