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悟「情、緣」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情是一種物質。我對此有著切身的體會和感覺。修煉十多年了,除了看過兩三次另外空間的法輪外,幾乎再甚麼也沒看到過,但我真的很直覺的感受到情是一種特殊的物質。我一直仿佛「看」到它就像是一種粉紅色的煙霧般飄散在人的身體周圍,但對人的迷惑力量卻很大。前不久看到同修寫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夢中看到的情是一種粉紅色的水,似乎證實了以往我對情的那種顏色的感覺並非是想當然的幻想了。另一種是像白色的粉末般的物質存在於人的身體中,那是一種可導致人的身體產生情慾的白色粉末。在我這個修煉人這裏,我將它和海洛因那樣的白色粉末狀的東西幾乎是畫上了等號。

在一次夢中過色關時,我在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身體上的情慾中,發出了清醒的一念:這是一種物質,不是我。念出即刻感到唰的一下,一種像白色粉末狀的東西從腳下飛散而出,身體隨後就沒有了不適的感覺了,人也隨即醒來。我知道是邪惡在另外空間的確往我身上扔了一些很壞的東西,但不論以甚麼藉口,其實都是很卑鄙的。

當我在真修苦修中去透悟它、看穿它、一次次的擺脫它時,我真的能感到自己在一層層的向上提升的同時在一層層的擺脫「情」這種粉色、白色物質的包圍和糾纏。那種感覺真的是很苦又很奇妙。當我在「漫長」的修煉中,切身的感到自己從這種物質的包圍中幾乎是解脫出來時,感到了它對我的「操控」已經是無能為力了時,我看這個世界的眼光也同時發生著變化,又不大好形容。好像小孩的眼睛,看世上的人已沒有了男人、女人的分別,但又比小孩有智慧和威力。當擺脫了情的糾纏的時候,我實實在在的感覺到自己真的已不再是常人了。那時我再看這世上為情而生而活而死的常人,真的就像天上的飛鳥俯瞰水中之魚。魚兒在水中歡遊覺的水很溫柔,好自在、愜意啊!可是飛鳥看了會是怎樣的感受呢?魚兒好苦好束縛啊,離開水就活不了的可憐的魚啊!

自古在中國的文字中有將人與人、男女之間的溶洽比喻為「魚水相得」,人為此意感到愉快和歡悅。而當我跳出情之所縛後卻為此詞感到一種心驚,其實神早已在文字上告訴了人:情為何物──就是魚和水的關係。有誰不知道魚兒必須生存在水中呢?那是多麼苦和被束縛的狀態,而有誰又悟到了活在情慾之中的人和魚兒一樣的苦和無聊呢?

但也有過回落,在思想中被干擾了,過後的那種難過,是從內心的感到仿佛一下子從空中墜下來的慘痛和震驚。在消沉低迷的狀態中體會到那種墜落的可怕,就像受了傷又被打濕了翅膀的飛鳥吧,再要振翅起飛需要花費更大的力量。但畢竟還是飛鳥而不會變成魚,這是最大的信心。師父說過,「其實你們再也不是常人中的人了,你們都回不去了,你們真的回不去了,(鼓掌)你們和常人的差距相當之大了。」(《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但我們有的時候的閃失是因為思想上的放鬆而被邪惡鑽了空子而加強迫害的,能夠經常的保持清醒的狀態是多麼的重要,那就是無論如何思想中也不能離開大法。而光學法卻不對照著大法修自己,學了又有何用呢?

在我們的修煉中雖然要修去所有的人心才能成神,才能圓滿。可是我想說的是,我切身的感到了如果真的紮紮實實的跨過了男女之情、色慾之心這個關,就能體會到一種不在人中的美妙境界和神的狀態。那時發正念和運用神通時,感到的是一種「身神合一」的如意和自信。修去色慾之心,是修煉人要過的頭一個關,也是至關重要的一關,是人與神的區別。並且從古至今任何的一個修煉法門和修煉人都是這樣看待這個問題的,而我們又為甚麼要為情所困,被情所誤呢?

記得好像是一年前的一次夢中,我夢見惡警在一輛車上綁架了兩位男同修,我上前大聲譴責惡警:為甚麼亂抓人?沒想到那惡警竟「理直氣壯」的將手中的一包東西一揚說:就憑這個。並用手一指一位男同修說是從他身上翻到的。沒等我說話,那惡警卻瞪著眼說:知道是甚麼嗎?避孕用品。我愣住了,反應過來剛想說話卻從夢中驚醒。顯而易見是一個點化的夢,可是我當時還是有點不解,為甚麼點化給我呢?我當時知道自己在這方面的狀態是挺好的,也想到是不是應該將這個夢寫下來投稿提醒同修?可是還是有點人心的障礙,覺的有點不好意思寫這麼一個夢。當時沒有悟到,現在才明白可能是師父點化我寫出這方面的修煉文章與同修交流吧。對於被情所誤而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的同修,我只感到令人為之扼腕:蛟龍原非池中物,誤落淺灘遭蝦戲。

