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雞西看守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從二零零二年開始,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雞西市看守所和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三年多。在此期間,我和我的親人都承受了令人難以想像的痛苦。我要把惡警、惡人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曝光於天下,讓人們看看當今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到底是甚麼情況,從而認清惡黨的邪惡本質。

二零零二年我和幾名同修一同被黑龍江省雞西市西山派出所綁架並非法關押在雞西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中國新年那天,我在看守所裏煉靜功,黃鶴和田田就告訴了鋪頭鄧忠燄。於是她們抓起我的頭就往水泥牆上撞,像發了瘋一樣,一邊撞著一邊打我的耳光並大罵著。為了反迫害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們絕食。看守所裏的惡警對我們又打、又踢、又踹,還給我們灌高度濃鹽水,當時就有一個同修(我不知道叫甚麼名字)被迫害死了。我的肋骨也被惡警踢折了。

看守所的惡警還乘機從我父親那裏以「接見費 」名義訛去六百元錢。

雞西市西山派出所的惡警在審訊大法弟子中採取了多種打罵的流氓手段,「打」只不過是他們用的各種卑劣手段的總概括而已;「罵」是他們用的污言穢語無法令人學出口的代詞罷了。

二零零三年,我們被雞西市公安局國保秘密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監獄的集訓隊裏,惡警王曉麗、王雅華、劉志強、肖林、左某等仍是採取打、踢、踹等迫害大法弟子,還強迫我們蹲了五-七天。他們罰我蹲著,我不蹲,他們就唆使幾個刑事犯按著打我並把銬在暖氣管子上。開飯時,有的刑事犯就把菜盛到刑事犯的碗裏,只把湯給法輪功學員。飯少時大法弟子就沒有飯吃。一碗粥裏能有一大把老鼠屎。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監獄甚至動用了防暴大隊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迫害。五、六個刑事犯包夾一名大法弟子,不准我們上廁所、睡覺、吃飯,更不讓大法弟子之間說一句話,哪怕是互相看一眼,說一句關心對方的話,都不准。有一次,海林的同修給了我一個眼神,那眼神是告訴我要精進不「轉化」,被刑事犯發現告到惡警王曉麗、左某處。我被左某叫去,一進門就挨打。她讓我蹲著,又給我戴上手銬子對我一頓惡打,一腳踹在我的心臟部位,頭被撞在椅子上,臉上也被他們抓出血了,留下了一道傷痕。他們不讓我上廁所,使我尿了褲子。不讓我吃飯,不讓睡覺。當她看我還不「轉化」時,就用虛偽的一面跟我說話,假裝關心我,說甚麼我們同樣是二十四歲,我是一名警察,而你是一名犯人。我義正詞嚴的說:「我不是犯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是學真善忍的。」她聽我說這些話氣的臉都發青了,只好叫幾個刑事犯把我帶走了。之後我聽說海林的同修被惡警、惡人打的口鼻流血並暈死過去,又被惡警用一盆冷水給潑醒了。

後來我被調到三大隊,刑事犯稱三大隊為「狼隊」。在那裏,惡人們每天強迫我們幹十多個小時重活,強逼我們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書,強迫洗腦。監獄一來各種檢查團、參觀團,他們就把我們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藏起來,讓那些順著邪惡說話的邪悟者們出來接受採訪。

在監獄裏邪惡對大法弟子精神上的摧殘、肉體上的折磨、各種各樣的侮辱真是罄竹難書。外面的人是永遠都無法體會中國大陸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是多麼的黑暗、多麼的慘無人道!可他們竟自稱是甚麼不打人、不罵人的「文明監獄」,多邪惡啊。

中國大陸每個大法弟子在這風風雨雨的七年迫害中所經歷的是前所未有的,但是,我們闖過來了。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
王曉麗(女),王雅華(女),劉志強(男),肖林(男),左某(女),
楊華(女),胡某(女)

黑龍江省雞西市西山派出所惡警:
王某 (男),唐某 (男)

黑龍江省雞西市看守所惡警:
高所長(男),徐所長(女),王管教 (女),王管教(男)

惡人(刑事犯):黃鶴 (女),田田 (女),鄧忠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