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以下是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內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

王放:男,四川樂山籍,地質勘探技術員,五十多歲。二次被新華勞教所非法關押,第二次為一年六個月。王放是在單位被抓的。他抱著柱子不放手二個小時。當地邪警對他通宵逼供,指使看守所的犯人對他進行反覆毆打。他被迫害得多次暈倒,在看守所絕食抗議十多天,邪警欺騙地將他放回家,幾天後,又把他抓走非法關押。他的妻子也是法輪功修煉者,兩人同時被綁架。現在他妻子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簡陽養馬河女子監獄。

呂春杉:男,四川安縣籍,工商職員,四十多歲。二次被新華勞教所非法關押,第二次被開除公職。呂春杉在長期非法關押中,在各種迫害面前,堅決地進行反迫害,不認同邪警的命令、要求、指令。他堅定的表現令邪惡膽寒。他利用各種機會給身邊的包夾犯人講真相,勸善,教他們做人的道理,給他們解答人生中各種思想疑惑,那些犯人都很敬畏他,都稱他為「彬哥」。他曾被邪警用警繩反背吊著毆打,在邪惡的死亡威脅下,他說:「生生世世死了那麼多回了,也就不想那麼多了」。邪警的各種手段和伎倆,在他面前都不起作用,就對他長期隔離單獨關押。

邵長明:四川廣安武勝縣三十米大街,五十多歲,數學教師。被非法判刑三年。邵長明是在上課時被邪警綁架的,三個月後,其父親(八十多歲)因受牽連迫害,在悲憤中去世。

苟光武:四川巴中通江縣金佛村人,六十五歲,退休森林工。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苟光武一個人步行在二縣三地的幾十公里的路上,書寫了二十九幅反迫害標語。眾多邪惡對他進行了三個月的監視、監聽、跟蹤,在家裏被邪警綁架後非法關押。

謝新瀘:川西西昌籍,木匠,四十多歲。謝新瀘在監獄中,曾因所謂的「違規」被封閉迫害幾個月,毆打、體罰,每天站立、下蹲,在房間裏跑二百多多圈,犯人輪流夾著跑。每晚十二點才准睡覺。但他仍然堅定自己的信仰,反迫害,幾個月下來,人已極度消瘦、虛弱。

許強:四川宜賓江安縣四面山籍,二十二歲。許強十六歲開始學法,被非法關押時,受到各種酷刑迫害。毆打、體罰,夏天四十幾度的高溫下穿棉衣。二十二歲的小伙子在那裏表現的很堅強。邪警陰險地派一些與他同齡的犯人給他套近乎,麻痺他,經過一段時間,他看清了邪惡的陰謀,表現越來越成熟,和同修們一起堅定地反迫害。

徐洪君:東北籍,餐飲業主,四十多歲。徐洪君是在四川被綁架非法關押的,他性格開朗,十月一日在公開場合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密,被綁架後封閉迫害一個月,每天各種體罰,每晚十二點以後才能睡覺。一個月後,東北大漢雙腳浮腫,身體虛弱消瘦,被犯人夾著走路,但他仍用堅毅的目光與同修相互鼓勵,反迫害。

宋金印:電腦技術員,三十多歲。第一次被非法關押三年(四川德陽監獄),第二次被非法關押三年,又被加刑三個月。宋金印兩次被非法關押,仍堅定不移地反迫害。因陰險的犯人告密,被搜出「違規」字條,被邪警電擊、毆打、酷刑折磨,加刑封閉迫害三個月。告密者減刑三個月。宋金印身邊的包夾犯人也被酷刑折磨,邪警故意挑起犯人的內部猜疑、內鬥,製造恐怖氛圍,使犯人唯命是從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無名:男,四十多歲,標準的普通話口音。在宜賓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七八個月後轉至新華勞教所,受到封閉迫害幾個月,各種酷刑折磨、毆打,包夾犯人換了一批又一批進行迫害。他身體極度虛弱,仍然堅定信仰,反迫害。至今無人知其姓名。

四川省非法集中關押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場所:
男性關押地:四川省綿陽新華勞教所 6-2中隊
四川德陽九五廠監獄
女性關押地:四川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四川簡陽養馬河女子監獄
邪警名單:張小剛 6-2中隊副中隊長,主要發號施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