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神論」是未經科學證實的假說


【明慧網2000年6月21日】 常人社會的法是宇宙大法最低層次的體現形式。正因為它是宇宙法的組成部份,所以,也不能因為它的層次低就沒有一定之規,就可以胡編亂造,黑白顛倒。硬要這樣幹就要做錯事,甚至幹出非常壞的事情來。有的人以為,依靠強權便可以說了算。其實根本不可能。事物運動,其中包括政治運動,都有其自身規律的,是不以人的意志轉移的。當鎮壓法輪功中的「潑髒水」手段愈來愈被廣大群眾識破時,事物的運動必然向縱深發展。

在肆意打擊法輪功時,當權者手中有一張「王牌」:「尊重科學、反對迷信」。然而,真理是客觀的。當權者是否真的尊重了科學,是否真的不「迷信」,是否真能尊重事實而不輕信,這才是說明問題的開始。

翻開歷史便可一目了然,各民族自古以來都是「有神論」者,信仰宗教,相信超自然力量,在中國歷史上也歷來都是信佛信道,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當然,「無神論」也自古有之:有古代的無神論、「百科全書派」的無神論、費爾巴哈的無神論和現代無神論。無神論否定一切宗教信仰和鬼神及超自然、超社會力量的存在,認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認為有神論是自然壓迫和社會壓迫的產物。

現代無神論的產生和現代科學的發展交織在一起。它把是否符合「現代科學」視為「迷信與科學」的分水嶺,凡是現代科學不能認識的、認識不到的一切都歸為迷信和愚昧。

現代科學是屬於實證科學。實證科學的一個重要特點是:真理的確立必須經過典型環境下重複試驗的證實,如通過懸掛著的小球碰撞可以證實勢能和動能互換定律。很多科學知識就是這樣取得的。但是稍微留神一下就會發現,現代科學所涉及到的知識並不總能通過典型環境下重複試驗得以驗證。比如說,現代地質學中被公認正確的「大陸漂移論」便無法通過典型環境下重複試驗給予證實。不信你重新「漂」一次讓大家見識見識?天文學中的種種認識更是在「典型環境重複試驗」范籌之外。這類認識假說的真理性往往是通過尋覓被認識過程中必然出現的典型事例而被確立。比如說,如果認為一個物種是由另一物種進化而來的,在現代科學中,如能找到其間的過渡形態的物種存在,那麼這個假說的真理性便被證實了。從科學方法論而言,後一種方法是不嚴格的,僅僅是為了發展這種現代科學不得已而為之的便通方法而已,因為典型事例的找尋不可能概括事物發展的全過程。大量事實,甚至與假說相悖的事實,在假說的論證過程中被忽略掉了。不難解釋,為甚麼被公認正確的理論能被另一學說替代。也不難理解,為甚麼像「達爾文進化論」這種找不到關鍵證據的假說能被推崇為「科學真理」。

真正的科學家是唯物的和理智的,他們知道,儘管現代科學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但離真正掌握宇宙真理相去甚遠。我們人類所生存的銀河系是宏大無邊的宇宙中無數星雲之一,相當於宇宙中的一粒塵埃。然而這粒「塵埃」的直徑達90000光年(1光年=9.46×1012公里),其中包含著約1011個像太陽一樣的恆星。而在這顆「塵埃」中離我們的太陽最近的一顆恆星為大犬星(又稱天狼星)的一顆伴星,其距離為4.4光年。1977年美國發射的「旅行者」號人造衛星要經過35萬8千年才能飛到天狼星座。能說向我們的近鄰發一顆衛星就能把宇宙真理一覽無遺了嗎?所以現代科學只是人類認識自然奧秘的初級階段。真正的科學家是不會把人類初級階段的認識成果立為真理的識別標準的。

認識過程是不同存在形態的物質運動相互作用的結果。如果一種物質存在形式不能引起另一種存在形態的物質相應的變化,那麼後者也就無從感知前者的存在。比如說,物體反射的無限豐富的頻譜中包含了可見光光譜,它可以引起視覺神經變化,於是這種物體便被列為可以被看到和認識到的。如果反射的光譜在可見光範圍以外,對認識者來說,這種物體是否存在便不得而知了。工具是人類感官的延伸。科學發展史可以作證,至今這種工具的延伸含括的波長寬度已達10-14釐米至106釐米這樣20個數量級。一種物質運動若要引起另一種物質存在形式的反應,兩種物質的尺寸之間應當匹配。海浪撞擊礁石可以產生回波。可是在海浪中插一根針就不可能造成回波。往微觀方向說,中微子穿過地球就像遨行在太空一樣自由。為甚麼呢?那是因為探測物體的波長和被測物體尺寸間相差太遠。所以工具的研製延伸了人類感官探測範圍。但是在茫茫宇宙中所存在的各種物體尺寸系列是近似無限的,20個數量級在其中只佔一渺之席。在這個領域外,在更長和更短的波長廣闊範圍裏探測,對人類來說是未知的。所以斷言那個摸不著、看不見的領域內物質存在形式如何如何是沒有根據的。

