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創世界舞台 展現華人聲樂風采(圖)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複賽激烈 評委選手盛讚水準高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記者林馨遠、黃凱莉報導)「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複賽於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繼續在美國紐約考夫曼音樂廳(Kaufmann Concert Hall)進行。三十六位複賽選手中有二十位出線,進入明日決賽。

高精度圖片
林健吉:八十四號選手林健吉在「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男子組複賽中,演唱《斯人何在》和《Cacilie》。

高精度圖片
湯發凱:六十三號選手湯發凱在「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男子組複賽中,演唱《我的家在日喀則》和《Baciami》。

高精度圖片
張嘉慧:九十五號紐約選手張嘉慧在「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女子組複賽中,演唱《在那銀色的月光下》及普西尼歌劇《蝴蝶夫人》中的詠嘆調<晴朗的一天>(Un bel di' vedremo)。

高精度圖片
陳欣沁:二十三號選手陳欣沁在「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女子組複賽中,演唱《帕米爾─我的家鄉多麼美》。

高精度圖片
許珈寧:三十六號許珈寧在「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女子組複賽中,演唱《得度》及韋伯(Von Weber)的歌劇《自由射手》(Der Freischutz,又譯魔彈)的片段。

高精度圖片
黃碧如:六十四號選手黃碧在「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女子組複賽中,演唱《燕子》及普西尼的《為了藝術為了愛》(Love and Beauty)。

高精度圖片
石易巧:七十二號選手石易巧在「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女子組複賽中,演唱《野火》、《萬西涯詞》、及意大利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時期作曲家多尼採蒂(Gaetano Donizetti)歌劇《寵姬》(La Favorita)中的片段〈喔,我的費南多〉(O mio Fernando)。

選手們在賽後表示,看到這麼多優秀的華人藝術家匯聚一堂,而且選手們不僅具有專業藝術水平,而且重在詮釋歌曲的內涵,這增強了自己對正統藝術追求的信心。他們感謝新唐人提供這個將中國正統藝術推向國際社會的平台。他們認為這是一個交流切磋、提升自己的過程,開啟了自己在聲樂藝術方面的新思路;同時堅信中國正統藝術將在世界舞台大放異彩。

評委藍野流先生對這次大賽的選手們的水平給予很高評價,他說,當過很多次評委,但此次大賽的專業水準仍然令他驚嘆。他說:「大賽最後的獲獎選手如果在卡內基音樂廳開音樂會,不會比西方藝術家差,絕對會是一場非常專業的音樂會。」

* 國際水準 在世界舞台展現華人聲樂風采

美國選手齊國勝認為,無論從參與選手的人數、地域,還是從選手的藝術表現力和跨越中外古今的歌曲曲目的範圍來看,這次大賽都可以稱得上是國際水準。他說:「我接觸的選手們也都紛紛說,這次大賽很成功,高手雲集。」

藍野流表示:「紐約是世界文化藝術中心,在這兒辦一個聲樂大賽,華人在國際大都會展示我們的才能,我很感動。將中國的正統文化藝術展現在世界大舞台,這就是未來,這也是這次大賽的主要目的。」

* 首創世界舞台 展現中文歌曲 美聲唱法詮釋古詩詞意境

此次大賽美聲組有的選手演唱了《聲聲慢》、《卜算子──我住長江頭》等藝術歌曲,博得觀眾讚賞。入圍決賽的選手林健吉和湯發凱表示,中文歌曲有內煉的意境,不同於西方歌曲。這次大賽是首次在世界舞台上展現中國傳統文化藝術。

美國選手郭瑩表示,這些古詩詞歌曲都是中國二、三十年代,從西方留學回來的、既具備中國民族文化修養又具有西方藝術技巧的藝術家們再創作的,更突出的表現中國古典音樂內在的力量。

