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無神論(上)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一 前 言

這個問題涉及的面比較多,要逐步深入才能完全講明白。所以,您看的時候除了要有耐心之外,還要多思考才能深入理解。

有人說:「我不信神。無神論和有神論如何爭論與我無關,只要我生活的好就知足了。」我勸您耐心的看明白了這篇文章後,就會知道與您有甚麼關係了,因為您不能不關心自己的生命和健康吧。

二 混 亂

在中國,寺廟很多,神佛塑像也很多。我問過一個教歷史的教授有沒有神?答:沒有。又問:釋迦牟尼是不是佛?答:那是編造的。我說:他是古印度(2500年前)一個國王的兒子,出家修煉成佛。他的弟子稱他為佛祖。教授說:那是傳說,我不相信。我問過一個工人有沒有神?答:沒有。他解釋說:50年代我問過一個和尚,有沒有神,和尚說:沒有神。連和尚都說沒有神,所以我認為沒有神。

現在到廟裏拜佛、求神保祐的人很多。有人諷刺的說:「開藥鋪的求神佛保祐發財,有病的人求神佛消災。神保祐誰啊!?我才不相信有甚麼神佛的,那都是騙人的,是迷信。」

中共聲稱是無神論者。開辦佛學院,培養和尚,畢業後到寺院去上班,開工資,下班回家,跟普通人一樣生活。大家想一想無神論者能培養出信神的和尚嗎?只不過把佛經當成一種哲學或者文化現象在批判著「研究」罷了,在中國允許信仰甚麼?發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的共產黨員也不相信共產主義了。鄧小平把毛澤東路線逆轉180度,鄧小平不管甚麼主義,能抓住「老鼠」,就是「好貓」。說白了只要能抓著錢就行,從此共產黨一再強調消滅的階級剝削,又披上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華麗外衣又回到了中國。江澤民表面上搞三講、三個代表,老百姓說代表誰啊?代表他自己!中國的國家憲法規定,指導思想是: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把相互矛盾的不能協調的思想作為憲法的指導思想,這在其他國家的憲法中,是不曾有的怪現象。中國人的思想被搞亂了,沒有主義(主意)了。社會意識的混亂是其它一切領域混亂的根本原因。法律再健全,沒有心法的約束是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有法不依、執法犯法的現象隨處可見。

有人講社會意識混亂是鄧小平搞亂的,也有人講社會主義陣營瓦解之後,不相信共產主義了,社會意識才開始混亂的。其實,在「共產黨宣言」出世時就開始混亂了。有人講共產主義是對的,只是因為群眾覺悟低才失敗了。將來,群眾覺悟高了,共產主義社會是人類的理想社會,各盡所能,按需分配,消滅了階級,消滅了剝削,就消滅了社會萬惡的根源。很多有志之士,為此奮鬥犧牲。有志之士,不一定是有識之士。在激烈的鬥爭年代,很多有志之士,沒有時間去思考「共產黨宣言」說的共產主義社會是一種幻想。世界歷史發展到今天,有識之士已經認識到共產主義學說是歪理邪說。不論哪一種社會制度,生產資料不能沒有人管理,生產的成果不能沒有人主持分配。「各盡所能」,不能誰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幹好幹壞怎麼評價?「按需分配」誰需要誰不需要?誰說了算數?不管甚麼人幹甚麼事,不能不講效率,不能不講效益吧?不能說沒有私心就能把事做好吧?只要細心的去思考就會發現:「各盡所能」、「按需分配」,是空想,是行不通的。更不要說從私心很重的社會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更是不可能的。不論哪一種社會制度,人都有慾望,人都有好壞之分,不能沒有約束。若沒有有效的約束,私心就會無限的膨脹。

社會意識的混亂,從馬克思主義問世時就開始了。馬克思主義認為階級鬥爭推動社會發展,剝奪有產者的生產資料是為了消滅階級,實現世界大同。這個歪理邪說被美化了,迷惑了很多有志之士。在共產黨奪取了政權之後,其本質越來越顯露出來。剝奪了有產者的生產資料,就消滅了階級嗎?就鏟除了產生私心的基礎了嗎?實質上並沒有消滅生產資料的佔有者,而是更換了另外一個佔有者,把自己標榜成全民利益的代表者,人為的控制工資的發放標準。生產資料的掌管權,不是誰有本事就誰說了算。事實證明,集團自私比個人私有對社會危害更大。如果沒有集團自私的經濟基礎,那麼,當鄧小平對毛澤東路線「撥亂反正」之後,為甚麼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的,滿口講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掌權的官員能夠一下子變成了貪官?就是因為集團佔有生產資料和集團私慾大膨脹,才出現了那麼多的貪官。「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已成為公開的口頭禪。