上述人類認識領域內所存在的巨大空白區還僅僅是指的我們人類所存在的這個物質空間內的事。關於除了我們地球上的芸芸眾生之外,在這個宇宙中還有是否存在著其它生命體的問題。法輪功明確指出,除了我們這個三維空間外,還存在著數不盡的物質空間,那裏存在著無窮無盡的高級生命和低級生命。依傍著現代科學的「無神論」恰恰迴避了存在著無數其它空間、現代科學至今不掌握通往另外空間的途徑這一事實。當前社會上出現了不修煉的人對修煉人的事說三道四的現象,可以說,那些說三道四的人起碼不是真正的科學家,否則他們不會如此不科學地評論他們根本不懂的事。

對於法輪功修煉者而言,與其它空間的高級生命之間的交往是直接的。大批法輪功實修者可以接觸到另外空間的真實景象。以法輪為例,法輪便是另外空間存在的高級生命。大批法輪功修煉者在真修伊始便可感知法輪在體內外的旋轉。從認識論來看,甚至從現代科學而言,這種高級生命的存在是可以被法輪大法修煉者所認知,並且是在典型環境下可以重複的。對修煉者而言,「有神論」的真理性不言自明。這從某一側面可以說明,為甚麼修煉者寧肯冒各種殘酷的迫害仍要出來證實大法,為法輪功討一個清白。真理總是擁有無畏的追隨者。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革命者宣講「勞動剩餘價值論」,大批群眾不畏死亡威脅緊追不捨。為甚麼有這麼大凝聚力呢?因為他們宣傳的是真理嘛。而任何時候手無真理僅靠強權都是沒有希望的。有人會產生疑問:為甚麼我不能感知法輪功所說的高級生命呢?答案很簡單:那是因為你不修煉,就好像你沒下過水所以不會游泳一樣。當然這個例子還很不確切,實際上存在著更深刻的道理,一進入修煉狀態你自然會明白。

為了向法輪功潑髒水,大陸政府宣傳機構推出所謂的「法輪功習練者」自殘尋找法輪的案例,以圖論證法輪功如何如何。然而法輪功早已明確指出:法輪存在於另外空間。如果法輪和人的肉體同處一個空間,那還不和人體內臟攪在一起了嗎?關於存在著另外空間的論述實屬法輪功的基礎知識。把連基礎知識都沒搞懂的人強行算作法輪功學員實屬牽強附會、聳人聽聞。搞這類宣傳的人或者是沒看過法輪功的書,或者是存心騙人;而法輪功修煉者看了這類反宣傳之後會更加堅定地修煉下去,這裏也包含了「撒謊效應」的必然結果吧,----事物向撒謊者願望相反方向發展。

事物的發展規律客觀的,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所有這一切對法輪功的無理鎮壓都將成為歷史中不光彩的插曲。但是到那時,「無神論」仍將不得不面對自己的「天大的笑話」。

從另一方面來說,「無神論」這一假說要想取得科學論證、證明神鬼是不存在的,就必須完成以下基本工作:

1. 首先它應發展其觀測手段,使之含括物質存在所客觀觸及的無限波長系列,從人類觀察認識物質世界時所陷入的20個數量級這一條窄縫中解脫出來;

2. 其次,要突破不同的物質空間。被發展的觀測手段不僅僅能應用於我們這個物質空間,而且能在客觀存在的數不清的其它空間實施觀測和認識。

如果真能實現這個偉大的突破,人類就會發現,那裏客觀存在著的是數不清的高級生命和低級生命,而「無神論」不過是不能自圓其說的假說。

所以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如果你真心堅持「唯物論」,你就必須拋棄科學根本無法證實的「無神論」;而你要堅持「無神論」,那麼就得承認,你所堅持的「唯物論」不過是「唯心論」而已。實事求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