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心不去,一念之差成大錯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從明慧文章彙編的小冊子《修心斷慾》中,看到許多同修寫的對色慾之心的認識後,我也把我自己親身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有一次痛苦的婚姻,離婚後和現在的丈夫結婚,婚後病魔使我對人生失去了信心。在99年萬幸之中走進修煉大法的門,緊接著走向證實法。同年9月份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北京被抓送回當地。2000年4.25又去北京。在北京期間,在情慾滿身、怕心重的情況下,一念之差,做了不該做的事,連「大法學員」的資格都不配,連「人」字都不配。事後我痛苦萬分,後悔莫及。

其實去之前,做了一個很清楚的夢,師父在夢中點化我:在另外的空間有個地方,就像天安門廣場一樣大,要爆炸了,很多人都在看,有人不動,有人在跑,我也跑開了,後邊有個六、七歲的小男孩緊跟我跑,我跑到哪裏他也跑到哪裏,跑到了一座山上在看,突然天上雷電交加,天劈開了,一層層劈開,劈開了三層天。師父在上邊坐著,滿天的仙女撒花,我便跪下向師父合十,我哭著向師父說著弟子沒有做好請師父再給弟子機會做好,我在夢中醒了。業力大悟性差,根本悟不懂師父的點化。不久我懷孕才知道,在夢中師父把這一切全都點化給我了。因為自己有色慾之心,有怕心,沒有按師父講的去做,修煉有漏走了舊勢力的路。

懷孕後,我悲痛萬分,不知該怎麼辦,因為我丈夫是沒有生育能力的,生下孩子,丈夫會怎麼看?可是墮胎又是殺生。特別後來看了師父《洛杉磯市講法》後,更是羞愧難當,當時我真痛恨,我急得有想殺人殺生,就要走到了可怕危險的邊緣了。後來與同修切磋在法上悟提高心性,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信師信法無所不能,再不能錯上加錯了,就把孩子生下來了。生下孩子不久,當地便拉我去結紮。我知道我是不該挨這一刀的,是我沒做好,人為的增加了這一難,是舊勢力借我的漏迫害我。

儘管我為這件事經受了精神上、肉體上極大的痛苦,可是舊勢力還沒放過我。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與同修去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被非法勞教二年,在勞教所迫害期間,我不配合邪惡,被迫害二年零二十天。這些難都是邪惡舊勢力鑽我有漏的空子來迫害我,到現在結紮的地方還經常出現疼痛,有時痛得我無法做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有時跟同修交流,同修叫我把有漏的地方寫出來,讓邪惡曝光。可是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是我不願回憶的,也難於啟齒(其實是自己的人心,執著名的人心),所以一直都沒有寫出來。

有一天,我隨手打開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正好翻到這一頁這一段講法:「師父有時候看到你們幹的那些事啊,真的很傷心;可是真的讓我拋棄你呀,師父也是真的痛心,真的不想輕易拋棄你。可是就那麼不知道上進!就那麼不知道爭氣!還給大法抹著黑、幹著連‘人’字都不夠的事,你還說你是大法弟子!這麼說吧,我剛才所說的啊,就是所有幹了對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這些人,你們最好自己把它公開說出來,這樣呢,會消去你們很多東西,同時也會使你們自己痛下決心。」師父的講法就像重錘一樣敲醒了我,再加上這段時間看了小冊子《修心斷慾》後,同修的認識與做法啟發了我,我終於下決心,寫下這篇文章,我要讓邪惡徹底曝光,徹底擺脫舊勢力的安排,我要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過去修煉過程中有做得不好的,做錯的,我會在今後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修去,絕不允許邪惡的舊勢力再來迫害我。

今天我寫了這篇文章,覺的輕鬆了許多,把隱藏很深的執著挖了出來,就像丟掉了一個包袱。我深刻的體會到:色慾之心是害人的。也順便提醒沒有修去色慾心的同修,舊勢力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色慾心不去是很危險的,一念之差,給自己這萬古機緣留下悔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