縱觀共產黨的發展史,一開始就反對有神論,認為有神論束縛了無產階級造反,不管社會形式怎麼變化,共產黨的專政不能變,無神論的觀點不能變,如果變了,那就不應該再叫共產黨了。

胡錦濤看到了民眾對共產黨的不滿,危及了共產黨的執政,在江澤民下台時,明確提出了「要加強共產黨的執政能力」。對江澤民的「貢獻」大加讚揚,而對江澤民大張旗鼓的鎮壓迫害法輪功卻隻字不提,暗地裏繼續鎮壓迫害。對堅定修煉法輪功的人關押在秘密集中營裏,活體解剖,摘取器官,高價出售,焚屍滅跡。對這些惡人不立即立案嚴懲,為甚麼?不就是因為嚴懲要削弱共產黨的執政麼?這與提倡「和諧社會」是多麼的不和諧啊!

胡錦濤也知道只有法律不能治國,還要「以德治國」,提出了「八榮八恥」榮辱觀。任何社會的道德觀與民眾的信仰有關。不同的信仰有不同的道德觀,所以在「八榮八恥」之前冠以「社會主義」。甚麼是社會主義?現在中國人誰能說明白?

有神論和無神論的爭議,本來是學者對宇宙認識的爭論。執政者為了私慾,需要甚麼就支持甚麼,把爭議搞的太混亂。人類認識宇宙的根本目的就是順應宇宙規律行事,宗教說的「順應天理」。認識宇宙有不同的方法。誰認識到頂了?沒有誰敢說認識已經到頂了。所以各國憲法都規定「信仰自由」。但是實際上還是有專橫的霸道者。當今世界上最蠻橫的霸道者就是共產黨江澤民集團。霸道者在講「理」時最顯著的特點是搞「一言堂」。為了搞成「一言堂」,其手段之一:造謠,扣帽子,強加罪名,剝奪發言權,控制一切媒體和輿論工具。

信神的人當中,有些人只是信神卻講不清楚道理,這些人還算不上「有神論者」。信神的人大多數屬於「順民」,統治者不反對順民。無神論的統治者,對信神的「順民」不敢反對,因為信神的人太多。無神論者希望民眾都相信共產主義,希望信神的民眾越無知越好。當客觀事實能夠說明「神」是真實的存在,不是虛構的時候,無神論者就真的害怕了。

神是有特異功能的。煉氣功能煉出來特異功能。中國氣功科學研究協會對有名望的氣功師做過功能測定。事實使否定特異功能的人的氣勢消減下去了,但是不服輸。氣功從文革中期開始普及,到80年代盛行。那時,氣功師傳功,只是簡單的講一下功理,都沒有講透。那時關於氣功的爭論很激烈。於是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了一個文件,關於氣功「不宣傳、不爭論、不批判」(簡稱為「三不政策」)。

事實和真理是不怕爭辯的,只有激烈的爭辯才能擴大影響範圍。如果沒有特異功能,那麼「三不政策」就是不批判假的;如果有特異功能,不宣傳氣功就是不擴大氣功的影響。事實上「三不政策」並未阻止住氣功的普及。法輪功從1992年問世以來,功理講的越來越深,越來越明。氣功就是修煉,指導修煉的《轉法輪》一書,94年底出版,修煉法輪功人數迅猛增加。「無神論者」中共急眼了,拋棄了自己制定的「三不政策」,秘密下達文件不許公開出版法輪功書籍,並於1996年6月17日在光明日報上發表文章,大標題是:「反對偽科學要警鐘長鳴」小標題是:《轉法輪》宣傳封建迷信。有小部份人,根據以往的共產黨搞政治運動之前在報紙上都有信號發出來的經驗,認為要開始鎮壓法輪功了,害怕了,不敢練了。實際上煉法輪功的人數沒有減少,仍然迅猛增加。光明日報的文章未能起到預想的作用。

江澤民集團經過三年的策劃準備,於1999年7月20日突然大張旗鼓的鎮壓法輪功。2001年1月在天安門搞的「自焚偽案」漏洞百出,在國內外被曝光。到現在抓捕法輪功學員不敢在媒體上報導。這中間經歷了那些事件,這裏不多說。這裏專說與神有關的問題。

