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慫恿犯人殘酷摧殘大法弟子劉丹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黑龍江省雞西市29歲的大法弟子劉丹,於2006年3月1日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曾絕食數月抵制迫害,10月3日因包夾韓英毒打她,第三次絕食反迫害,到07年3月2日為止,劉丹一直在監獄反迫害,遭到監獄慫恿犯人的殘酷摧殘,現骨瘦如柴,身體極度虛弱。

此外,漠河大法弟子裏玉書,被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後,因為反迫害,絕食長達兩年零七個月。現在對裏玉書的迫害還在繼續,因是封閉管理,消息封鎖得很嚴,具體情況不詳。

2006年11月29日至12月9日,以包夾趙麗為首及參與行兇者張芳清、周鳳麗、修淑芬等人對劉丹進行迫害。劉丹在女子監獄醫院302室,室內無監控設備,趙麗、周鳳麗強行將寫有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罪的囚服讓劉丹穿上,並將身體極度虛弱的劉丹從床上拽到地上碼坐。劉丹拒不配合,高呼「法輪大法好」,趙麗、周鳳麗用膠帶封住劉丹的嘴,將劉丹一隻手向上,另一隻手向下,大背銬的樣子捆在一起,又用毛巾和襯衣繫上,口中不停污言穢語,大肆謾罵劉丹。

劉丹本來身體很虛弱,心臟病發作昏迷過去,小便失禁,甦醒後躺在地上嘔吐不止。犯人張麗榮看劉丹時而清醒,時而昏迷,怕承擔責任,想找犯人護士,行兇者修淑芬不讓,爭執很長時間後,才將劉丹抬到床上,將嘔吐的髒物藏了起來。犯人護士羅玉梅來測血壓,發現血壓特低,問劉丹這種情況多久了,趙麗搶著說才這樣。隨後趙英靈(院長)、張秀麗(教導員)、於英民(大隊長)都來了,叫囂「誰讓她躺著,到地上碼坐!碼坐到晚上十點!」趙麗於是將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劉丹拖到地上碼坐。

有了趙英靈的命令,此後趙麗等人更加瘋狂的迫害劉丹,幾乎每天都強制劉丹在地上碼坐。有一天劉丹被強制在地上碼坐整整二十四個小時,將兩手綁在床邊,嘴上用膠帶封住。

12月2日上午,張芳清(與趙麗是同性戀)告訴趙麗說劉獄長(劉志強)、鄭大隊長(鄭傑)到了對門303室了,劉丹高呼迫害。這時張芳清、趙麗、周鳳麗心虛,又開始了滅絕人性的迫害。她們將劉丹的雙手在後背繫上,高高的吊在床沿上,使劉丹蹲不下去,又站不起來,張芳清將劉丹的頭髮揪下來,捻成細繩往劉丹的鼻子孔裏,耳朵裏塞,這幾個人渣還罵下流話,迫害近一天時間,犯人護士來灌食的時候,才將劉丹抬到床上。

惡徒張芳清教會趙麗迫害手段,以後每天趙麗都將劉丹從床上拖到地上,拳打腳踢,毒打一番,再吊上劉丹的頭髮,拽的頭髮滿地都是,打耳光,用力踩劉丹的光腳,向後使勁擰劉丹的雙手,劉丹被吊起來嘔吐不止。趙麗用紙把嘔吐物塗在劉丹的臉上、脖子上、耳朵上,再將手紙塞到劉丹的胸前,趙麗還將劉丹的襪子蘸上嘔吐物往劉丹嘴裏塞。

為了制止迫害,劉丹告訴值夜的包夾隋麗娟找於英民隊長,趙麗得知後不讓找,劉丹又告訴值夜班的王洪志,但是他們根本就不報告隊長。無奈劉丹又向獄政警察呼救,獄政警察是專管犯人違紀的,見劉丹被綁在地上碼坐,嘴上封著膠帶,卻視而不見。趙麗更加無忌憚的迫害劉丹,並叫囂迫害你們法輪功沒人管,劉獄長說了明年攻堅專門轉化法輪功,誰也幫不了你。

12月9日於英民值班來了,劉丹講了自己被迫害的經過,讓於英民看自己腫得像饅頭一樣的雙手和胳膊,及嘴上臉上被趙麗抓破的痕跡。趙麗得知後在走廊裏大聲叫道:「如果於隊長換包夾,她偏向法輪功,我就找劉獄長告於大隊。」趙麗被調走後,對劉丹的迫害才有所減輕。

參與迫害劉丹的惡人遭到現世現報。趙麗肺結核加重,經常咳嗽不停,刑事犯經常議論趙麗太壞了,在監獄得法的劉玲玲也曾慘遭她的迫害,刑事犯刁淑華的死也和她有關,現在瘦得像骷髏的趙麗已被確認打劉丹的事實,被調離十監區,到嚴管隊。周鳳麗心臟病發作,連續多日疼痛難忍,睡不著覺。張麗榮現右側面癱,眼睛閉不上。修淑芬經常參與迫害劉丹,誹謗大法,迫害劉丹的當日就被刑事犯張麗英毒打一頓。

黑龍江漠河大法弟子裏玉書,曾在教育系統工作,被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後,因為反迫害,絕食長達兩年零七個月。2006年因為煉功、發正念,裏玉書遭詐騙犯王新華和殺人犯袁芬的毒打,倆惡人把裏玉書從床上拖下來,頭往暖氣管上撞,拳打腳踢。還有一次裏玉書煉功,犯人袁安芬的腳踩在裏玉書的臉上。同屋的刑事犯於心不忍,問裏玉書為甚麼不和警察反映,這不是讓她們把你害死嗎?她們給裏玉書灌食的時候,管子上全帶的血絲,灌食的時候還往裏邊加入大蒜,辣得裏玉書在地上直打滾。後來犯人向桂芬換下了王新華,她還照樣打罵裏玉書,灌食放的大蒜更多,她們說這是趙英靈院長讓的。同屋的刑事犯敢怒不敢言,因為這些大犯人有警察給的特權,出入自由,她們就為所欲為,在警察那想告誰就告誰。

呼籲國內外正義力量營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