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參加師尊廣州傳功講法班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師父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轉法輪》

我有幸參加了師父廣州第五期傳功講法班,同修都很羨慕,建議我寫一份心得體會。我總覺的這十二年來我雖然在堅定的修煉大法,在做著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情,但是與同修相比不如,平平淡淡,所以一直沒寫。明慧曾有文章:「在正法洪流中正念正行平安無難的大法弟子也應該寫出自己的經歷。」特別是看了《憶師恩》後,我覺的更應該把我的修煉情況寫出來,向偉大的師尊與同修彙報。不妥之處請指正。

從小我一心向神,四九年以前入過別的教。四九年之後,邪黨無神論的宣傳,也受到了影響,但是我還是相信是有神、佛的。我剛記事的時候,天目曾看到過一個高大的形像出現在眼前,當時的情景至今記憶猶新。

幾十年來我時時在追尋著神、佛,曾動過出家的念頭,大概那不是我要找的吧,所以未成事實。

一九九四年夏天,我與妹妹到五台山碰到一位看相的人,要給我看相,他說:「你不出半年有特大喜事。」我不信他說的,也沒叫他看。

我的身體一直不好,有多種疾病:如萎縮性鼻炎(開過兩次刀),萎縮性胃炎,腎盂腎炎(血尿三次,最長的達六、七天),關節炎,下肢冰涼幾十年,最嚴重的是血管性偏頭疼四十多年,腦電圖中度異常,一般的偏頭疼是查不出來的。為了治頭疼去過許多醫院:如內蒙、哈爾濱、廣州、安徽、北京等地的大醫院,總是吃藥後好幾天,以後又犯而且加重,最後上海第九醫院的醫生對我講了實話:「你不是在很多大醫院都看過了嗎?這種病是治不好的。」

在中西醫治療無門的情況下,我想起了氣功。一九九四年,開始買氣功雜誌看,其中有一篇介紹法輪功的文章,我覺的很好,但沒有地方學。一九九四年十一月,我從雜誌上看到廣州要辦法輪功傳功講法班。當時真是喜出望外,也是大法一線牽,我要報名,老伴說,不用著急,到時交錢就行了。我還是要堅持立即報名,當天下午在珠海網上報了名。

我於十二月九日下午三時到了廣州體育館的廣場,已有很多人排隊報名安排座位了,我也排隊,一直到晚上都沒有報上名和安排上座位。第二天我們起的很早,來到了體育館前的廣場,可是人已是裏三層外三層了,據說有從北京跟來的、上海來的、安徽來的、東北來的和其它地區來的,有的排了一夜隊。

我又排上隊了,可看樣子還是搞不上。幸好有一位淮南來的同修把排位讓給了我,我們才報上了名。很多人沒有座位,只好看錄像,坐在地上的人也不少。

第一天聽師父的講法,我就忘了自己為甚麼要來學法了,只感覺到這法太好了!太好了!腦中一片空白,求治病的想法不知哪去了。當師父給學員整體調理身體的時候,叫大家站起來想一個病,如果自己沒病想家裏人的一個病,當時我被蒙住了,不知所措,不知該想甚麼,在跺腳時我也沒想出來。後來聽同修說,他自己沒有病,當時他想了他母親的一個病,他母親有病很難受,這以後就好了。後來他母親也學大法了。

師父說:「從昨天開始聽完課之後,我們很多人感到一身輕。但是極少數病重的人先行了,昨天開始難受了。」師父又說:「從今天開始,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可能骨頭都得疼。」(《轉法輪》78頁)

我正是這樣。在師父講法班的後兩天,我坐不住了,全身難受,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堅持到了最後一天,在回珠海的路上吐了一路。這是第二次消業吧。第一次消業是在講法班上,那天在回住處的路上,一不留意碰到了公交車站的鐵牌子,碰的滿頭都是血,但不疼,我也不怕。這不是偶然的,是因為我走上了修煉的路,要債的提前來要了,師父保護我沒有出問題。

這八天講法班是我一生最幸福、最難忘的時刻。雖然這期學員沒發結業證,沒照像,但師尊講法時的洪亮慈悲的聲音時時響在我腦海中,鼓勵著我堅定實修下去。

我從廣州回珠海之後,天天聽錄音,看錄像,越聽越想聽;看書,越看越想看,從此離不開大法了。沒有多長時間,我身體就變得一身輕了,除了頭疼改變了疼法,犯病的時間間隔也拉長了,其餘的病統統的消失了。

後來就想這麼好的功法應傳給親朋好友,便找到了同去廣州的同修們,建立了煉功點,我們的煉功點由幾個人發展到了幾十人。同時我們也和廣州的大法弟子經常交流切磋學法煉功的情況。

我曾在半年之內從高處摔下過三次,都是師父保護我。一次我從高三米處往下拿東西,被摔下來,當時只感到脖子不舒服,伸了伸脖子就好了。後來聽說,有個人從三米高處摔下來,只是蹬一蹬腿就沒了(死了)。

二零零三年夏的一天,我高燒不退,一直燒了二十多天,沒吃過一口飯。這明明是來取命的。但我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正念闖過了這一生死關。

邪惡迫害開始後,我一直堅持學法、煉功。這時我的身體非常的健康,連最兇惡的頑固性偏頭疼病也無影無蹤了。

我走上了講真相的道路,當時不知道叫講真相,也不知道害怕,只知道江魔在撒謊、害人,我拉住誰都講,後來才知道這是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們就是為此而來的。

迫害已經七年了。壞事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面前變成了好事,在720之前我對修煉沒有更深的認識。但是在720以後就變了,我知道我的生命就為此而來,肩負著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和重任。雖然沒有別的同修做的那麼好,勸三退的人數也沒那麼多,以後再加大力度吧,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事。信師信法堅如磐石,跟著師父走到底,請師父放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