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鹽山縣惡警迫害大法弟子實錄

【明慧網2005年9月16日】河北省鹽山縣惡警無視國家法紀,追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迫害政策,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嚴刑逼供、「熬鷹」、 煙頭燙、指甲裏釘竹籤子、用電棍電等酷刑,企圖「轉化」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的身心受到嚴重損傷,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1、警察打砸搶,實踐惡黨路線

2002年元旦鹽山縣惡警無端搜查大法弟子劉煥傑的家,搶走縫紉機、電視機、皮箱、鐘錶等財物。2002年9月29日,一便衣警察翻牆入院,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劉煥傑和家人、孩子,一同抓到鹽山公安分局,連續4天3夜嚴刑逼供。七天後滄州市公安局支隊長王義新、防暴隊長劉為東和鹽山縣隊長王文平等十多個惡警把劉綁在鐵椅上「熬鷹」,睏了就潑涼水,用濕毛巾抽臉,拳腳相加,王義新用鑰匙刮肋骨縫,揚言還要扒光衣服彈睪丸,讓你痛不欲生。但各種手段都無法改變劉煥傑。

惡警王義新、劉為東和王文平等人將女大法弟子劉淑珍用煙頭燙傷20餘處,用鐵桶扣在她頭上,四週塞緊後,猛擊鐵桶,仍然「轉化」不了。就往她和另一名女弟子李玉霞10個手指甲裏釘竹籤子,鮮血噴出老遠。還不見效,就把二人打得遍體鱗傷,全身青腫,回家後把家裏的一個親人嚇得精神病復發。

2、酷刑逼供,以求謊言

劉煥傑的哥哥劉煥俊在鹽山縣看守所裏受到凌辱打罵,種種非人待遇仍不能改變他修煉大法的意志,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送保定監獄繼續迫害。

劉煥傑的嫂子李秀玲被非法關押在鹽山縣幹童鎮派出所,公安不但對她大打出手,還扒掉她的棉衣,在零下十幾度的室外銬了一天一夜。為了達到「轉化」學員的目的,他們把本鄉所有學員都抓進看守所施暴。不分男女老少的學員都被關在陰冷的車庫裏,用電棍電,板凳腿打,用鉗子擰,用鐵棍戳腳面,目的就是逼迫學員違心的說一句假話「不煉了」,這就叫「轉化」。

3、逃離魔窟,有家難歸。

鹽山縣的洗腦「轉化班」是從2001年7月開始的,地點在城西曹莊。李秀玲是第一批被非法抓去的。第一天就遭到班頭張文治的毒打,拉著她的手,把她拋到路邊的水溝裏去。法輪功學員每天被逼迫學誣蔑大法的錄像,如果不認真,就強制在太陽下曝曬、罰站,不悔過就長期折磨。洗腦班還讓學員的工作單位每天出50元伙食費。這樣洗腦「轉化班」既增加了收入,又挑動了單位的人對法輪功學員的怨恨和矛盾。為了栽贓、迫害大法學員,邪惡伎倆翻新。有一天,李秀玲終於逃出來,從此開始了流浪生涯。惡黨政府人員企圖到處抓她,使她有家難歸。

鹽山縣一女大法弟子,因上訪被抓,家裏交了1.5萬元才被贖回。惡黨政府人員藉機再次抓她,她絕食抗議迫害,半個月人已經奄奄一息,還不放人,一直絕食了兩個多月,才被單位保出來。其後,政府不法人員還去抓她,她被迫背井離鄉,流離失所。

4、抓人成癖,征斂罰款

自2001年元旦上訪之後,鹽山縣的各鄉鎮派出所每逢節假日或「敏感日」就抓人迫害,如中國新年、3.20、中央開政協會、4.25、5.13、7.20、國慶、元旦,都是非法抓人的日子。不管煉不煉,看過大法書就抓,不交罰金不放人。

劉英傑的姐姐、姐夫5月12日被抓,因為次日是師父的生日,被抓時搜出2本大法書,因此被關進鹽山縣看守所,因拒絕「轉化」被關了四個來月。後被逼交1000元贖金才放回。他們是家裏的主要勞動力,因被非法關押造成莊稼絕收。

劉煥傑的大姐在「轉化班」裏拒絕「轉化」,一直呆了兩個多月,後來只剩下她一個。「轉化班」的人員叫她家裏花錢贖人,家裏交不起。於是,「轉化班」的人無恥地向劉煥傑的大姐的各個親戚要錢,仍然未遂。最後沒辦法,「轉化班」的人惡狠狠地說:「這老太太沒人要了,以後這樣的人別抓了。」。

5、「轉化班」中,「刑訊」關懷

鹽山縣辦第4期洗腦轉化班時,大法弟子更加認識了「轉化班」的謊言和邪惡,也更加清醒和理智。惡人也更加惱羞成怒,迫害起來變本加厲。

一位女弟子被銬在床上一個多月,每天讓她聽毒打學員的聲音。刑具聲、惡黨政府官員的狂吼聲,受刑的慘叫聲。這就是共產惡黨「關懷」的真實寫照。

6、下迷魂藥,喪盡天良

邊務鄉一位老太太對大法十分堅定,前後3次被非法抓捕。惡黨政府官員用盡各種手段也沒能「轉化」她。有一天中午,他們讓老人在很毒的太陽下罰站,突然老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昏迷不醒,他們嚇得趕緊抬進屋裏搶救。他們見老太太還在昏迷,便悄悄議論:「是不是迷魂藥放得太多了?」這話被老太太聽得清清楚楚。後來老人不再喝惡黨政府人員送的水,對吃飯也很注意。

江澤民集團倒行逆施,鎮壓法輪功,把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群體推到對立面,用誣蔑造謠來欺騙世人,用各種卑劣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妄圖剝奪他們的信仰,還美其名曰「挽救」。一些政府官員利用「挽救」,敲詐勒索,為了獎金和升遷喪盡天良,甘當鷹犬。在鹽山縣,政府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曝光後,遭到了群眾的譴責,人們說:「共產黨這麼下去,非倒台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