前幾天在夢中,夢到有人送給我一支筆。前段時間我在調整這方面的修煉狀態,因為狀態不太好,真的感到越到最後法中的要求標準越高了吧,只要稍動一點人心,馬上就會被鑽了空子。但我分的清那波濤洶湧的思想根本就不是我,也不會再低迷,守住真我的一念,看那思想倒覺的挺可笑,那麼隨後就是風平浪靜、雲淡風輕。我悟到送我一支筆是師父點化我寫下這方面的修煉體會吧。

我們都知道三界是為本次正法而造、而生、而成的,三界與上面所有的宇宙空間最大的不同是有「情」。在人這裏,作為修煉人,我感到在所有的情中,阻擋很大的是那個男女之情和色慾之關吧,我這裏提到的情字,主要是指這個。在一層層的修去這個心時,我曾跳出來的想過,為甚麼神要給人造了這個東西?情、情慾。因為我感到了修煉中自己往外拔這個心時的吃力,有時覺的跳出來了,可是有時一夢醒來,仿佛又重陷其中。那時認為是自己的情比較重吧,現在看到不少同修在修這個心時好像也不太容易。

為甚麼神安排了人這樣的活著呢?為了繁衍後代嗎?當然是主要原因之一。可是我想:如果神願意,小孩為甚麼不可以從一種花中或樹上的果子中長出來?我在修煉前,就曾有過這樣的不著邊際的「胡思亂想」,但現在覺的那也不是「胡思亂想」。是啊,如果只是換一種生命繁衍的方式,也算不上破了這個必須是迷的空間的要求吧。但神並沒有給人那樣的安排,讓人那樣的繁衍生息。讓人有情中的歡愛,是對人的偏愛?不,恰恰相反,我想這是對人的一種很大的懲罰。因為人的罪業很大,掉到了人這一層要想返上來,哪能那麼容易?

比如從具體一點的來看,在情的這種物質上,密度極大,滲透在人的細胞粒子中,常人沉淪其中是不可能擺脫的了。在能量的比喻上,當人在兩情相悅時,說相互間有種吸引力,常人稱有磁、有電,或許真的有。但師父告訴了弟子,大法的煉功場,不能叫磁場、電場,要叫能量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所造的文字上又常常在相關情的詞彙上善用一條長長的絲帶,如所謂:綿綿、纏繞、糾纏、纏綿、繾綣、維繫、情緣等等,無非是想把人用情之長帶牢牢捆住罷了。還有種種吧。造就了這一切後,那麼就可以在人類社會的歷史長河中演繹著千萬年的風情萬種,風月無邊了。但對於看穿了其本質的修煉人,它真的就啥也不是了。因為我們已知道它並非是我們生命之先天之所有,無非是在我們層層下走,進入三界時,套在我們身上的一層層衣服和束縛罷了。看穿了它的產生,尤其重要的是分清了它並非是我們先天之真我,慧劍斬情魔!情,能奈我何?!

而我對「情緣」之「緣」字的一點感想是,常人因為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和因緣果報,也就只能常常的感嘆「命運捉弄,情之無奈」了。我的一位女友,她的婚姻就是與其所愛無緣,與其非愛結合。在那樣大喜的日子聽到她心底的悲傷、看到她眼中的淚,真是與那喜慶熱烈的環境產生了一種很強烈的對比反差。當不只一次的見到這樣的事後,留給我的曾是對人生感到的痛楚和嘆息。而只有修煉後才明白了其中的因緣。

其實對於安排人之命運的神來看,人之悅誰、愛誰並不是第一位的,重要的是人欠了誰的債沒有,如果有,那就是先還債後論情吧。很多欠過命債、情債的人往往就被安排去轉生為夫妻來還那債,我們已看過不少同修寫的這方面的文章了,而對那看不透這一切的常人而言,自然就只能感到「命運捉弄,情之無奈」的痛苦了。其實看穿了,常人之塵緣又有何意思呢?人從來都沒有說了算過。其實常人感覺再美滿的姻緣在苦短的人生中,也無非是一場春夢罷了。且聽一首古之修道人之歌吧:

圖名貪利滿世間,不如破衲道人間;
籠雞有食湯鍋近,野鴻無糧天地寬;
富貴百年難保守,輪迴天道易循環;
勸君早覓修行路,一失人身萬劫難。

只有與大法所結的神聖之緣才是最幸福和值得我們萬分珍惜的!我們只有在大法的修煉中勇猛精進,圓滿隨師還,才能不負生生世世與我們結下過無數之緣的芸芸眾生對我們的無限寄託和期盼。由來情緣本一夢,大法慈悲方是真。

一點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