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共利用「無神論」迫害信仰自由(一)


【明慧網2005年3月29日】

「天使的審判」 作者:汪衛星

前言

一、「無神論」得到科學證實了嗎?
二、「科學」和「有神論」的互補性
三、「無神論」能否定「有神論」嗎?
  1.中共特色的「科普」打倒的是甚麼?
  2. 宇宙有沒有邊?
  3. 能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的事情嗎?
  4. 符合了人間的理,就沒有了神的意志嗎?
  5. 「不能證明存在」就是「肯定不存在」嗎?
四、「無神論」是「有神論」中的一個邊界特例
五、中共把「無神論」變成了政治工具
  1.「無神論」原本是一門學問
  2. 中共為甚麼要搞「無神論」
  3. 中共如何在搞「無神論」
六、「無神論」帶給了中國人民甚麼?
  1. 帶給中國科技的進步了嗎?
  2. 帶給中國道德的昇華嗎?
  3. 帶給人民生活的安康嗎?

結語


前言

多年前有一個俄國的無神論學者,一天,他在一個大會場向許多人講上帝絕對不可能存在。當聽眾感覺他言之有理時,他便高聲向上帝挑戰說:「上帝,假如你果真有靈,請你下來,在這廣大的群眾面前把我殺死,我們便相信你是存在的了!」他故意靜靜地等候了幾分鐘,當然上帝沒有下來殺死他。他便左顧右盼的向聽眾說:「你們都看見了,上帝根本不存在!」怎知有一位婦人,頭上裹著一條盤巾,站起來對他說:「先生,你的理論很高明,你是個飽學之士,我只是一個農村婦人,不能向你反駁。我只想請你回答我心中的一個問題:我信奉耶穌多年以來,心中有了主的救恩,十分快樂。我更愛讀聖經,愈讀愈有味。我心中滿有耶穌給我的安慰。因為信奉耶穌,人生有了最大的快樂。請問:假如我死時發現上帝根本不存在,耶穌不是上帝的兒子,聖經全不可靠,我這一輩子信奉耶穌,損失了甚麼?」無神論學者想了好一會兒,全場寂靜無聲,聽眾也很同意農村婦人的推理,連學者也驚嘆好單純的邏輯,他低聲回答說:「女士,我想你一點也沒有損失。」她又問學者說:「謝謝你這樣好的回答。我心中還有一個問題:當你死的時候,假如你發現果真有上帝,聖經是千真萬確,耶穌果然是神的兒子,也有天堂和地獄的存在,我想請問,你損失了甚麼?」學者想了許久,竟無言以對。

千百年來,這位俄國學者和老婦人的故事,有神和無神的爭論,在人類歷史上就一直反覆上演著。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信神和不信神完全是個人的自由選擇,爭論也只是侷限在世界觀上的不同。然而,在今天的中國,「無神論」很不幸的被中共的獨裁政權利用了,把本屬於世界觀的分歧,演變成了慘無人道的信仰滅絕。中共打著「科學」的幌子,傾舉國之力對信神者的迫害,其狀之慘,其禍之烈,歷史上竟無人能出其右。

「無神論」真的比「有神論」更科學嗎?

本文將從一個更廣闊的視野來審視這場爭論,破除中共絕對化的「無神論」教育帶給人的思想桎梏,反思中共和江澤民集團利用「無神論」對法輪功施行曠日持久、鋪天蓋地的誹謗和醜化,為不信神的人們爭取一個寬容的心懷,去維護大家信仰的真正自由。

一、「無神論」得到科學證實了嗎?

「科學每前進一步,上帝就後退一步」是無神論的口頭禪。可是,科學的每一次突破反而給人類打開了一個更大的未知空間,其結果使人類愈加發現自己的渺小。1928年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馬克斯-玻恩基於狄拉克發現的能夠制約電子的方程而信心百倍,說:「據我們所知,物理學將在6個月之內結束。」然而,中子的發現又給物理學開啟了一扇新的大門。6個月過去了,物理學沒有結束,今天60年過去了,物理學也沒有結束。

事實上,科學的發展,並非同「有神論」背道而馳。

東漢著名的「無神論」者王充不相信「天人感應」,認為人在地上,神在天上,距離這麼遠,人的話神如何能聽到?從而否定「天人感應」。可是現在我們知道,只要有一個小小的天線發射裝置,就可以同天上的衛星通訊。用在汽車上的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不就是基於這樣的原理嗎?人是一部比天線裝置還要複雜先進得多的「儀器」,GPS都可以同衛星交流,人這部「機器」就不能同天上的神交流嗎?如果王充活在今天,科學的發展不但沒有幫助他樹立「無神論觀」,也許正好相反呢。有人說「有神論」源於科學不發達時的落後無知,「無神論」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其實,人類一直在致力於用科學去探索外星生命,很多人也津津樂道於神秘的飛碟現象。天文學和宇宙學觀測的最新結果表明,宇宙中由粒子物理標準模型描述的普通物質只佔約4%,而96%由未知的暗物質和暗能量構成。那麼,那些暗物質中有沒有生命呢?科學家們的探索本身並不排斥能找到比人更高級的生命。如果找到了高級到能創造人的生命,不就是找到神了嗎?

