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粉碎性骨折一個多月恢復如初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們老倆口是九六年得法的。「四二五」、「七二零」和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共三次進京上訪,不但被罰款,還被關押在看守所。老伴被非法判勞教二年。因此我們倆成了縣裏黑名單上的「一號」和「二號」。在十六大前夕,十幾個人到我們住處企圖綁架我們,我們被逼流離失所。

零三年五月的一天晚上,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而且人聲嘈雜,大聲喊我倆的名字。聽聲音我們知道是來抓我們的。敲門聲一陣緊似一陣,後來簡直就是砸門了。情況緊急,必須馬上離開。我從房頂上順一根電線桿滑到一堆磚垛上,磚是立著排的,天又黑,心又急,慌忙中磚被踩翻了,磚掉下去了,我也摔下去了。我的右肩膀正好磕在磚上,胳膊抬不起來了。我想可能是脫臼了,左手托著右臂往起舉,想讓它安上,試了兩次不行,只好去醫院。

到醫院拍X片檢查。檢查結果是右肩軸粉碎性骨折,大約一寸長的碎骨片游離到肩膀下肱骨外側,清晰可見。醫生建議做手術,說:「打石膏效果不好,需12週。當晚不能做,交500元押金先住院,第二天再說。」又說:「無論打石膏還是做手術,胳膊是殘廢了,不能夠著頭了,能將就著吃飯就不錯了。因為軸尖摔壞了,這個部位不好固定,而且胳膊也不可能不動。」我一聽咋治都是殘廢,就說:「算了,不治了,咱走吧。」出了醫院我對老伴說:「咱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吧。」老伴很贊同,就找到一位好心人家住下來。主人給找了一條帶子挎上。第三天中午,我坐在沙發上似睡非睡的狀態中,看到我和一個中年男子合抬兩塊木板上樓。木板像積木一樣,一塊右上角凹一塊,另一塊右上角凸一塊,在樓道拐彎處,不知碰到甚麼地方,咯登一下,兩塊板合住了,我的胳膊也隨之一振,立刻清醒了,胳膊一下子感到輕鬆了。我高興的想師父管我了。

可是「傷筋動骨一百天」的觀念沒有轉變,還用帶子挎著胳膊。我每天大量學法,一個胳膊該煉功就煉功,發正念也不誤。胳膊一天比一天輕快,淤血、水腫沒幾天都消下去了。一個月左右的一天學《轉法輪》,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你老認為自己是個常人,老認為是有病,那怎麼煉?」我一下子悟到,我還挎著胳膊就是把自己當作常人了,立刻把挎帶放下活動胳膊。開始確實覺著胳膊短了,吃飯,夠頭都困難,我就一點一點往上抬,沒幾天就恢復如初。做沖灌胳膊伸的筆直。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在我家族中,親朋好友中,同事中影響也很大,確實改變了一些人的認識。

我這肩膀摔成粉碎性骨折,不住院,不做任何醫療處理,只是學法,煉功四十天恢復如初,對於常人來講簡直太神奇了。為甚麼出現奇蹟呢!就是當時信師,信法堅定的那一念,把一切交給師父,豁出去的那一念。說句實在話,我平時並沒有修到那個思想境界。而是被醫生那句「怎麼都是殘廢了」這句話逼到那個地步,又處於對自身的安全考慮,才使我橫下一條心。如果平時自己學法學得好,悟性高,這胳膊恢復的會更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