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行出於正念,正念源於學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2日】

一、有幸得法

1996年春,在朋友的介紹下,我有幸得大法。當時我被書中的內容吸引住了,常常讀到深夜也不願放下。我從來沒有讀到過這樣一本觸動人的靈魂深處,讓人的心靈受到震撼的書。我被師父所講的征服了,正如師父所說,讀完這本書,真是人的世界觀都發生了轉變,明白了應該怎樣做人,人活著的真正目地是為甚麼。當時我想,我能讀到這本書,真是太幸運了,如果世上的人誰沒有看到過《轉法輪》,那真是人生的一大憾事,所以我積極向其他人推薦這本書。後來我們這兒成了煉功點。為方便人們看師父的講法和教功錄像,我們幾個人買了一台放像機,使更多的有緣人加入到大法的行列中。

二、「七二一」正法見聞(我見證的歷史畫面)

99年的7月20日,當我們得知各地輔導員被非法抓捕的消息後,便決心到省信訪辦用自己得法後身心受益的切身體會,證實修煉大法對個人、對社會、對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輔導員。

21日一早,我們來到省信訪辦附近。信訪辦周圍都是警車、警察,不讓人們靠近。來證實法的人很多、很多,我們坐在馬路牙子上請願。警察不時來驅趕我們,把學員綁架到車上,然後拉到郊外很遠的地方,扔在那兒。但是,學員徒步走回來,依舊坐在那裏等待政府人員出面。

當天天氣晴朗、祥和。大家靜靜的坐著請願,有很多人看到了天空中旋轉的法輪,法輪不斷的變換著顏色,大家都激動的鼓起掌來。

下午3點鐘,共產邪黨迫害誹謗大法。我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搞錯了:對人民群眾這麼有益的功法,當權的怎麼能做出這麼荒謬的決定呢?!我們繼續堅持靜坐,態度都十分堅決。我們這些學員切磋修煉後身心的巨大變化,更加增強了我們證實大法的堅定信心。

太陽落山了,許多人從早到晚都還沒吃東西。傍晚,有幾人用車推著麵包、礦泉水,一邊走一邊往靜坐的人群中扔,直到人們不需要了才離去,場面十分感人。每當我回憶起這些,我都激動不已。正如師父所說:「唯有在我們法輪大法這塊兒,是個絕對乾淨的淨土。」(《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第二天早上,警察出動,四處追趕大法弟子。我們聽說前面有一個地方學員在煉功,便來到了那裏。很多人在那裏煉功。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女學員在前面高喊口令,場外有幾輛警車在那停著,我們毅然走進了煉功場。我們出來就是為了證實法的,一切都無所畏懼。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幾輛警車,把我們圍了起來,後又把我們拉到郊區的一所警校。我們坐在地上,我身邊的一位男學員背起了師父的《見真性》,我也跟著背了起來。

不一會兒,又有幾車大法弟子被拉到這裏,其中有上了年紀的老大爺,有六、七十歲的老奶奶,還有一位抱著只有幾個月大嬰兒的婦女,她臉上帶著微笑,從容的從車上走下。為了證實法,甚麼困難也擋不住堅定的大法徒!

我們在太陽底下曬了幾個小時,中午過後,我們來到一個大廳裏,警察把五名大法弟子帶到台上進行宣判,省電視台的記者在錄像。當第三名剛宣判完,下面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掌聲震動了整個大廳,坐在台上看報的警察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麻木的看著下面。他們沒有想到,在森嚴的大廳裏,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法輪功學員無所畏懼,敢為台上的同修鼓勁加油,敢用這無言的行動來支持他們,鼓舞他們,台上台下形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這正義的掌聲,粉碎了電視台報導迫害法輪功的企圖。

這時一警察氣急敗壞的高喊「全體警力全部入室」,隨即進來了十幾個警察。接著宣判第四名,剛宣布完,又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幾個警察來到人群中,拳打腳踢,一個女警察惡狠狠的用巴掌打在同修的臉上。當時我想這個惡警胳膊一定會疼的,一定會遭報應的。第五名剛宣判完,下面依舊響起熱烈的掌聲。警察更加瘋狂,沖到人群中,抓走了兩名鼓掌的同修(他們是某校的大學生,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下午,各地公安局分別把本地大法弟子接回。某一地區的輔導員被抓,這一地區的學員說甚麼也不走,結果被警察一個個強拉硬拽推上車。其中一名十六、七歲的小姑娘,穿著一身白衣服,警察怎麼拽也不肯離開,她挨了不少打,在地上滾了一身土,最後被四名警察拖上了車。