所以,「科學」並不是「無神論」的專利。一向不按科學規律辦事的中共,很愛用「科學」的名義,其實那是濫用「科學」,用來作為打人的棍子。中共和江澤民集團在迫害法輪功中大肆鼓吹「崇尚科學」,把「無神論」稱為「科學無神論」,好像「無神論」是被「科學」證明了的客觀定律。其實,一門真正的科學是不用加上「科學」二字來壯膽的,人們聽說過「科學物理」「科學化學」嗎?沒有。恰恰是共產黨那套非科學的東西喜歡盜用「科學」來美化自己,從而愚弄百姓。比如甚麼「科學社會主義」、「科學共產主義」,誰還信共產主義?共產主義算甚麼科學?就連蓬勃發展的資本主義也沒說自己是「科學資本主義」。

如果說「有神論」是一種世界觀的假說的話,「無神論」也頂多只是另一種「假說」,根本不是甚麼科學的定論。就連被「無神論」者奉為經典的「進化論」,也不過是達爾文在當時的觀察之下提出的一種假說。「進化論」是作為一種「信仰」普及開來的,而不是嚴密的論證。問問現代進化論的專家們,他們在幹甚麼呢?他們還在孜孜以求的尋找進化的證據,並為找到的許多反面例子而煞費苦心的尋求解釋呢。

二、「科學」和「有神論」的互補性

一個科學家的成就和信神不信神之間並沒有必然的聯繫。許多名垂史冊的大科學家,包括開普勒(Kepler)、波義耳(Boyle)、牛頓(Newton)、法拉第(Faraday)、莫爾斯(Morse)、焦耳(Joule)、麥克斯韋(Maxwell)、孟德爾(Mendel)、弗來明(Fleming)等等都是有宗教信仰的「有神論」者。反過來說,大有建樹的科學家中不信神的也比比皆是。

西方的科學,實際上已經徹底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而且滲透到生活的各個細微的方面。人們對於科學的依賴,使得很多人,崇拜科學,而不是神,這一點是有目共睹的。

有一則趣聞,說是對美國的大科學家進行信仰調查,從二十世紀初到二十世紀末,發現科學家們信神的比例越來越小,「無神論」者莫不以此為榮。可是,有人提出一個具有諷刺意味的現象,就是雖然搞科學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就算不信神的人越來越多),人類在科學上的突破卻變得越來越緩慢,甚至越來越看不到希望,所以,很多有天賦的物理學人才紛紛轉行幹電腦編程或者金融投資去了。

我們這裏不是說因為人們越來越不信神從而科學發展越來越慢,但是,今天的科學確實到了需要一個大突破的時候了。科學家們開始把眼光投向了過去不願或不敢涉足的領域。

近幾年來,西方一些科學家與神學家之間開始了合作,他們既吸收宗教群體的新鮮經驗,又認真對待現代科學的發現。

科學要答覆的問題是「怎樣?」:細胞在身體裏怎樣工作?超音速的飛機怎樣設計?宗教要答覆的問題是「為甚麼?」:人是為甚麼創造的?我為甚麼應當說真話?為甚麼會存在一個宇宙?為甚麼它會具有現在這種秩序?

科學分析事物,人、動物的行為是怎樣的,它不問這行為是好是壞。但宗教卻是要問這種問題。所以有人說,科學只研究「甚麼」(What)這個問題,而宗教才研究「為甚麼」(Why)的問題。科學家雖然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為甚麼」,但是如果把「為甚麼」刨根問底的追究下去,科學是不能解釋第一個「為甚麼」的,就是人們常說的「第一個原因」(First Cause)。

「無神論」者解釋人類起源時,以「進化論」主張人是猴子演化來的。姑且不說猴子能不能進化到人,我們弄懂了猴子本身是甚麼生命演化的嗎?那個生命又是甚麼演化的?這樣追根溯底的問下去,是無神論者能徹底說得清的嗎?

現在一些在自然科學領域成就卓著但同時又是具有宗教背景的人,有一個共同的願望,企圖在科學與神學之間尋找一個共同的東西,在某些關鍵性的問題上,還試圖用神學來回答科學所不能得出的結論。他們提出這麼一個問題:事物都是從低級向高級進化,那麼這個方向是哪裏來的?這是進化論本身不能解釋的。方向是在事物進化之前就被確定了的,所以才稱之為進化,那麼是不是還是表明了是上帝在決定事物進化的方向?

中共有句話,叫「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其實,這個「不以人的意志」是誰的意志呢?是用「大自然」三個字就能夠一筆帶過的嗎?

宗教本身沒有義務去幫助「科學」發展,客觀上能不能為科學打開思路,那是科學家們作為個人的研究行為。但是,作為「無神論」者,如果能以更「科學」的胸襟,給「神的意志」一個可能存在的機會,尊重別人選擇信仰的自由,也許這個社會將更加和諧美滿。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