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酷刑折磨 佳木斯市女教師張曉更含冤去世(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張曉更屢遭迫害,曾三次遭非法綁架,在佳木斯勞教所遭到野蠻酷刑「大背銬」、奴役幹活、被幾個醫生和警察拽著強行抽血等種種殘酷迫害。張曉更被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了三年零一個星期才釋放,於2006年9月13日含冤去世。

張曉更,女,42歲,畢業於佳木斯市師範專科學校,原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友誼糖廠子弟學校教師。自1999年7.20邪惡迫害開始後,張曉更屢遭迫害,被教育局以減員為名變相開除工作。

在2000年的一次被迫害中,張曉更全身長滿了疥瘡,奇癢無比,痛苦不堪,後來發展成結痂、流膿水,全身不能穿任何衣服,生活不能自理,她在這種痛苦中煎熬了數個月。

在2002年4月份的一次被綁架中,在佳木斯市看守所關押期間,張曉更絕食抗議迫害,看守所惡警帶幾個男犯人扛來刑具,「鐺、鐺、鐺」的往地板上釘刑具,然後把她「大」字銬在地板上,強行灌食,粗粗的膠皮管子從口腔插入,灌的是又涼又鹹(濃鹽水)的玉米麵水。張曉更連嘔帶吐,痛苦極了。她被銬在地上一動不能動,大小便也不給解開。邪惡的迫害殘忍至極。

張曉更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半月後被非法判勞教三年。 在佳木斯市勞教所關押的三年中,遭受了更加殘酷的迫害。

2002年9月末,張曉更不配合勞教所的奴役幹活,拒絕穿勞教服,惡警郭振偉和另一個男惡警拿著警棍拼命的打她,惡警們還把走廊的廣播放到最大音量,以掩蓋迫害,不停的打了二十多分鐘。張曉更被打的遍體鱗傷,臀部成黑色鐵餅一般,她在床上躺了半個月。

那天早上,管教孫麗敏逼迫大法弟子張曉更與馬翠紅幹活,二人均說我們沒犯罪,不幹活。孫麗敏出去後,進來兩個男幹警像流氓一樣說:「幹不幹,快說!」看她們不幹,就對門外說:「拿傢伙來!」惡警孫麗敏拿來兩根警棍,兩個惡警便惡魔般地打起大法弟子來,直到把他們的雙手都打抽了也不停止。張曉更問惡警張小丹: 「你們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下打人呀,我們沒犯法,活不幹。」惡警張小丹竟然說:「這是法律」。就這樣,在惡警張小丹和孫麗敏的指使下,它們用棍棒毒打兩個手無寸鐵的女子,一群女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邊踢邊喊:「快幹!幹活就不打了!」參與打人的男幹警有一個又高又胖,臉上有塊紅痣,好像姓郭,他打完人後,流氓一樣還用警棍撥弄張曉更的臉說:「還挺漂亮的,對我笑一下,不笑還打你。」

2002年11月1日勞教所強行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強迫寫「五書」。張曉更不配合,惡警李秀錦、張小丹瘋狂的把她摔倒,然後把她的手從床的底沿擰上來,用一個小手銬子,把另一隻手從肩頭反背銬在一起,一動也動不了,手銬子深深陷在肉裏,劇痛難忍。就這樣兩個小時,銬子打開後,她的雙手失去了知覺,雙手腫的高高的,都紫了。以後雙手一直麻木,大約三、四個月,才漸漸好轉,直到她去世前右手腕還鼓著包。

像這種「大背銬」式的殘酷迫害,張曉更經歷了數次。2003年5月7日,就在她絕食、絕水13天,身體極度虛弱,瘦的就剩一把骨頭,在這種情況下,惡警洪偉用警棍打她兩個多小時,同時上背銬,逼迫其放棄絕食。還有一次,當時她有幾天沒吃飯了,銬子深深的陷在肉裏,漸漸的呼吸的力量都快沒了,她感覺自己快要死了,就這樣持續了三四個小時之久。

在佳木斯市勞教所,張曉更被嚴管迫害,還遭受了剝奪睡眠、被逼長時間坐小凳子(用螺絲鉚的,不讓墊坐墊)、被強制奴役幹活等種種殘酷迫害。

在勞教所的三年多殘酷迫害,張曉更被釋放時身體就已經很虛弱,經常咳嗽、暈車、沒有力氣等。2006年五月份以後,張曉更身體每況愈下,咳嗽加劇,身心憔悴,8月份就已瘦的皮包骨了,神志不清的狀態時有出現,9月初開始惡化,於2006年9月13日含冤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