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 時刻感受到師父的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日】很早就想把自己在修煉中一些在師尊呵護下所走過的路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由於水平有限遲遲未動筆,看了「明慧編輯部徵文」後,覺得也是修煉的一部份,今天我把幾個片段寫出來,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我於2000年3月5日(正月三十)進京上訪,身上帶了一封上訪信,是以第三者身份寫的,動身走時,被人發現,在車站被截,送到看守所。一進看守所第一關就是「開飛機」,兩手倒立門框邊,頭朝下,背成弓,犯人用盡全身力氣猛砸我腰部,我心裏只有師父和法,我默默背《洪吟》中的那首「苦其心志」。在師尊的呵護下,我甚麼事也沒有。不幾天,我所在監號人數增到47人,鋪上、鋪下只能站著,我看牢頭的旁邊有地方就坐下,他就不高興,說:如果你能扛住我這三個「炸雷」就讓你坐。當時我想,不管你來甚麼,我是修煉人,你動不了我。說著他舉起鐵錘般的拳頭照我頭頂猛砸三下,砸完頭不覺得疼。有人在旁邊說:這老頭沒咋樣,換了別人挨不住這幾下。我明白這是法的威力,是師父的呵護。

還有一天,一個犯人用皮鞋跟照我後脖領就是一下,另一個犯人見了說「看我的」,又是狠狠的一下,兩下過去我安然無恙,第三個犯人又高又大,用盡平生力氣刨了一下,我也沒覺得疼。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是不會這樣的。

出來後和妻子去了二兒子家,我們在那裏開闢了一個新修煉環境,不幾個月,使那裏邪惡的環境有了轉機。

2000年12月份,明慧網發表經文《嚴肅的教誨》後,我悟到還應去北京證實法,在不斷學法煉功中,心性有所提高。12月20日,我再次進京,火車開到長春站,上來七、八個警察檢查(主要針對煉功人),當時除我還有六名大法弟子被查出,我們都很坦然,與警察講真象,可他的領導不叫同我們搭話。

大約9點左右,進來一位50多歲幹部模樣的人,站在門口說:你們要煉就在家煉,上北京幹甚麼?我說:修煉做好人,堂堂正正,現在大法受侮辱,師父遭誹謗,我們中國人講良心,能不為正義說句公道話嗎?我見他沒有反駁,便一口氣把4.25萬人上訪的真象講給了他,他聽完一句話沒說笑著走了。有一個警察當眾就說:我也要煉法輪功。半夜12點又換了第二撥人,我們又向他們講真象,他們靜靜聽著,不時提出疑問,我們耐心解答,直到滿意,我們由衷高興又有一批世人明白了真象。

到了兩點左右,我們被接回當地。我在家裏呆了兩天,又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到京後,由於錢少只能靠步行,晚上也不能住店,身上帶的幾個真象條幅分別掛在了車站賣票口,學校,電話亭。

2001年元旦7點左右,在升國旗的那一刻,在攝像機旁我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