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河南、吉林三名大法學員自述遭迫害經歷

【明慧網2006年8月16日】

河北省武淑英受迫害真相

我叫武淑英,是河北省鹽山縣供銷社職工,因修煉法輪功現已被單位非法開除。我就把被非法開除和受迫害的事實揭露出來,讓人們看清這場對好人的迫害有多麼邪惡。

我在供銷社食品門市部工作,96年得了不治之症:腦瘤、貧血,經多次治療無效,只好在家待著等死。

98年春天我有幸得了大法,學了不長時間,不治之症全部消失,身體得到康復。

從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因我上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多次被單位領導關在供銷社,並被職工看管著不讓上班。

一次我發真相資料被縣派出所警察綁架,關在縣看守所四個月,並被非法勞教一年。當時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張慶國抄走我家21英寸彩電一台、放像機一台、錄音機一台,以及大法資料和師父的法像,並勒索現金1000元。

2000年12月31日,我和丈夫上北京證實法,被北京的惡警在天安門綁架,回到本縣,當時就被單位非法開除,還把三馬車也搶走了。丈夫被非法判刑七年。

2004年3月1日鹽山縣公安人員闖入我家,進門就搶東西,搶走VCD一台,錄音機和大法書,還綁架了在我家串門的大法弟子,而且把這位大法弟子非法勞教2年。

在這幾年當中,公安惡警夜間多次闖入我家翻東西抓人。像我這樣的例子在鹽山無計其數,還有更殘酷的。

在此,我向中國大陸的同修們談一下我對揭露這場迫害的一點認識: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把自己被迫害的事實寫出來上網,把惡官惡警的惡行曝光,邪惡也就解體了,國際調查小組不用到大陸來調查,證據也就到手了。這就是我們這幾年中被迫害的真相資料,這就是中共的罪證。

湖南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我於97年得法,得法前,我是一個藥罐子。93年生了一場大病,將家裏的錢都花完了,也沒治好,醫院也沒辦法了。我身上長了無數的小坨,不停的痛,痛得我不能吃不能睡,簡直是生不如死。得法後,我沒花一分錢吃一分藥病就好了,是師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我無言表達。

99年中共迫害大法開始時,我去北京上訪,結果被非法關進拘留所一個月,還交了500元的生活費。2000年我又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警察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沒回答,結果就來了好多警察把我打得昏死過去。回到當地後,當地警察又一次一次的毆打我,又將我非法關進看守所一個多月。

從看守所回來後不久,惡警又要抓我,我只好在外流離失所一年半,回來後惡警又將我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幾個月。

2003年我在外貼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他們把我關到一間房子裏用電棒電我的膝蓋、腳板,用木棒打我的頭和腳,打我的耳光。我的小腿骨被踩跛了,頭被打腫了,耳朵被打聾了(要大聲說才能聽見),腳打的看不到肉的顏色了,我站不穩,走路都很困難。

之後他們非法將我送到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非法勞教我一年半。一進白馬壟,他們就天天在我耳邊講,強制我轉化,講了好多對師對法不敬的話,還有幾本好厚的攻擊師父的書,天天在我耳邊讀,我就是一個字都不聽他們的。他們把警察邪惡都叫來要我轉化。我堅定的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真修弟子,誰也動不了我,結果他們就不怎麼說我了。

吉林伊通縣大法學員自述遭迫害事實

我是伊通縣一名大法學員,於2005年9月被強行送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

我是05年1月20日因做法輪功真相在東遼縣被建安派出所抓捕。隨後,警察把我們幾個人送縣公安局610並說如拿錢的話可以放人。但他們未達到目的,他們還對我施以酷刑。但後來,因此事當地影響太大,他們不敢提拿錢放人的事了。只好把我們送東遼縣看守所。但因查出我有心臟病,並讓拿3000元錢辦理了保外手續。

出乎意料,我剛到家,東遼縣局卻突然又來抓我。我只好離開家。當時我們伊通河大孤山一公安私下說,此事想了,還得拿多少錢。但這些錢不是個小數目,我實在拿不出來。

後來,我偶然返回家時又被抓。在遼源醫院體檢時,他們還騙我說,你的身體確實不好,再花些錢,可以給你到勞教所辦保外,就這樣,他們並沒有經過其他體檢手續,把我直接送到勞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