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唐紅偉被反覆關押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我的身心在大法修煉中得以淨化。我感謝慈悲、偉大的恩師,給我指明了返本歸真的回家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中共邪黨對法輪功開始瘋狂的造謠和打壓,我們單位的書記李桂香多次找我談話,要求我寫放棄修煉的「保證」,並讓我交出大法書。在這種情況下,我開始給有關部門寫信,反映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大法給我個人、家庭和社會帶來的好處。地方政府領導說是上邊(中央)決定的,他們是執行上邊的命令。於是我就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進京上訪,要求給大法平反,還師父清白。信訪辦的門前停滿了全國各地駐京辦的車輛和警察,一聽說是為法輪功上訪的,不容分說就抓人。我被佳木斯前進分局的一位五十多歲黃姓警察從北京押回,並非法判了我兩年勞教。同時六一零劉衍向我們單位索要罰款五千元錢。前進公安分局向單位要一千八百元路費(實際我回家的路費是自己付的)。單位領導把這錢攤到分廠,分廠又扣發了職工的獎金。

在勞教所,天沒亮就出工幹活,挑紅小豆,裝車、卸車,晚上八、九點,有時十一、二點才讓回監室睡覺。冬天在外面洗臉、洗衣服,一邊洗水就一邊結成冰。吃飯不讓洗手,滿手都是泥,吃的是雞飼料(我們卸糧食時發現的),喝的是沒有油的菜湯,連食堂做飯的煤都是我們背的。在勞教所裏不讓學法煉功,兩犯人監視一個大法弟子,如果誰要煉功就給監視的犯人加期。睡覺時讓犯人將我們大法弟子隔開,彼此不許接觸、不許說話,後來大法學員堅持煉功,惡警對煉功的學員罰站或跑圈,後來煉功打坐時就將腿強行搬下來,用電棍電,我曾被姓徐的男惡警罰坐水泥地六個小時,有一位外地學員被他踢倒在地,用電棍電,最後電棍都打碎了,電池飛了一地。勞教所的惡警還經常搜身,穆振娟將我身上兩本《轉法輪》都搜走了。

有一次我們以絕食、不幹活抵制迫害,被惡警野蠻的插鼻管灌食,不讓插就打,我被灌的鼻子流血。後來,讓那些神志不清的所謂「轉化」了的人給我們洗腦,並辦「轉化班」,天天放攻擊大法的錄音、錄像,念所謂「轉化書」。

由於長期學不著法,在迫害中我被邪惡者逼迫邪悟了,給大法帶來損失,給自己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十四個月後,我提前回家。回去後,單位已將我開除工職,六一零還要求我去「轉化」別人,南崗派出所和居委會還經常到家騷擾,要求寫不煉的「保證」,並非法抄家。我丈夫為我提心吊膽並讓我放棄修煉,我不肯,他就天天喝酒,打我,罵我,弄的家裏不得安寧。

通過學法,我逐漸認識到自己被邪惡迫害和利用。我在網上和向勞教所寫了「嚴正聲明」:過去自己所說、所寫的一切「保證」和一切不利大法的事全部作廢。後來,我又一次進京上訪要求恢復工作。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回到單位上班。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我在家正準備吃晚飯,南崗派出所來了一幫惡警,把我強行抓走,我丈夫生氣打了我兩耳光,我頓時聽不清聲音。他們強行往車上帶我,要送看守所,我不上車,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說我罵人,強行給我戴上手銬,連推帶拽弄上車,送到看守所。

我給他們講真相,派出所的惡警讓看守所的惡警給我「吃小灶」。第二天,我正在發正念,一位姓黃的大夫喊:「誰叫唐紅偉,煉功的?」於是他們打開牢門讓我出來。我剛邁出房門,一個男犯人劈頭蓋臉一頓拳頭向我打來,我不知怎麼回事,嘴被打出血,頭髮也散了,那個姓黃的大夫叨咕著「我叫你嘴硬」。我喊「警察打人了!」無人理睬。姓黃的命令那個男犯人把我拽到小屋,把我用腳鐐吊在過廊中間「飛著」。我善意的對那個打我的犯人說:「我們煉法輪功做好人,你為甚麼打我?」那個犯人說:「我是壞人。」後來,他被我的善和正義打動,要求把我放下來。十八天後,我被放回了家,看守所向家人要了450元的伙食費。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正在單位上班,南崗派出所惡警到單位和書記李桂香又讓我寫「保證」。我不寫,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並到我家抄走一本《轉法輪》和一些明慧資料,這次又判我兩年勞教。十一月二日送勞教所。第二天李秀錦一夥讓我寫「三書」,我不寫,他們就給我上大背銬,把我銬在水泥地的鐵床上,我疼痛難忍,鐵銬勒進肉裏,鮮血直流。在無法忍受的情況下,我又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違心的寫了「三書」。我總覺得對不起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四月,我開始絕食、絕水,身體出現極度衰弱,瘦得皮包骨,腎功能衰竭,被送進中心醫院。在住院期間,惡警二十四小時監視。

惡警王秀榮跟大隊說了我絕食的事,勞教所的頭頭大發雷霆,聽說大隊長把我告到了哈爾濱,並揚言誰走也不能讓唐紅偉走。我弟弟想幫我辦保外就醫,勞教所層層阻攔,在我生活不能自理的情況下,惡警何強帶一夥女惡警強行把我從醫院抬回去繼續迫害。

我弟弟為了給我辦保外就醫,多次找勞教所領導吃飯、送禮,加上住院費共花了一萬多元。終於在二零零四年過年前幾天,我保外就醫回家了。我身體恢復正常後去單位上班,領導陳鐵民讓我找李書記,李書記說我被開除了(沒有任何手續)。我跟她講真相,她不但不聽還要報警。我為了生活只得到外面打工。

我這個按照真、善、忍修煉的好人,受到了共產邪黨多次方方面面的迫害,我沒有錯,大法沒有錯,我的師父更沒有錯。自古以來,迫害善的永遠都是邪惡的。我相信共產邪黨滅亡的日子不會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