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迫害 黑龍江大法弟子齊雙元被迫流亡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齊雙元,男,今年五十一歲,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樺川縣人,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他曾任樺川交通局站長,在單位是眾口皆碑的好領導。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後,齊雙元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遭到當地派出所惡警騷擾,任意抓捕、蹲看守所、三次非法勞教及經濟勒索等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親人遭受極大的打擊與傷害,在被欺凌與艱難中度日。直到目前,齊雙元還在被迫流離失所。以下是七年來遭迫害簡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齊雙元到佳木斯市政府門前上訪,被警察非法抓捕,非法關入體育場一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齊雙元進京上訪,被哈爾濱信訪部門(哈爾濱派警察在北京信訪辦事處門前蹲坑)的不法人員綁架,劫持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樺川縣的一名叫賈友的警察把齊雙元兜裏的八百多元錢全部翻去,樺川當地公安(政保大隊)以魏佔民、張桂林為首的警察到齊雙元單位(交通局)硬性罰單位三千元錢,單位兩名領導也被株連,各被罰款五千,把齊雙元非法投入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八天。

在樺川縣開的所謂公審大會,惡徒把齊雙元等三名法輪功學員強制綁架到縣委五樓會議室。一邊錄像,一邊配音造假,當天晚上在當地新聞播放、欺騙迷惑民眾。

家裏親人身心受到沉重的打擊,妻子殘疾不能自理,孩子無人照管,七十多歲老母親當時就昏厥過去。齊雙元的姪子也被株連不讓當兵,孩子找工作,因為齊雙元煉法輪功不給安排,家庭生活出現了危機。

齊雙元是樺川縣被非法投入勞教所的第一名法輪功學員。他被綁架到勞教所時,好幾個普犯(勞教所的在押犯人)上來把齊雙元的東西都給分了,身上八十多元現金也被普犯搶去,整個被洗劫一空。勞教所把法輪功學員挨個剃光頭,普犯污言穢語進行人格侮辱,整天碼在水泥地上坐著,強制安排勞動,然後把齊雙元分到二大隊進行奴役勞動。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齊雙元正念闖出勞教所。

十一月二十二日,齊雙元再次進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劫持分流送入昌平,用欺騙手段又將齊雙元遣回佳木斯市。共五名警察(樺川縣三名、佳木斯市二名)去接齊雙元,先劫持到駐京辦事處,雙手被銬一宿不許睡覺,警察賈友勒索現金二百五十元。返回途中,一路被銬,到佳木斯火車站,整個車站氣氛恐怖,陰氣襲人,警察持槍列隊,並排擺出陣勢。

警察直接把齊雙元送入佳木斯勞教所女隊小號房間,陰冷透骨,被褥皆無,叫不出名的一群一群的警察反覆刑訊齊雙元,連續八晝夜把他折磨的不成人樣。然後又將齊雙元送入男隊小號關押四十天,一個姿勢不能動彈,一米大的地方,兩名普犯每天夾著齊雙元,三人擠在一起,坐不了、躺不了,可想而知。在此摧殘下,齊雙元身心受到極大打擊與傷害,出現病態,高壓二百六十,低壓一百四十,持續不下,勞教所怕有危害,才將人放出。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八日,差兩天過大年,樺川縣城南派出所王學文、李富國等四名警察大半夜砸門,闖入齊雙元家,進屋不由分說將齊雙元綁架到勞教所。

在勞教所開始強制轉化,連續坐了三個月小凳(線梭子),從早到晚,每天大音量的放電視謗佛謗法,因為不配合坐小凳,又將齊雙元雙手背銬在桌子腿上,隨後逼坐7天鐵凳子,普犯監管不許睡覺,一閉眼睛就用雜誌捲成筒打腦袋,強制逼迫勞動,加大勞動強度,完不成任務一直幹到半夜三點多,身體被它們迫害的不行了,還強制灌藥,加期九個月,分分秒秒真是痛苦的煎熬。到期不放還逼寫保證,採用欺騙手段,摧殘齊雙元的身心。

回家後,城南派出所片警又多次到家騷擾齊雙元,扣身份證,以各種藉口刁難,不給落實工作,多次交涉,沒有結果。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齊雙元等大法弟子到農村派發真相資料,被蘇家店派出所趙所長徐××帶領兩名幹警綁架六名大法弟子,齊雙元正念走脫,被迫流離失所至今,有家不能歸。警察又多次到家騷擾、蹲坑,給齊雙元和親人帶來極大的身心壓力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