三 無神論者是怎樣否定特異功能的

神是有特異功能的,若否定神的存在,就必須否定有特異功能。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具備了搞一言堂的條件,推翻了自己制定的「三不政策」。在中央電視台開展了否定有特異功能的節目。CCTV焦點訪談欄目,邀請一位科普工作者,美國人,蘭迪•詹姆斯做嘉賓。早年從事過魔術表演,深知魔術師的騙術。當年,中國氣功盛行時期,到處傳說氣功師有特異功能。蘭迪不相信有特異功能,他向全世界公開發函,在他的監視下進行表演,我蘭迪若揭露不出來表演者的騙術,拿出賞金美元(相當於當時的人民幣一千萬元)給表演者,六年過去了,沒有人來表演,因此,他認為沒有特異功能。在CCTV焦點訪談節目現場,蘭迪做了幾個小魔術,並未解釋他監視氣功師表演的內容。在焦點訪談做嘉賓之後,接著又被邀請到CCTV實話實說欄目做嘉賓。不過這一次多了一個嘉賓(中國人)司馬南,被譽為反對偽科學的急先鋒。司馬南說他也獻賞金一千萬元人民幣(我不知道司馬南是做甚麼買賣的,有這麼多錢,要不就是有強大的勢力在背後支持他,才敢說這樣大話)。他特意解釋說,特異功能是騙人的,是偽科學,真正的科學,其試驗結果是可靠的,多次試驗結果不同是不可信的,是不能承認的。

在播出這次節目之前媒體報導,崔永元再主持一次實話實說節目將換主持人。這最後一次節目內容是甚麼,主持人換誰,都沒有透露。在節目播出後,觀眾才知道內容是否定特異功能的。那時美國魔術師大衛被邀請到上海表演。CCTV領導打算,在大衛演出後,邀請他到實話實說欄目做嘉賓。要崔永元再主持一次節目再換人。消息傳出後,晚報記者採訪崔永元,他說節目(指否定特異功能的節目)播出後,觀眾來電話罵他,不能再主持實話實說節目。邀請大衛做嘉賓的計劃取消了。但是那時CCTV播放魔術節目突然增加了很多。

為甚麼「焦點訪談」邀請蘭迪做嘉賓,緊接著「實話實說」也邀請蘭迪播放相同內容的節目?因為在中國大陸媒體謊言太多,電視觀眾不願意看那些政治宣傳的節目。所以欄目的名稱採用「實話實說」,「焦點訪談」欄目也要加上「用事實說話」,用甚麼事實說話?不是甚麼事實都能播放的,因此「焦點訪談」在觀眾的心目中不輕易相信。崔永元主持「實話實說」,雖然話題內容也是不能隨便選定,但是也是觀眾有興趣的話題。「實話實說」與「焦點訪談」不同之處是崔永元把不同觀點的人都邀請來節目現場各抒己見,因此觀眾願意看。

崔永元最後一次主持節目,只邀請了蘭迪和司馬南,兩個人一唱一和。中國氣功科學研究協會,對許多有名望的氣功師,測定過他們的特異功能。難道氣功協會十多年的測定都是假的嗎?如果都是假的,那麼江澤民下令給氣功協會叫他們站出來說話,他們敢不出來作證?!如果測定的是真的,那麼崔永元為甚麼一反常態不邀請對立觀點的人做嘉賓?

對人體功能的測定,要求像對設備儀器的功能的測定一樣,進行多次測定,結果相同才能認可。大家知道,體育項目打破世界紀錄,從未要求測定一次的結果不認可,而非要再來一次相同結果。把測定設備的要求用於對人的要求實在太荒唐。可是把魔術師的魔術與氣功師的功能擺放在一塊來思考,不是同樣荒唐麼?

人的功能有兩種:人的肌體功能和利用設備(或工具)的功能。魔術師利用道具和快速動作等對觀眾造成錯覺或轉移注意力後做手腳。魔術師都承認是假的,為了賺錢不公布「魔底」。而氣功師的功能是肌體的功能。人的眼睛能看見的肌體功能,如武功,也叫外功(動作及手法等)。特異功能主要是內功(通過內心世界的修煉得到的超過一般人的能力),肉眼看不見的功能。魔術師的魔術和氣功師的功能不能相提並論,它們根本不是一回事。

人的功能都是在某種精神狀態下煉出來和發揮出來的。高功能更需要高的精神狀態。體育項目的教練都非常重視訓練運動員的競技精神狀態。乒乓球比賽要求興奮,射擊比賽要求平靜。特異功能的修煉要求安靜到清淨的精神狀態。所有的正路氣功師都強調重德,重心性修煉,不能追求功能,越追求越不出功能,要去掉人的執著心,因為私心雜念少才可能靜下來,而常人的功能恰恰相反,通常要追求,要執著,要努力,才能達到目的。魔術師的心態與氣功師的心態根本不同。以魔術師賺錢的思想錯誤的認為氣功師都是為了賺錢才煉功的。假氣功師想騙人錢,他沒有真功夫。蘭迪和司馬南以賞金來驗證有沒有特異功能,實在是荒謬。可是對於那些認為「有錢能使鬼推磨」的人來說,蘭迪的賞金確實起作用了。

