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伊通伊丹鎮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6日】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的幾年迫害中,吉林伊通伊丹鎮的邪惡之徒緊隨其後,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實行恐怖政策,殘酷迫害。下面就是一些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事實:

*伊通三中教師王允所遭的迫害

2002年11月,在十六大召開前夕,伊通縣伊丹鎮鎮長王相來、派出所所長徐靖江二人到每個法輪功學員家,讓他們簽不上訪的所謂的「保證書」。一些學員否定他們的邪惡安排,拒絕簽字。

伊通三中教師王允不簽「保證書」,聲明上訪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他們是執法犯法,並向二人講述他在因上訪被教養一年中所遭受的殘酷迫害。徐所長不僅沒有同情心,還惡毒的說:「打得輕,國民黨800萬軍隊都被打沒了,整死你們就像整死幾隻螞蟻。」並揚言反映給教育局局長,讓他下崗。

他們二人怕白天抓人影響不好,就在當天晚課後,徐靖江帶著一群惡警來到學校,連拖帶拽地硬把王老師塞進車裏,惡警唐紹光、徐德春坐在他身上,不讓動彈。到派出所後,徐德春非要給他上背銬,司機王老五在王老師掙扎時猛衝上去,照他臉上就打了幾拳,打完人自己卻疼了兩天,後來三中校長蘇景華講情,才沒上背銬,銬在了床腿上。

為了把王允徹底送進去,他們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對其家進行了非法搜查,結果一無所獲,徐德春還拿著搜來的五元錢炫耀,說他有收穫,真不知道現在的警察為甚麼素質這樣低。徐靖江無恥地造謠說在抓捕當中王允踹中了他的陰部,為把他送進去找藉口,經過密謀,謊稱送「學習班」(又稱洗腦班)連夜將王老師送往縣拘留所,非法關押達18天之久,直到十六大閉幕,才把他放回。

後來徐靖江暗地裏向王允家屬敲詐200元錢,但惡有惡報,在關押王允期間,徐得了病,休假在家都不能上班了。

*大法弟子李海林在勞教所所受的迫害

2002年3月13日,大法弟子李海林在家中被綁架抄家的,那時他家剛開汽車修理部,錢是從親朋好友家借來的,購買了設備,安電路,租房,房屋修理等。剛開業幾十天,生意還不錯,收入也挺可觀,就在這時,烏雲突然降落在他的頭上。

在2002年3月13日下午三點鐘左右,李海林家闖進一幫惡警五、六個人,問他:「你是不是叫李海林?」他說:「是。」「你煉法輪功嗎?」他回答:「煉。」再就二話沒說就開始翻他家東西,屋裏屋外都翻個遍,李海林問他們:「為甚麼抄我家?」他們也不說,最後甚麼也沒翻出來,拿走兩本煉功帶,就把他綁架到東街派出所,到那裏是連打帶罵帶腳踢。到後半夜就叫六、七個被他們綁架來的學員簽字,說:「你們被拘留了。」學員們就問他:「我們犯了甚麼法,你們拘留我們?」他們說:「煉法輪功就是犯法。」 學員說:「國家法律哪條哪款規定的煉法輪功是犯法的?」他們推脫說:「這是上級的指示,你們找上邊去。」說甚麼也不行,字也沒簽,大法學員就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

在3月14日、15日,東街派出所來無理「提審」,刑訊逼供,說煉法輪功是違法行為,是反黨反社會、反人類、反科學。讓李海林說出反動的實質和動機是甚麼,供出同伙。李海林對他們說:「這些我們甚麼也沒有,我們煉的法輪功,是我們師父創立的,他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人,能祛病健身,強身健體,對國家、對人民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大法就是這麼好的法。我們從沒做過對不起國家的事,我們不違反國家法律,也沒有甚麼犯罪事實。相反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綁架我們、並抄家,這是哪個國家法律規定的?」

就這樣再不容他說話,就給上刑,體罰拳打腳踢,戴上重刑腳銬,讓李海林前後院子裏走,在走廊裏來回走,把他的兩隻腳脖子磨得直淌血。這腳銬一戴就是兩天兩夜,不讓睡覺,不給飯吃,不給水喝,各種姿勢的體罰,上冷屋子裏凍,這些各種各樣的非人折磨在當時那真是生不如死。這樣的折磨李海林熬過了兩天兩夜,非法提審他的兩名惡警一個是刑警大隊的趙亮,一個是東街派出所惡警(姓名不詳)還給折磨他這兩天兩夜起個名叫「車輪戰」。他們是黑白兩班倒,最後甚麼也沒得到,沒有別的藉口,就因為李海林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給他捏造一個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非法判兩年勞教。

就這樣李海林投資辦的修理部全泡湯了,家裏沒有了經濟支柱,生活都危機了,兩個孩子上大學更是經濟上一大難題。李海林的妻子被迫無奈去長春打工當保姆,每月350元工資實在無法生活,迫使李海林這個家當時解體了,現在還是外債累累。

在5月14日,邪惡之徒把共計九個大法弟子人其中三個女的,六個男的,直接送往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在那裏更是黑暗,那種對大法弟子非人的折磨使人更難以承受。在那裏不許法輪功學員說話,每天的體罰是「坐板」,要講姿勢,只要你一動就是一頓毒打,不許法輪功學員覆議、上訪、請律師,如有提出以上幾條要求的,惡警就把你叫到「管教室」四、五個惡警用電炮、飛腳、警棍、電棍進行群毆。

