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英淑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殘酷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大慶大法弟子樸英淑自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關押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後,一直堅持法輪大法信仰,遭到監獄惡警長期酷刑迫害及精神虐待。

樸英淑,女,53歲,大慶油建公司器材站職工,九五年六月開始修大法後,身心巨變,十多年的頑固皮膚瘙癢症、神經衰弱、風濕病、胃病等多種疾病不治而癒。樸英淑在單位從不與別人在利上計較、爭鬥,單位同事、左鄰右舍都說她是個好人。

堅持信仰 多次遭綁架、非法關押

九九年邪黨江氏集團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大法,樸英淑為了說句真話,十月十七日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近半年。期間為爭取煉功環境多次遭大慶市薩區拘留所所長郭春光打罵。她絕食抗議關押,遭到野蠻灌食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樸英淑參加大慶整體證實法活動,遭惡警綁架、非法勞教。在雙合勞教所,她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吊在二層床的鐵片上,腳尖著地、不讓睡覺,長達十八天,連鐵片都被壓彎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樸英淑再次進京證實法,被不明真相的家人舉報,被等在那裏的警察認出,她在北京車站打出了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後被惡警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樸英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看守所對她強行野蠻灌食,每次插管都將鼻子插出血,衣服前面連血帶水濕一片,灌食後樸英淑出現抽搐現象。

僅一個月時間,她就迫害的生命垂危,但邪惡還不放人,還將她轉到薩區拘留所迫害。途中樸英淑昏倒,口冒白沫,惡徒怕出人命,找來「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的人,還有家屬,卻還是不放人,然後又將樸英淑送劫持到大慶四醫院。樸英淑醫院正念走脫,剛回家幾分鐘後,惡警就來電話要來抓人,樸英淑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樸英淑去一同修家,碰到正在非法抄家的大慶市乙烯公安分局臥裏屯派出所警察,樸英淑被非法抓捕。樸英淑不配合邪惡,惡警用手指按她太陽穴使其昏迷,然後將她抬進大慶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樸英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不配合照相,被看守所惡警所長白雲山搧耳光致鼻子出血。二零零二年五月,樸英淑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在監獄被迫害致出現癱瘓症狀

二零零二年五月,哈爾濱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鄧某把樸英淑雙手捆在後面,用尼龍繩拴上兩個人,腳尖站立吊掛十四小時。樸英淑被惡警崔紅梅、吳大隊罰蹲、罰站六天,不讓回監舍吃飯。一次,同修被迫害,樸英淑勸善,被惡警隊長張秀麗指使惡人趙豔華、宋麗波、王鳳春、張明美,將樸英淑強行用繩子捆在床頭站立,連續五天,不讓睡覺,導致她出現癱瘓症狀,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解不開腰帶,上不去床。

二零零三年三月,樸英淑與其他大法學員抗議迫害,拒絕幹活,被惡警大字型腳尖點地的成宿吊綁長達二十二天,手臂被勒得長時間麻木,沒知覺,一度不能吃飯。

二零零三年九月,哈爾濱女子監獄惡警連續十一天對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拉練」,四十多名獄警和犯人手裏拿著警棍、電棍、銬子、棍棒、竹條、小白龍(塑料管),半裝礦泉水瓶子等圍成一圈,強迫學員在圈內跑,跑的慢就挨打的就多,跑不動的迫害的更慘了,被吊在窗欄上電、打、搧嘴巴子、踢。樸英淑的一條腿不好使了仍被吊著,幾乎全身的重量都落在手腕上,致使手銬銬到肉裏去,由於幾天反覆銬在傷口上,豁開很大口子。惡警王亮用手銬把樸英淑吊在窗欄上三次(二整天),警察還讓刑事犯用鞋跟踩她腳尖,致使她腳趾甲脫落四個,走路都困難。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家人探監時,見到樸英淑的雙手還被銬著,臉是腫的。二零零五年,樸英淑不配合邪惡,拒穿囚服,家人幾次來探監惡警都不讓見,並用挑撥手段,令其家人對樸英淑不滿。

幾年的非法關押迫害,樸英淑的身心受到巨大摧殘,血壓二百二十多,半身麻木,不好使,牙齒脫落,前門牙都變形,向外翹出來,臉浮腫。

樸英淑的丈夫不明真相,把樸英淑去北京的消息告訴了警察,以為警察會把樸英淑送回家,結果警察把樸英淑送進了看守所。家人做了對不起大法弟子的事而遭報:自家的廠子兩年沒盈利,還欠了一身的債,要債的跟著身後要,只好到處躲債,還得了一身病。有一次還無緣無故的被一幫人打的烏眼青,到醫院打針。希望樸英淑的家人能早點醒悟,明真相,早得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