假如蘭迪向全世界發函所有的氣功師都知道了,那麼是否所有的氣功師都是像魔術師一樣要賺錢呢?!退一步講,發函後怎樣證明所有的氣功師都知道了?如果這樣的邏輯問題都未解決,那麼就不能肯定「根本沒有特異功能」這句話是對的。如果蘭迪和司馬南謙虛一點:「我沒有見過真有特異功能的人」,那麼也不能得出「根本沒有特異功能」的結論。假如你司馬南揭露了許多氣功騙子,也不能肯定「根本沒有特異功能」。

氣功修煉出來的特異功能,有六種已被世界公認。你司馬南採用的方法是科學的嗎?把世界公認的結論一下子否定了,可見其狂妄至極。為甚麼只邀請這樣的人到「實話實說」欄目現場「表演」?因為在中國有很多很多能夠被愚弄的觀眾。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原因,就是當權者政治宣傳的需要。

一個真正探索未知的科學工作者,哪有只用發函和出錢就做出肯定的結論的?如果一個和尚經過修煉,死後不用任何方法處理放入大缸裏五百年不腐爛,肌肉仍然保持有彈性。和尚死前把肉體的性能改變了,腐爛不了,這算不算特異功能?如果你司馬南不承認這是特異功能,那麼你認為的特異功能是甚麼?應不應該向觀眾交待清楚?如果承認是特異功能,那麼你把蘭迪的那一千萬和你的賞金一共二千萬元人民幣獻給中國九華山寺院第一任和尚,你看看現在的九華山的和尚接不接受。九華山的和尚煉成肉體在死後不腐爛的和尚共有九個。蘭迪和司馬南你有甚麼本事揭露這是假的?你們是否還要求死的和尚到你們那兒親自領取賞金?

在CCTV節目中,突然增加了魔術表演,幾個電視台反覆的表演,為甚麼?那是為了配合否定特異功能的。思維正確的人都明白宇宙真假相對存在的道理。沒有真的,假的怎能冒充真的?!大量播放魔術節目,就是要觀眾相信魔術都是假的,沒有真的。要觀眾相信宇宙中存在著只有假的,沒有真的,相信這樣一個道理。達到否定特異功能的目的。

大搞一言堂的人,不能教會別人怎樣進行正確的思維,如果教會了怎樣進行正確的思維,那麼搞一言堂就沒有人相信了。關於真和假的問題,有下列四種組合,1、全是真的;2、全是假的;3、先有真的、後有假的;4、先有假的,後有真的。

正確的思維必須首先弄清楚甚麼是真的,甚麼是假的。所謂真假都是相對的,相對於甚麼來說的,相對於甚麼標準來評判的。我們先看一個例子。中國大陸假貨太多,一不小心就上當受騙。因此有人就說:「甚麼東西是真的?都是假的,只有假牙是真的。」用高標準來要求,所有的商品都不合格,都是假的;用低標準來要求,都合格了,都是真的。假牙怎麼能說成是真的呢?假牙是相對於真牙來說的。假牙相對於假牙的標準來說,有真有假,這裏的「假牙」若說成「鑲的牙」,我們就可以說鑲的牙有真的有假的。

其次,必須弄清楚標準是甚麼,如果標準是虛構的,那麼符合了標準,就是假的;如果標準是不準確的,那麼衡量的結果也是不準確的。

在有了上述思維方法之後,再來分析魔術是真的是假的,就很清晰了。魔術師的表演是要觀眾產生錯覺。以視覺的結果作為判斷真假的標準,是不確切的。有的人視覺不靈,看到的結果和真實的不一樣,有的人知道魔術師的騙術,一下子就看出了破綻。兩個人視覺不同,看的結果不同,怎麼判定魔術是真是假?根據不準確的判斷推論出魔術都是假的也是不準確的。對魔術師而言,他的表演都是實實在在的,是真實的,你觀眾產生不產生錯覺,作出甚麼判斷,是你觀眾的問題。而且魔術師也告訴觀眾是錯覺,我魔術師沒有欺騙觀眾,但是不告訴魔底,若都告訴觀眾了,就賺不到錢了。

魔術師不知道自己的表演被別人利用想要達到甚麼目的。魔術師想不到他的表演會對觀眾產生一個歪理「宇宙中存在著只有假的沒有真的」。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它,表面上是為了觀眾娛樂,實則是愚弄觀眾,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根本沒有特異功能。