有一次,李海林要求覆議,因為這是憲法賦予每個人的合法權利,任何人剝奪權利的行為都是違法的,當時他被惡警叫到「管教室」,徐大偉(管理科長)、房大偉(新生隊長)、李××(隊長)、惡警李××他們一齊向李海林電炮、飛腳,橡膠棒打,電棍電,把兩個電棍都電沒電了,李海林被打得遍體鱗傷,昏死過去,等他醒來胸前衣服上都是血,「管教室」地上都是血,他們完全喪失了人性,這哪裏是人民警察呀,簡直是一群惡棍,無法無天。

後來他們又把李海林送回監號。他們還搞甚麼「攻堅戰」(所謂的強制轉化)每天要坐板22個小時,兩小時的睡覺、起床時間。每個月一次「攻堅戰」,每次坐板下來就是15天,把人折磨的都成了皮包骨,走路都摔跟頭,就這樣也沒有一個大法弟子被「轉化」。我們都是好人,做更好的人要把我們轉化成甚麼樣的人呢?惡警一看都不「轉化」,徐大偉(管理科長)、李××(新生隊長)、房大偉(隊長),他們叫刑事犯人給法輪功學員上各種刑法,把人按坐在地上,腳後跟墊兩塊磚,腿上面壓上厚木板,上面站兩個人左右來回滾,光腳站在角鐵楞上,摳眼睛,還有叫不出名的等一些刑罰。

8月29日,惡人把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又轉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到了那裏更是雪上加霜,每到「攻堅戰」時大法弟子都是遍體鱗傷,就連71歲的老人他們也不放過。進到「管教室」,只要你不「轉化」,惡警就用電棍、警棍、三角帶鞭子、鐵絲擰三股瘋狂施暴,這些刑具就是四大隊惡警趙健平幹的,還有五大隊的惡警姜××、惡警何××、王××(隊長)。有一次李海林在四大隊又回五隊就被這三個惡警把他的牙都打活動了。

不管是司法局,還是葦子溝勞教所,朝陽溝勞教所,都是在造假,說謊欺騙,不講法律,警察打完人就不承認,那裏太邪惡、太黑暗了,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有一名吉林大學的講師,白曉鈞(法輪功學員),有病了勞教所不給看,本人要求出外檢查,勞教所不讓出,說他是裝病,人都不能吃飯了,說他是絕食反改造。

惡警趙健平還打白曉鈞,百般折磨迫害他。白曉鈞這樣的身體情況早就該送回家的。後來四大隊解體了,白曉鈞又被轉到一大隊,邪惡之徒繼續對他進行迫害,就這樣,白曉鈞被活活折磨致死。

還有榆樹縣的法輪功學員焦明豐,被打得下肢癱瘓,吃飯用人背。

伊通縣的法輪功學員田俊龍被折磨的已經奄奄一息了才放回家,到家後不久就去世了。

*人間地獄 - 朝陽溝勞教所

當你一進朝陽溝勞教所監區門上面掛著一個電子的牌子,上面寫著這樣的字「創辦文明所區、反對粗話、髒話。」具有諷刺意思的是,那裏的警察卻是粗話滿地、髒話滿天。還說甚麼文明化管理,透明化管理,人性化管理。說的和實際做的簡直是面目皆非,在那裏上哪去找法律?哪有法律?誰講法律?把人都折磨死了,上級無人過問,這能不失去民心和民意嗎?這樣的國家怎能不讓民眾失望?

另外就拿伙食標準來說吧,每個勞教人員國家給的生活費每個月多少。這怎麼能叫透明呢?每天吃的菜湯,那些錢都哪去了?上級一來檢查伙食就好點,上級一走還是那樣。還有小賣店的東西,日用品都超過市場零售價一倍,接見室的合餐房的菜飯價格都超過市場飯店的三倍價格,那裏還沒有工商管理費、稅務、衛生費、房租費,這不是變相敲詐勒索、斂財嗎?這些違法、違紀的事實怎麼就沒人管呢?而且那些惡人至今逍遙法外。

在所裏的幹警吃飯每人每月只交20元錢。每人中午一頓飯,每隔三天一個值日值宿,三頓飯都在所裏吃,合計起來每人每月吃40多頓飯,每頓飯好幾個菜,那這每月20元錢夠嗎?那麼這費用又是從哪出的呢?而合餐房的一個最便宜的菜10元錢,這些幹警吃飯和接見室合餐房的價格怎麼這麼大的差距?上級來檢查流於形式,事先來個電話,所裏安排幾個人出去說假話(都是勞教人員)如不按照管教的意思去說,回到班裏就安排人加害於你。

在江×× 的打死白打的密令下,上千人被打死,無數人被打傷,伊丹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在全國的勞教所比比皆是,慘絕人寰的迫害手段,酷刑令人髮指,其血債累累罄竹難書。

然而,天理昭昭,惡人難逃法網,正告那些目前仍參與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60多個國家,上億人在修煉;江氏集團已在海外被起訴。自己做的壞事沒人替你承擔,為自己選擇未來吧,那就是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

伊丹鎮派出所 電話:0434-4330310
惡警所長徐靖江手機:13514343688 宅電:0434-4225226
唐紹光手機:13634343633 宅電:4228255
呂 良 宅電:433003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