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含冤離世,侯志強慘遭酷刑摧殘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侯志強,男,現年四十四歲,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人,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後,多次遭到當地六一?、公安警察的綁架、刑訊逼供、騷擾、暴力傷身,強制勞教等方式的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一個完整的家庭被迫害的四分五裂的,妻子門曉華被騙勞教,身心多次遭摧殘迫害,於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而去。侯志強兩次被勞教,失去自由時間四年零六個月,一次次的無辜被迫害,就是因為侯志強堅信「真善忍」做好人、說真話。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侯志強進京上訪遭劫持,被永紅公安分局警察接回,強制送往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在此期間,侯志強、王勇奇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看守所警察五馬分屍銬地環,然後又被強制教養一年。

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因為侯志強和牛進平煉功,被勞教所惡警楊某某、管理科長徐恆基、警戒科長王鐵軍,還有勞教所侯所長共同合謀,把侯志強和牛進平關入小號迫害半個月,不許睡覺,屋內大小便,身心遭受極大的傷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的一天中午,侯志強手機被一名警察冒充同修掛通,將侯志強騙到橋南市場門口十字路口處,從一輛黑色高級轎車裏,竄出三名警察,和侯志強通話後,將侯志強綁架,劫持到市公安局。

在市公安局,上來一幫惡警,把侯志強衣服反套腦袋上,便開始拳打腳踢,有好一陣子。然後將侯志強兜裏一百多元現金翻走,隨身帶的一本大法書、一部手機,也被惡警心安理得的留下。然後將侯志強送到前進公安分局,銬在鐵椅子上,二天二宿,不許眨眼睛。惡警把侯志強的腦袋套上大鋼盔,用電棍猛勁的砸。惡警又在侯志強的胸前掛上大銅鑼,幾名惡警輪番猛勁敲銅鑼、猛勁砸鋼盔,侯志強的頭被震的昏天黑地的,像要爆炸似的,兩眼冒金花,兩耳腫脹,甚麼也聽不見。

對侯志強用刑的警察有三、四個,其中以惡警王化民為首,坐鎮指揮。王化民還用拳頭猛擊侯志強的臉,當時臉、眼睛全被打腫。然後三、四個警察(有一個年紀比較大,兩個年輕的)把侯志強拖到鐵床上,兩手分開用銬子吊到上鋪,兩腿叉開,雙腳不著地,後邊一個惡警揣著腰,頭套鋼盔,胸掛大銅鑼,還是一個勁的猛砸鋼盔、敲銅鑼,大約有半個小時左右,然後又把侯志強拖到鐵椅子上。

侯志強被折磨的骨肉像分離了似的,痛不欲生,那種痛苦,無法形容。惡警想置侯志強於死地,卻還要侯志強慢慢的一分一秒的在痛苦中剜心掏肝的煎熬,嘗盡共產邪黨馴養的警察整人的惡劣手段,何其殘忍、毒辣。把侯志強折騰夠了,又把侯志強關進看守所。此次在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月,期間提外審,又對侯志強進行欺騙、威脅、敲詐、栽贓、陷害等一系列邪惡迫害。侯志強絕食抗議,又被看守所惡警(姓張)釘在地板上,六天六宿,然後被強制教養三年。

在勞教所裏,侯志強又受盡了勞教所惡警的一次次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侯志強背經文被惡警張某某關入小號、坐小凳、兩手背銬暖氣管子上,強制坐在一塊瓷磚內、不許動彈。又指使普通犯人於海洋和另一犯人,用腰帶把侯志強兩腿勒在一起。侯志強掙開腰帶,又被普通犯人於海洋一腳踹在心臟部位,侯志強當時被踹的昏死過去,人不行了,隨後將侯志強送入醫院進行搶救。

出院後又對侯志強實行「禁閉」,把侯志強一人關入小北屋,不許與任何人接觸。大冬天開窗戶,屋內寒冷,把侯志強的腳、手及身體都凍傷了。並把小豆背到侯志強屋內,逼其挑豆。還逼侯志強戴名籤,侯志強不戴,被普通犯人王某某一拳打到鼻子上,侯志強滿臉是血,並喊「打人了」。