四 關於人體功能與精神狀態的關係

在低層次上講,有些生活常識的人都知道精神愉快有利於身體健康,生氣上火能導致人體功能失常──「生病」。遇事想不開思想矛盾、混亂,人體功能混亂也能導致生病。功能怎樣變化的,詳細機理如何,心理醫生也說不清楚。但是這種現象見的多了,不問為甚麼人體功能改變了,大家都相信精神狀態能夠改變人體功能。但是往深層次上講,甚麼樣的精神狀態產生甚麼樣的特異功能,有些人不理解就不相信了。這有兩個原因:其一,不同的事物有不同的規律,以這種事物的規律不能硬往別的事物上套;其二,「少見多怪」。為甚麼江澤民下達口令:不允許練任何氣功?因為氣功有內功和外功,煉內功才能出特異功能,煉內功要講功理,往深層裏講都涉及到神的問題,而共產黨是無神論的,所以不允許練氣功,也不允許媒體報導特異功能。

關於人體功能與精神狀態的關係有很多人認為自己都知道了。例如:大人教育孩子,上課時精神要集中,思想不要開小差。這僅僅是粗淺的認識。並沒有把培養「精神狀態」重視起來。後來提出素質教育。增加了素質教育課程內容。這不是真正意義的培養「精神狀態」。只是把它當作像文化課一樣的知識。學生厭學精神狀態很不正常。教育培養小學生的精神狀態,比教文化課困難多、難度大。但是在中國,「中學生」教小學生,「高中生」教中學生,「大學生」教高中生,教授教「大學生」。沒有教授教「小學生」。從課本編寫內容來看,也沒有看出重視培養精神狀態。從給學生多留家庭作業來提高學生的學習成績來看,也反映了教師對培養精神狀態認識不足。我認為很早以前就有人看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他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因為教育是一個系統工程,而且還有共產黨的干預,不是想怎樣就能怎樣的。

關於人體功能與精神狀態的關係,再舉一個例子。周易預測學在中國流傳幾千年了,中國有易學研究會,國際也有易學研究會。學習的人很多,學有成就者甚少,有的人學習研究了一輩子也沒有達到預測準確。而有的人學習七八年就預測相當準確了。研究者甚多,只在八卦推理上研究,不研究精神狀態對預測功能起了甚麼作用,永遠不會研究明白的。易學推測是超常的功能,需要超常的精神狀態才能深入掌握它。

《轉法輪》這本書是講修煉法理的書,讀這本書的精神狀態要有特殊的要求。一個不想修煉的人,只想看看書裏講了些甚麼,看完之後不想再看了。有的人看到很多人都在看《轉法輪》,他好奇也去看,看著看著,越看越反感連一遍也沒看完就不看了,這些人看《轉法輪》的精神狀態不對,理解不了書的真正含義。沒有真正看懂,可是有的人還能「評論」。

《轉法輪》書中講了許多科學道理,但是不是為了講科學知識的。這本書的特點是在講修煉法理的過程中使學的人形成一種超常的精神狀態。精神狀態正了,就會加深對法理的理解。理解法理加深了,就會進一步提煉精神狀態。在反覆有序的,排除一切干擾,才能修出純淨的同化「真、善、忍」的精神境界,才能修煉出來特異功能。

一般的科學書籍看一兩遍看明白了,不需要再看了,而《轉法輪》需要經常看。所以叫「經書」(經常看的書)。念經就是為了使人體能量發生有序的演變。能量積累多了,人體功能就會被這種能量加強起來起作用。在測定氣功師功能時,發出來的各種射線強度很大。

修煉人的精神狀態符合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又有了特異功能:常人看不見的,他看見了;常人不知道的,他知道了;常人做不到的,他做到了。這樣的修煉人,人們就稱他是活神仙。無神論者要否定有神,就必須搞「一言堂」。要搞「一言堂」,就必須剝奪不同意見者的發言權。怎樣剝奪呢?首先把對方扣上邪教的帽子,誰若說有特異功能,誰就是和邪教一夥的。從制定「三不政策」到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過程,就是中共反對有神論的過程。

有神論者認為活神仙只是肉眼看見的神,還有許多肉眼看不見的生命體,例如:元嬰、主元神、副元神等等。天目開到很高層次上,會看到許多層次的神。用現代的科學實證方法不可能看到神的形像。如果能看到神的形像,那麼神也就不神奇了。如果神不是虛構的,那麼必然會在某些方面有所顯示。如果認為神是虛構的,那麼有些現象永遠是個迷。為了理解某些現象,必須破除無神論的思維模式,樹立新的認識宇宙的方法。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