郭瑩說,美聲唱法更強調後天的訓練技巧,技巧性更強,更體現音樂戲劇性的變化。民族唱法更表現人的生活狀態和感受,更容易打動人心。

湯發凱說,這些歌曲是很好的嘗試,用美聲唱法詮釋中國古代的詩詞,表現力更強了。

* 西方難以聽到的旋律線條

湯發凱對民族組的演唱讚不絕口,他說:「民族唱法富有中國傳統韻味,這是我們在西方很難聽到的旋律線條。」

他還說:「只要我們有舞台,就會讓別人看見,我們和西方人一樣會詮釋藝術,而且這是我們的文化,我們還可以結合自己和西方優秀的東西。」

* 中國歌曲有內煉的意境

台灣選手林健吉表示,西方人在情感上的表達是直接的,而中國人是比較含蓄、內斂的,中國歌曲有內煉的意境,很有韻味。藝術是累積很深的東西,有內涵,才會長久。

他說:「歌唱家的人生歷練很重要,不是只靠聲音,如果演唱時把修為和處世態度都放進去,有一個良善的心態,唱歌才會有意義,不然就只是一個發聲的機器。」

* 選手展現大賽宗旨 演唱重在表現內涵

新加坡選手尹作發認為,技術對聲樂來說很重要,但最後唱的有所成就時,應該是沒有技術的。唱歌看上去好像很簡單,一張口就可以唱。但是要唱的好,卻很難。無論是意大利語、法語、德語、中文或其它語種,要唱好一首歌曲,必須了解作曲家的意圖、歌曲的故事,歌曲涉及地區的生活方式等。他說:「唱歌難就難在文化,難在對文化的理解和詮釋。其實就聲音本身來講,我倒不認為是特別的難。」

美國選手趙衛寧表示,聲樂家對音樂的詮釋體現人生歷練。一名優秀的歌唱家不僅要具備專業聲樂知識和技巧,而且要有良好的精神狀態,豐富的情感、高貴的品質、人性修為、精深的文學修養,以及對人生深刻的理解會讓唱出的歌更具有生命力。

* 匯聚對中國正統文化藝術追求的信心

澳洲選手張麗晨表示,這次大賽很成功,顯現出正統藝術的價值和生命力,更增強了我們對中華文化尋根的信心。在弘揚中華傳統文化時,有這麼多人一起走共同的路,信心增強很多,非常開心。

美國選手Jason Fuh說:「這次大賽的歌手詮釋了正統藝術的內涵,這非常有意義。中國人很難在這個地方跟人家競爭,華人聲樂家很難立足,這次大賽看到這麼多優秀的華人藝術家,使我們增加了追求正統藝術的信心。」

* 中國傳統藝術將屹立於世界文化之林

新澤西華僑韓先生表示,參賽者除了把精湛的技藝介紹給全世界外,更證明全球都有一流的華人歌唱家。我相信中國的傳統音樂文化必將以其獨有的藝術魅力屹立於世界文化之林。

他說:「選手們的表演不僅具有高度的美感和藝術感染力,而且以最真實的面貌風格貼近觀眾。」

* 大賽評委主席:一個選手都不想刷掉

複賽中午休息時,聲樂大賽評委會主席關貴敏表示,這次大賽選手水平難分伯仲,評委們很為難。一個都不想刷掉,可是不可能所有人都進入決賽。他認為,這次大賽選手的水平是屬於一流的,與任何意大利、德國、俄羅斯等地舉辦的國際聲樂大賽相比,都毫不遜色。

他還說,美聲組報名的多,競爭很激烈。我其實聽到一些選手,他們的聲音也適合唱民族歌曲。如果他們當初報名時選擇民族組,可能就能得獎。但是在美聲組,就不一定可以得獎。

他表示,美聲和民族其實在技術上沒有那麼明顯的界限。過去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如程硯秋等,也是美聲唱法。只不過唱民族歌曲,要在吐字和民族韻味上多下功夫。

* 重在參與 將弘揚正統文化放在首位

挪威選手王亞軍表示,這次比賽整體水平非常高,不僅體現在專業水準上,更主要的是參賽演員都有比較正的修為和價值觀,是正的能量的融合。

進入複賽的日本選手劉茂果表示,選手們之間沒有那種競技式的爭鬥,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大家像朋友一樣相互交流,本著為弘揚傳統文化出一份力的心態。

劉茂果還表示,從不同的選手的歌聲中,體會到親人、朋友之間純真質樸的感情,還可以體悟到昇華了的關愛和感恩。她說:「我感到一股藝術的清流,看到中華文化的深厚底蘊。」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總決賽、頒獎典禮、和招待酒會將在明日,十月十七日進行;神韻藝術團將在晚間做專場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