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上訪和進京證實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6日】1999年7.20迫害發生後的當天,我與幾個功友到火車站買進京的車票,但那時已不賣進京的票了。然後我們就去趕去北京的大客車,但車主一聽去北京,不敢拉,結果沒去成。

當天晚上大家在一起交流,有同修提出應該到省政府請願。7月21日晚我們就去了瀋陽,當晚到了省政府。當時省政府門前已聚集3000多大法弟子。7月22日凌晨3點,許多車輛把我們包圍,將我們拉到了瀋陽體育館。

大家開始向警察講真相。天剛濛濛亮,一些小同修開始讀《轉法輪》,其他同修開始背法。早晨7點左右,瀋陽功友開始往裏面送食品和飲料,成箱的麵包、餅乾、飲料,還有一袋一袋的油條,很快傳到了每個功友的手裏,裏面的功友都感動的哭了。

上午10點鐘左右,大家看到北邊天空中出現了許多法輪。不一會兒瀋陽功友傳進話說,一個廁所處有一條小道,能走脫。我和幾個功友便從此道走脫了。然後,我們來到了瀋陽同修家裏。

當天下午3點,廣播、電視一起播放將大法定為非法組織並予以取締的邪惡通知,我們心情非常沉重,決定往回趕,就到瀋陽火車站買返回的車票,在車站被公安抓住,將我們送回瀋陽體育館,在那兒又呆了一夜。

次日(7月23日)早晨,許多警察來到了瀋陽體育館,讓我們報地點分堆,大家都不配合,我們臂挽著臂,警察拽不開,最後幾個警察對付一個同修,硬是一個一個的把我們掰開,然後幾個警察抬著一個學員使勁的往車上扔。我們繼續連成一片,警察累的滿頭大汗。很快更多的警力趕到了,他們把我們強行拆開。當天我們被拉回原地,拉到一小學操場上,最後我們分別被當地派出所接回,不久陸續回到家中。

眼看教人向善的法輪大法繼續遭到誹謗,我與另一個功友準備進京證實法。2001年12月18日,我倆來到了北京天安門,準備到金水橋上打條幅,這時一個武警攔住我們,向我們要身份證,緊跟著來了一輛警車,下來許多警察,我們高聲呼喊並與警察抗爭,喊了約10分鐘,被拽上警車。

上車後我倆正好分別坐在兩個車門旁,我們趁勢掏出橫幅,在車外伸開橫幅,並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等口號,橫幅迎著車風在車外展示,這時一個年輕的武警破口大罵,髒話不堪入耳。後橫幅被警察搶去。

我們被拉到天安門派出所,剛進屋,一個武警遞給我一個橫幅,欺騙我說:「你現在打條幅,我給你照個相。」我一看,當時屋裏有不少人,就將計就計,接過橫幅高舉頭頂,對著人群高喊口號,這個惡警狠狠的一腳把我踢倒在地。當天被抓的有一位老教授,還有一位穿著警服的警察大法弟子,他把證件都帶來了,要證實大法。不一會兒,警察要給我們按手印,還要給我們照相,我們都不配合。然後我們被送到了石景山看守所。和我一同來京證實法的同修與我被分別關押在兩個號裏。

我所在的號裏,共有5個大法弟子,長春1人,北京1人,山東1人,還有一位同修是後進來的,我記不清她是哪裏人了。我們全部絕食抗議,我們每個人都被隔一天去灌食。灌食的手段特別野蠻,幾個犯人抬著我們。到醫院後,他們把我們的四肢和頭部死死摁住。有兩次灌食時,我被折磨的快窒息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而惡警卻在一旁看著,非常開心的笑。

在那段日子裏,每當被野蠻灌食時,我都在背師父的經文《路》,「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

我自始至終都抱定一念:我一定能回來。當時我也沒有執著時間的長短,由於長時間不讓洗澡,有一天我被灌食回來,看上去披頭散髮,污頭垢面,一惡警看著我的樣子,不懷好意的煽動犯人,想讓她們羞辱我,當時我正念很強,就想:決不許你誹謗我師父和大法,結果犯人只說了我兩句,沒有誣蔑之辭。

我們5個人都不配合邪惡,都不報姓名和地址。看守所的惡警們指使犯人監視我們,還教唆犯人打我們,然後他們獎勵表現「好」的犯人,給他們做好吃的。犯人們有惡警撐腰,便更加有恃無恐,她們不讓我們上床睡覺,就讓我們睡在水泥地上,連張紙都不給。我們5個同修只好躺在水泥地上。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三九天裏我們躺在水泥地上都不覺得冷。

我們煉功時,犯人就往我們的脖領子裏澆涼水,還使勁打我們。我們每天都在法上交流,特別是那位北京大法弟子,始終站在法上看問題。交流中,大家都體驗到師父正法的艱難。無論看守所的惡人們如何瘋狂,我們堅如磐石。後來我們心性到位了,陸陸續續都出來了。首先是北京那位同修,幾天後,就演化出肝炎病態,馬上就被釋放了。臨走時,她把自己丈夫的手機號留給了我們。那位長春的同修半個月後演化出高血壓,邪惡想拉她去醫院,她堅決不配合,走到哪裏都講真相,很快就被釋放了。我與山東的同修絕食1個月,被無條件釋放。後進來的那位同修也絕食抗議,幾天後就被拉走了。只有她下落不明。與我一同來京證實法的同修也在絕食數日後,被無條件釋放。

現在每當回想起這段歲月,真真切切的感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