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我們何時再相會?


【明慧網2006年3月23日】瀋陽市蘇家屯秘密集中營關押的大法弟子們受著慘無人道的迫害。我們的同修活活的,被邪惡之徒挖去內臟,剝去眼角膜,高價出售,肉身被扔進焚燒爐,化成一股股白煙。這種比當年納粹還凶殘的中共邪惡之徒,必須受到全世界的憤怒譴責!

在電腦前,我的心情十分沉重,邊看網上文章,眼淚水不斷湧出。我回憶著,2001年元旦前後, 我和100多位四川來的大法弟子一起關押在河北省三河市交警大隊的情景。我的心在流血!我要用我的文章控訴!控訴中共邪黨的法西斯暴行!用我的文章呼喚受騙最深的中國人民的善心!我們每一個中國人民都有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親戚朋友,如果他們被邪惡之徒,挖去內臟,剝去眼角膜,高價出售,獲取暴利,肉身被扔進焚燒爐,化成一股股白煙,你是甚麼心情?你能沉默寡言,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嗎?中共邪黨不解體,將來總有一天悲慘的事件也許會發生在你們自己家人身上,善良的中國人民,你們要好好的想一想,可怕不可怕?

2001年元旦前後,從四川來到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他們都是從貧困的地區來的。他們衣服穿得非常單薄,有的還背著四川的特產──簍子,有的還帶著小孩。他們為了說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坐了幾天幾夜的火車,在北京前面幾站就下來,改坐汽車想進北京天安門。沒想到,通向北京的路口全部被惡警封鎖,他們在河北省三河市就被惡警抓進來。他們知道,他們被送回原單位不是被打死,就是被送進勞教所。所以,他們雖然遭受惡警的電棍,就是閉口不說是從那裏來的。

四川駐北京辦事處的人員來了,要來認人,凡是四川來的,他們統統帶走,再送回四川。我看到,四川的大法弟子,一個個還是閉口不出聲。三河市的交警,及四川駐北京辦事處的人員說:「你們不報姓名,我們就把你們送到很偏遠的集中營,把你們關押在裏面,誰也不知道你們。」

2001年元旦,河北省公安廳負責人帶著一批記者來了,他們知道我是大學的教授,都感到震驚,錄像機鏡頭,首先對著我,我說:「師父教我們怎樣做一個好人,而電視上說法輪功是害人奪命功,政府的宣傳機器都是造謠,誣蔑……」接著記者還採訪了其他幾位老太太,她們都說得好!我們大法弟子的文化水平雖然不高,但是,我看到了他們對師父,對大法堅定的心。我真的很受感動。

當時,我也是一直不報姓名的,我想,我被當地公安人員帶回去,不是被勞教,就是進「洗腦班」,另外,單位的領導也因為我上北京上訪而受「株連」。我報了姓名後,三河市交警大隊想讓××市公安局駐北京辦事處的公安人員把我帶走,可是,他們打電話就是沒打通。同時,交警大隊還通知我們單位的領導來北京把我帶走。我等了一整天,我們單位的領導還沒有來。於是,交警把我放了。過了幾個月,我回單位後才知道,當時,2001年元旦,院長帶5位老師到了北京,因為飛機晚點4個小時,我剛走半個小時,他們才趕到。接著,5位老師又趕到北京站,我坐的火車剛剛開走。

我是從1995年開始贊助希望工程失學兒童,多年來,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到貧困的山區去,親身體會中國兩極分化的情況。2001年從北京回來的當天,我在一個朋友家裏住了一個晚上。我想,××市公安局在抓捕我,我不能回家,也不能回老家。我決定,第二天要趕緊離開,到湖南貧困的山區去。到了湖南,我租了一輛破舊的吉普車,繞了一座又一座高山,帶上《轉法輪》,把「真、善、忍」傳到湖南貧困的山區。在貧困的山區,我住了半個多月,離開山區時,我留下了《轉法輪》書和數百元錢。過了幾個月,我回到單位後才知道,我走後,山區的村民們給我們領導寫了兩封表揚信,感謝學院領導培養了這麼好的老師,但是,村民們不知道我還正受著公安局的抓捕。

多年來,四川大法弟子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腦海之中,我和四川大法弟子渡過了人生最最難忘的日子。我看到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被惡警打的頭上出血。我走上去,質問惡警說:「你問這位老太太為甚麼來北京?老太太說: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來北京?錯在哪裏?你把她打得頭上出血,你要負責的。」接著,我也被惡警打了,還單獨關在一個房間裏。當天晚上,在一個大會議室裏,我還親眼看到惡警的電棍把四川大法弟子的臉部電的發黑,發焦,拳打腳踢,在地上滾來滾去,我的眼淚水不斷流出。在陰森森的汽車庫裏,北方的天氣已經是零下多少度了,我們大法弟子已經多少天沒有吃一口飯,喝一口水。幾個女大法弟子抱在一起痛哭,我看到她們的臉被惡警的電棍電的發黑,發焦,我也大哭起來。在一位四川女大法弟子的帶領下,我們一直在背誦著師父的《論語》和《洪吟》

在河北省三河市交警大隊,我看著我身邊的四川大法弟子,他們是那樣樸實,他們的心地是那樣純潔,善良,對師父,對大法是那樣堅如磐石。面對邪惡的電棍,他們決不低下頭。他們真得很了不起!他們之中有年輕的,有上了年紀的,我和他們親切的交談。他們緊緊握著我的手,我們眼中都含著淚水。有一位大法弟子深切的說:「大姐,我們甚麼時候能再相會呢?」

是啊!我們甚麼時候能再相會呢?四川大法弟子,大多數都不報自己的真實姓名。我剛剛認識了他們,在一起親切的交談,第二天再也見不到他們,他們全被惡警拉走了。惡警說:「你們不報姓名,我們就把你們送到很偏遠的集中營,把你們關押在裏面,誰也不知道你們。」

現在我不忍想下去了。瀋陽市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焚燒爐,冒著一股股的白煙,我的心一下子又被揪起來,我的心在流血!我們一定要正念正行、徹底除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