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正法最後時期大法弟子的斷慾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得的法,到現在修煉已近十年了,可是在這正法進程的最後關頭,卻在夫妻斷慾問題上摔了跟頭。

在我得法的初期,心裏就明白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從修煉一開始,心裏就把它看的淡之又淡,對同修談到的色慾之心應該慢慢放下,我認為是對魔性的放縱,但我丈夫一開始就是似修非修的狀態,慾望之心很強(因為不在法上修)。「七•二零」之後,又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周圍許多男同修雖然做著轟轟烈烈正法的事情,可是在夫妻慾望這方面卻不嚴格要求自己,甚至以師尊講的「保持和諧的生活」為藉口。而我也為在這方面不能完全制約自己的丈夫而苦惱。每次和他在一起之後,身體都有不好的感覺,和同修切磋,認識也不同,有的同修認為:各人層次不同,修煉狀態不同,不能強為,沒有那個心,做了也就做了。(這也就成了我遷就丈夫的最大藉口),可心裏十分清楚這樣做不對,因為在法中早就悟到這一層,作為修煉人,尤其「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學員,正法到了今天,肩負著這麼偉大神聖的使命,而身體還停留在人這一層,這怎麼能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呢?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人的身體一動,人身體裏的細胞都跟著動,而在微觀下的所有分子、質子、電子,最小最小,所有的成份都跟著發生了運動,而它卻有它獨立存在的形式,在另外空間裏存在的身體形式也會發生一種變化。」作為真修弟子,修到今天我們每個同修都能認識到師尊講的這段話的法理。師父說人身體是一個小宇宙,試想,我們的肉身層層、層層都是生命,下走時又層層的結緣,覆蓋那一層的生命,當我們的行為不符合法時,我們不就是在毀那些生命嗎?其實早在「七二零」之前我就悟到這層法理,但卻沒有嚴格用法要求自己,把夫妻性行為斷掉,自己掉層次那是次要的,可是每一次要毀掉多少眾生啊!

記得有一次發生過那種事之後,在睡夢中夢到:我和丈夫做那種事時,在我身邊排著一長隊的人等著和我做同樣的事情,這其中有我的朋友、同事、兒女、父母,當時那種尷尬真是無言以表。

還有一次我和丈夫發生過那種事情之後,在夢中看到我所管轄的地域內,井水被污染了,百姓沒有乾淨的水喝(井水有毒),大地的莊稼也因被淡紅色的水污染了而不能生長……,有時,我會看到滿天的眼睛在盯著我,我很明白,是師尊一再點我馬上斷掉夫妻之事。

雖然,我對夫妻之事早就反感,可是丈夫總是軟磨硬泡,還經常指責我自私,光考慮自己,看到他夜裏輾轉反側、滿頭冷汗、手腳冰涼,我心有時不動,有時也不是滋味,有時不讓他達到目地,他就一夜纏著我,第二天,頭暈腦脹,法也學不好,心想:算了,將就他一次吧,反正一個月也就那麼一次半次的,此時卻忘了法的嚴肅性,結果在今年二月份的一次不正的行為後導致了我出現懷孕的症狀,嚴重的影響了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正法到了今天,受如此干擾,雖然是舊勢力的迫害,但是如果事事能按師尊講的「嚴格用大法要求自己」,悟到哪一層做到那一層,時時高標準要求自己,學法不學人,邪惡就不會有可乘之機。

我寫出此文章來,也是想警醒和我一樣的同修,在這方面一定要接受教訓,嚴格用法(神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要老求外在的變化,而自身不修,圖安逸,找快捷方式,其實這是法理不清晰,向外求,向外找的強烈表現。

最後,讓我們全體大法弟子都能用一個純淨的思想,一個純淨的身體做好師尊也是宇宙歷史賦予我們的偉大使命。

其實,我們真的沒有任何理由再為自己不正的任何行為找藉口了,切記,你在幹甚麼,你身體層層的眾生也在受著影響。

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