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山東、陝西三名大法學員在迫害中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

河北博野縣王佩然含冤去世

王佩然,女,五十六歲,河北省博野縣南邑村人,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得法。煉功前身患嚴重的糖尿病,並且異常膽小,聽不得一點略大一些的聲音,非常痛苦,煉功後一切症狀消失。九九年七二零後曾多次被抓,多次被罰款。七年來,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及鄉派出所從未間斷過對她的騷擾。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國保大隊惡警胡志光帶領5個人又闖入她家,見她在床上不能動(腳被扎傷),人不能帶走,隨將她的轉法輪和部份大法書籍、講法錄音帶、煉功帶及一些大法資料搶走,使她從精神上受到很大傷害,於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含冤去世。

山東諸城大法學員王英被迫害舊病復發去世

山東省大法學員王英二零零六年五月被惡警非法抓捕、非法關押、非法勞教兩年,在王村勞教所繼續遭受迫害,舊病復發,於八月七日含冤去世。

王英生前照片

王英,女,四十八歲,家住諸城密州商城四區十九號。二零零六年五月五日同功友在孟曈集上講真相,被惡人舉報,遭到孟曈派出所綁架,在諸城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後非法勞教三年,於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被強送山東王村勞教所繼續迫害。

在王英被非法拘留期間,家人天天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惡警徐光榮、六一零頭子朱鵬德,多次耍無賴,恐嚇其家人,一會說要罰款一萬元,一會又說罰款五千元。王英家庭生活非常困難,她丈夫有哮喘病也沒錢治療。因為王英曾有嚴重的腦出血病,在常人中這樣的病只要復發三次就有生命危險,可王英已犯過四次,都奇蹟般的活過來。第一次是二零零四年暈倒在廁所裏,第三次更趨嚴重,昏迷三天三夜,家人將她送往市人民醫院搶救,醫生會診後說要從大腿處切開檢查頭部病情,然後實施頭部開刀,後果不保證,首先要準備十萬元錢。家人把這當作了一線希望,準備賣房湊錢。三天後王英醒來決定回家,在堅定的意志下站起來,回家十幾天就康復了。此事連給他治病的醫生都很驚異。家人拿著王英在醫院的診斷病歷去公安局申訴要人,惡警朱鵬德將診斷病歷及所拍的片子全看了,但還是強送王村勞教所勞教三年。家人又拿著病歷去王村勞教所要人。

在非法勞教期間,王英從肉體到精神上都受到嚴重摧殘迫害。勞教所惡人為達到轉化目地,不許王英睡覺,逼她寫揭批大法和師父的決裂書,邪悟者白天夜裏圍著施加壓力,散布邪悟歪理。在這種邪惡環境下,王英被折磨的舊病復發,勞教所怕承擔責任,不得已才將王英放回。

回來後,王英一直處在恐怖之中,丈夫的氣喘現發展成肺氣腫,她自己精神上遭受的摧殘,身體上遭受的折磨,在經受了一個月的病情折磨後於八月七日離開人世。

西安市董銘書長期遭監控被車撞後離世

董銘書,女,七十歲,家住陝西省西安市電子科技大學家屬院,九七年元月得法,原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煉功點義務輔導員。九九年七二零後受到邪惡重點迫害。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先後三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強制洗腦迫害。其中二零零一年元旦去北京上訪被邪惡長時間非法拘留半年;二零零二年惡黨十六大前,董銘書在家洗衣服就被四五個惡人從家中強行帶到長安縣工人療養院洗腦班迫害七十五天,並強行收取三千元費用(從工資中扣發)。

二零零四年秋六一零夥同居委會、派出所再次到董銘書家抓人,家人與惡人爭辯,董銘書推開窗戶高喊「法輪大法好」,邪惡才不了了之。從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六年,尤其所謂的敏感日,邪惡人員對董銘書長期進行非法監控。為了避開邪惡的騷擾,董銘書曾被迫離家出走到安徽、東北等地,一家人都不能正常生活。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晚,董銘書出去發真相資料。途中被車撞後離開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