迫害持續三天警察不過問。三天後,聽說要來人檢查,勞教所的警察來了,讓侯志強把臉上血跡擦乾淨,侯志強不擦,惡警大隊長劉洪光、刁玉坤指使四名普通犯人把侯志強強制抬入二樓辦公室,四個人拽胳膊按腿按腦袋,用毛巾硬擦侯志強臉上乾巴的血跡,侯志強的臉被擦得火辣辣的疼。

二零零三年農曆新年初,勞教所實行所謂的全面轉化,把侯志強單獨調入小北屋,逼其坐小凳,背二十三條布令,又把侯志強雙手背銬床上,不許睡覺,讓兩個普犯看管,一閉上眼睛就撥拉腦袋,一次次的暴打侯志強、罵侯志強。侯志強喊「法輪大法好」,普犯就把抹布塞到尿桶裏,然後拿棍子挑著抹布塞到侯志強嘴裏。到第二天晚上,還是不許侯志強睡覺。侯志強就喊「法輪大法好」,被姓葛的惡警和兩名普犯一同襲擊。三人齊上、拳打腳踹,把侯志強打到床底下去,渾身打的疼痛難忍、像散了架似的。

二零零四年初,開始對侯志強強制「轉化」,將侯志強隔離,長期斷水,指使普教找茬、刁難。惡警楊春明冬天打開窗戶,屋內寒冷透骨,不許侯志強蓋被,凍的侯志強渾身發抖,不能自理,走不了路。惡警暗中教唆普犯設陷刁難迫害,侯志強的身體被勞教所迫害的奄奄一息了,上不了廁所,他們逼侯志強爬著上廁所,羞辱加傷害一併壓向侯志強,想讓侯志強在巨難下「轉化」。

二零零四年夏天,姓葛的惡警又讓侯志強背二十三號布令,侯志強不背,又把侯志強銬在鐵椅子上三天三宿,不許睡覺。

二零零四年夏天,一名普通犯人將一名大法弟子的下頜,用打火機燙了三個疤痕,侯志強站出來為同修說句公道話,被惡警郭剛又銬在床上一個星期。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侯志強的身體一次次的被勞教所迫害的不行了,因為無數次被灌食,胃已經嚴重損傷,吃甚麼吐甚麼,身體虛弱的動也動不了,人不能自理,人要不行了,才送到醫院去看病。醫生提出這個患者要住院,當時就被勞教所的大夫宋豔拒絕,說侯志強需要回勞教所裏研究,陪去的惡警楊春龍、刁玉坤說「沒事,死不了人」。

在勞教所被送去醫院看過病的法輪功學員都知道,凡是法輪功學員,無論有多麼嚴重的病態,送到醫院出來,惡警都謊稱你沒病,人要死了,也是硬說你沒病,根本不拿法輪功學員的生命當回事,視如兒戲。就這樣又把侯志強拉回勞教所裏,一個所謂的研究一直拖到侯志強解教。

歷史轉輪誰也擋不住,上蒼卻見證記錄了人間地獄──佳木斯勞教所一幕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犯罪歷史。善惡有報是天理,時辰一到,因果必報。在此正告目前還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公安警察不要再被中共欺騙和利用當替罪羊,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共產邪黨的罪惡歷史已經走到了盡頭。天滅中共,為期不遠。中共公檢法系統曾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出現大量暴死,執迷不悟必自斃。

大法弟子是珍惜每一個生命的,真誠把平安帶給每一個生命,快快覺醒吧,切記「法輪大法好」,天賜洪福平安。其實,真正有頭腦、理智、清醒的人都在為自己留後路,找一切機會,坦然無悔的做著為自己生命最有意義的選擇──退出共產邪黨、團、隊,不再充當邪惡的陪葬。留得青山日後看,擁有未來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