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點悟和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7日】在這坎坷的幾年中,憑著我對師父的堅信,正念正行,無論是發傳單還是做其他證實法的事都很順利。當遇到困難時,總有師父點悟和呵護。

我1997年有幸得法,得法後當我明白了法輪功就是真正修煉時,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心想:我可找到了自己很久就嚮往的,便暗下決心堅修到底。修煉後不久,滿身的疾病不知甚麼時候就無影無蹤了,因此我健康的身影便成了村民的奇談。師父的慈悲苦度使我真正能看到和體會到自己每一層次的昇華。

1999年的7-20邪惡從天而降,惡劣的環境沒有動搖我修煉的決心。2000年5月15日我決定給師父上香,在一次上香時一個聲音說:「你要憑良心說話。」當時我心中很迷茫不知怎麼回事,直到幾天後有人問我說:「你現在還煉功嗎?」我一愣笑了笑不知怎樣回答。回家後苦苦思索他怎麼這樣問我。後來我終於明白了「憑良心說話」的含意:這是師父慈悲的點化,讓我證實大法。從那時起我便開始了講真象。無論遇到甚麼人,我都憑良心講。但是,後來我想:面對面講又能使幾個人能聽到哪!於是我就把大法的神聖神奇、大法遭受的冤枉等等用晚上時間寫出來,裝在自製的信封裏,白天再找機會散發出去。直到和同修取得了聯繫,有了明慧真象資料。

在2003年的十月一日,邪惡人員以煉功人名單上有我為由(因7-20進京上訪被截回),進行無理的迫害,說地區要每個月「轉化」二人。村幹部假惺惺的打電話和我商量怎麼辦,當接到電話後,我立刻發出強大的正念:「這是迫害,不承認這些。」並和村幹部講真象。過後,村幹部說:「我早就和他們(鄉政府)說做轉化是白搭,知道你們也不會轉化。」這件事就這樣平靜的過去了。後來我想,只要正念強,不承認迫害,師父都會給我們化解。

又一年過去了,2004年元旦,邪惡人員又妄想來迫害我,叫我到村幹部家去寫甚麼保證書。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中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不想去,但是,當我靜下心來後,又想起師父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此時我的心很靜,決定去村幹部家講清真象。

我背著《也三言兩語》來到村幹部家,進屋前開始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因素。十幾個人在屋內有喝酒的,有打麻將的,滿屋子煙酒氣。我想這麼多人正好講真象!鄉幹部遞過來一張紙讓我寫保證,我沒理他,向滿屋子的人開始了講真象,用我身體的親身受益講大法的神奇。

那位鄉幹部氣急敗壞的大聲吼著說:「你倒是寫還是不寫?」我笑著說:「不寫,你不要這樣對我,正因為我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才達到了健康的身體,大家公認,親朋好友為我高興。難道你不為我高興嗎?」

他語氣緩和下來說:「我也為你高興,可我在執行公務呀,寫一下吧。」我說:「不寫,絕對不寫,你這樣做對自己沒有好處。」

「那你回去吧,」他說,「我管不了你,讓政法書記來吧。」個把小時後我家來了兩個人,進門就氣沖沖的說:「你真的不寫保證嗎?」我堅定的說:「真的,真真的不寫。」

我直視他們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我要用大法弟子的善化解他們的惡,我有禮貌的讓他們坐下來喝水,我很平靜沒有怕心,像跟老熟人一樣和他們交談。一人問:「你不寫保證,你還煉嗎?」我說:「當然要煉了。」他又問:「那你在哪煉?」「就在這」,我隨手一指地上。他說:「那你煉一套讓我們看看行嗎?」我說:「行」,就準備煉功,這時我的小姪女來了,他們把目標轉向了孩子,給孩子講邪惡的話。我大聲制止說:「不許你們給孩子灌輸這些毒素。」

他們不說話了,看他的表情很不自在。另一個對孩子說:「當兵的實在,看著你的姑別讓她進京。」說完站起來就向外走,我趕著說:「我知道該怎麼做,不用你們操心,真心的希望你們相信真善忍。」就這樣他們走了。

在這坎坷的幾年中,憑著我對師父的堅信,正念正行,無論是發傳單還是做其他證實法的事都很順利。當遇到困難時,總有師父點悟和呵護。我想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完成歷史賦予的救度眾生的使命。

寫作水平和修煉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