另一地區的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同修,梳著短髮,在警察面前不斷的洪法,她每說一句,警察便打她一個嘴巴,嘴巴挨了十幾個,但她還是堅持講,最後惡警兇相畢露,拳打腳踢,把她打倒在地,並用腳踹,殘忍至極,令人目不忍睹。當時有一個心臟不太好的人被嚇的休克了。她醒來後說:「沒有見過這麼凶殘的打人的,怎麼能這麼打人呢?!」

後來我從明慧週刊上看到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名單,其中就有當時出來證實大法的大法弟子,他們的正念正行時刻激勵著我。兩天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我卻經歷了許許多多,每一件事都體現了大法造就的生命不畏生死、敢於為真理而獻出生命的偉大精神。這兩天我就如同在大熔爐裏熔煉一樣,我修煉大法的意志更加堅定了。

三、堅持學法 正念長存

7.20以後,對法理解不深的人用常人的心態看待這場迫害。有的說:「聲勢浩大的『六四』學潮,有那麼多社會各階層名人的支持都被共產黨鎮壓下去了,法輪功也不會再有希望了。」我說:「『六四』那是常人的事,而師父領我們走的是通向神的路,神想做的事,沒有不成功的,常人是阻止不了的。」所以我還是堅持學法、煉功。師父的《精進要旨•為誰而修》中說:「有人在利用宣傳工具一批評氣功,學員中就有一部分人動搖不煉了,好像是利用宣傳工具的人比佛法還高明了,好像是為別人而煉的。還有的人在壓力面前害怕不煉了,這種人能成正果嗎?關鍵時是不是佛都能被出賣了呢?怕心是不是執著哪?修煉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我堅信大法必成,堅修大法不動搖,把《精進要旨》抄寫了一遍。

由於我出去證實大法,上級主管想從我這兒打開缺口,為他們撈取政治資本。去省信訪辦請願後不久,他們來到我家,說:「明天就讓電視台的來把錄像機架上,讓你表態。」我當時就嚴詞拒絕了。他們又說:「那就讓你下崗。」我說:「下崗就下崗,下崗我也煉。」一個多小時過去了,他們也沒說服我。相反,我就講我煉功後自己身心受到的益處。臨走時,他們說明天還來,但他們沒有來,他們也許知道來了也是徒勞。師父在每次講法中都強調讓我們學好法,「法能破一切邪惡」。

四、事事對照,比學比修

學習了師父的「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的題詞,自己在平時做事時,時時用師父的題詞來衡量:這件事這麼做,符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有時做的很好,但有時做的不好。當有的事刺激到心靈的時候,沒有把握住,明知與法不相符,但卻放不下,心想就這一次,下不為例,結果關沒過去。事後通過學法,明白自己做的不對了,非常後悔,決心下次過好關,這樣下次真的過好關了。幾年來,這樣反反復復,修去了不少執著心。

金錢對當今社會的人們來說,是大多數人都想往的。以前我總想多掙錢,蓋好房子,買好家具,過得舒適一些,現在這些想法統統沒有了,只要有吃有住的,不耽誤做三件事就滿足了。我們拿到的《明慧週刊》等一些資料,全是當地同修自費印製的,不但供本地學員,還供外地學員,只要是能接觸到的,只要需要,無所不及。印製資料的同修很辛苦,他們付出了很多,他們在走自己修煉的路,他們在積功德。「因為拿自己的收入證實法,救度眾生,那是威德。」(《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無數大法弟子拿出了成千上萬的資金,為救度眾生,印製真相資料。還有許多大法弟子為了證實大法被勞教,有的獻出了自己的生命。而自己付出了甚麼呢?走好自己修煉的路了嗎?師父讓我們「修得執著無一漏」,等我們圓滿時,有多少金錢能帶到天國裏去呢?!因此我也把自己節省下來的錢拿去做真相資料,雖然不多,也算為大法盡了一點微薄之力。為使更多的眾生得救,我們也建起了家庭資料點,勸說了一些人「三退」,但做的還不夠。今後我要更加精進實修,跟上正法進程,走好最後的修煉之路。

有認識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