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伊通縣看守所對我的迫害

【明慧網2005年4月22日】1999年10月25日,伊通縣公安局政保科半夜將我從我母親處帶到伊通縣公安局政保科,次日上午將我送伊通縣拘留,之後將我轉到伊通縣看守所。

1999年11月上旬的一個下雪天,因為我和徐鴻燕等幾名同修煉功,被伊通縣鄭所長、女管教王雪迫害,強行把我們弄到外邊去凍三個來小時。

1999年11月中旬的一個晚上,看到我和幾個同修正在煉功,鄭所長拿一個腳鐐給我和徐鴻各戴一隻腳即把我們倆連在一起六七天,直至被送往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頭一天才拿掉。

2001年12月26日,我第二次被迫害到伊通縣看守所。在2001年12月26日--2002年3月期間,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煉功,惡人開門進來拿掃地用的條把打我,後來又找來鄭所長給我戴上腳鐐,頭二次剛戴上一會,我就和功友一起摘下去了,他們就給我換一個更重的戴上,持續戴了大約四、五天。在這期間,我在伊通縣看守所裏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鄭德志所長和管教呂立讓幾個刑事犯強行把我抬到管教室沙發上,用紅色塑料水舀子把生玉米麵加鹽攪和一下給我灌,灌食時,他們猛然把我從沙發上拽下來,使勁把我按在地上,之後用鐵夾子撐開我的嘴,不由分說,一氣灌完了事。還有一次是把我弄到看守所班門口,按在地上就灌。

2003年12月4日,我第三次被綁架到伊通縣看守所,直到2004年6月10日被保外就醫期間,我一直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在這裏我遭到嚴重野蠻迫害。看守所的楊忠成所長、馬所長、孫春光所長親自指揮迫害。特別是楊所長最為賣力。每次灌食時,都是他們拿兩個紅色塑料水舀子、在其中的一個裏面攪和上奶粉、豆粉、生玉米麵、鹽水等。然後找四個刑事犯,一般都是戴著腳鐐的殺人犯。每次到女號來灌食都是稀里嘩啦的,再加上所長及值班管教一大串,氣勢洶洶,浩浩蕩蕩,有時還夾雜著謾罵聲和吆喝聲。一到女號四個刑事犯不由分說就把我按在炕上,有的按住我的腿手和頭,還有的使勁捏我的鼻子,呂立則狠勁地按我的腮。這樣一來我的臉、手、腳、腿經常弄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有的時候身體被伸拉得都不敢動。接下來呂立就把給婦女用撐子宮口的鐵器使勁放入我的嘴裏,然後用鉗子加扣,把我的嘴撐得老大,難受極了。然後他把攪好的東西由一個水勺裏分幾次倒另一個水勺給我灌。有一次呂立竟然把我的牙齒撬壞了好幾顆,其中一顆下牙弄掉一半,不管我怎麼示意有情況,他不管這些繼續猛灌。馬所長在一旁叫囂:「灌不死就行,牙都掉了也沒人管。」呂立有時故意把流食洒在我身上、臉上、頭髮上,甚至有時還說一些低級下流的髒話。有時灌完流食後,還惡作劇式的給我灌一些冷水。有一次楊所長勸我進食未果。走時威脅我說:「我這些年沒幹別的,盡擺弄人了,整人的招有的是。」自這之後參與灌食的警察更加有恃無恐。有幾次用生玉米麵加大量鹽水使勁給我灌。

後來由刑期事犯宋X洋接替呂立,由值班管教或王雪、郝管教帶隊。這個宋X洋同呂立如出一轍,有過之而無不及,除猛灌往衣服上,臉上故意弄之外,還花樣翻新,有時在流食裏加上一根頭髮或者幾顆花生豆,幾次把我嗆得我鼻子、眼睛都住出淌灌的東西,有一次感覺胸腔燥熱異常,有幾次灌食後胸腔疼痛呼吸困難。還有一次我嗆得滿身都是灰黑色的東西,好像是摻了爐灰面子,我質問給我灌的是甚麼,值班的楊文輝、王建輝不吱聲,後來因此事我專門找過孫春光所長,他不但不解決,反而還說一些蠻橫無理的話。在歷時187天的絕食抗議中,由於後期我無力抵制,他們才不使用鉗子上扣和按腮,這樣的灌食我經歷約四次左右,幾經出現危險,死裏逃生。最後骨瘦如柴,由原來65公斤以上的體重降至25公斤左右。後被省公安醫院確診為嚴重肺結核。

伊通縣看守所除對我強行灌食以外,還給我強行用藥,除掛了幾次點滴外,一般都在灌食時強行灌藥。參與灌藥的還有醫生張薇薇管教、楊文輝、王雪、郝管教、王建輝、穆管教。有一次王建輝在走廊裏說:「抓緊灌啊!要不送不出去了(指送監獄)。」

為了儘快給伊通大法弟子送監獄,伊通縣看守所、公安局與伊通縣法院、四平中級人民法院相互勾結,大法弟子的上訴立即駁回維持原判,我被邪惡勢力非法判刑了四年。立即於6月2日送往監獄。由於大法弟子徐鴻燕和我身體異常,經監獄醫院檢查拒收,孫春光副所長竟然找監獄醫院院長走後門,監獄醫院院長把其他醫生的檢查報告毀掉,親自給徐鴻燕寫體檢報告(收下徐鴻燕),王雪一看監獄拒收我。建議跟監獄謊稱先收下我,實在不行再來接人,實際上是恨不得一下子把我甩給監獄。

後惡人又給我送公安醫院檢查,確診為肺結核,看守所向我家人詐錢未果,孫春光寧願自己把錢墊上也不想放人回家。公安醫院沒有女隔離病房拒收。張薇薇完全喪失醫德,竟出主意,說把檢查出結核病的化驗單別拿出來,只拿甚麼離子檢查的那給我送監獄(因當時拒收是因為懷疑甚麼離子功能紊亂,隨時有生命危險)。雖然沒有實施,但作為醫生這個念頭太邪惡了。2004年6月10日,在家人的營救下我被保外就醫。不能行走,體重25公斤左右,是弟弟把我背上車的,上下牙齒不能正常咬合,有時不由自主亂動。在結帳時卻發現伊通縣看守所郝管教等人巧取豪奪,把我帶去的1000餘元去掉一些用品費,全部扣下,說是給我買灌食用的東西,這還不夠,還說我欠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