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5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在修煉的路上,都能以法為師,按師父的要求做,每一關、每一難都能做到位的話,我想修煉的路也就不那麼難了,關鍵是對師父的正信程度。如果真能百分之百的話,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我以前寫過自己證實法的文章,再寫怕別人說顯示心和證實自己,所以一直拖到現在。下面我把我自己修煉的幾件事寫出來供同修參考。

我是九七年冬天得法的,得法半年後,一天早晨煉功回來一切正常,過了十幾分鐘上廁所,突然感覺天旋地轉,一頭栽倒在地上,老伴和孩子把我抬到炕上,緊接著上吐下瀉。老伴和孩子說:「趕緊上醫院吧。」我告訴他們說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沒事。因為平時他們都非常相信我,也就不再說啥了,這時我父親過來說:「這麼嚴重不能聽他的,趕緊送醫院。」我跟父親說;「保證沒有問題,我心裏有數。」因為意念很正,我父親也就不管了。這一上午,吐瀉了十多次,中午就不吐不瀉了,但還是天旋地轉,閉著眼睛不敢睜開,下午我就吃了四個雞蛋,第二天還是有點頭暈,第三天早晨3點我勉強爬起來參加晨煉,家裏人都不同意,說身體太虛弱了,過幾天再去。我還是堅持去了,到了煉功點上,我身體發抖,站立不穩,我求師父加持,把功煉完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很多同修都上北京上訪,我和老伴還有其他四名大法弟子也一起到北京上訪。我是右下肢截肢,安上假肢後,平時很少走路,那天說上北京,我感覺身體非常輕鬆,走路也很快,和其他同修一樣快,到汽車站七八里路,我和他們一起走到的,我們六個人租一輛出租車上路了,走了沒多遠就被警察截回來了,把上訪的同修都拉到了黨校大會議廳,那天大約有一千多人。過了一會,他們把各個鄉鎮的同修都叫本鄉鎮帶回去了,叫城關鎮的都到黨校前樓三樓會議室等著,我們六個人到了上樓梯處,他們五個人都擔心我是否能上到三樓,因為平時我從來沒有上過高台階,我們上樓時,他們五個人的眼睛都盯在我的右腿上,我的精力也非常集中,等到了三樓時,其他同修都拐彎進了會議室,我們六個人誰也沒注意,繼續往上走,一直上到樓頂才發現了,我們六個人都笑了(那樓一共是四層)。

2000年秋天是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最猖獗的時候,也是大法弟子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有很多同修拿起噴漆筒到處噴寫大法真象標語,還有很多同修拿起記號筆,蠟筆到處寫真象標語。當時大法真象標語真是滿城、滿鄉下、漫山遍野都是。這一舉動嚇壞了邪惡的610不法人員,它們急忙叫公安及街道辦事處安排不法人員塗抹,教唆學生每天放學以後在真象標語中加字。我每天都出去擦這些加的字。

我今天擦了,明天又有人添上了;我明天擦了,後天又添上了,我想就這樣下去也不行啊。一天下午放學以後,我就在那周圍看著,到底誰在添字,過了一會,有三四個十二三歲的學生在添字,當時就叫他們不要這樣做,這樣做對他們自己不好。從那以後,在我住的那個村周圍,再也沒有人往真象標語上添字了。

寫到這裏,我想和同修們切磋一下,我們修煉的人,能以法為師,在過關和劫難中能做到位的話,就會出現師尊所說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