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農民得法的親身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我是山東省偏遠農村的一個普通農民。今天想用我的親身經歷,談談我步入大法修煉的過程與切身體會。

我自懂事那天起,就知道我是「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的一個貧困的農村孩子;上學的第一天就會引頸高歌「東方紅」;學習的第一課就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共產黨邪靈的致命流毒深深地注入到我那幼小的腦海裏(這是我今天才真正領悟到的)。由此,我雖然頑皮,但在面對中共的不公時卻從來不敢抗拒,不敢違背中共,而是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絕對盲從。就這樣養成了一種對邪黨的所有言論宣傳堅信不疑的癖性,成了一個盲目追隨中共的所謂「無神論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中共開始對中國法輪功修煉者們進行鋪天蓋地的殘酷迫害。在這之前,我的愛人已經是一位堅定的法輪大法的修煉弟子。而我卻如前所述,因為自小被黨文化灌輸成為一個頑固不化的中共邪黨的忠實信徒,以它們的謊言為最高指示,隨波逐流。一來我的怕心特重,二來偏聽偏信邪黨謠言蠱惑,所以就以暴力反對愛人學煉法輪功。不僅罵過、打過她,甚至還燒過大法資料、毀過大法真相刊物,從而使我墮落成大法的罪人。

此後,我身染不治之症──癌症。

老天有眼,神佛有知,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是神佛對我的懲罰。

自此身處絕境,生不如死,並使我產生了輕生的念頭。因為高昂的醫療費使我這個本來就比較貧困的農民承受不起,而且我內心也明白打針、吃藥、化療無非是花錢招災,根本解決不了我現在這個絕症。

還是大法好呀!我的愛人、我的親屬和那些好心修煉法輪大法的同修們,上門來苦口婆心的規勸我煉功。我出於求生的願望,不管怎麼樣,死馬當成活馬醫吧,好與不好試試看(今天知道,這是一種有求的執著)。自此我開始讀《轉法輪》。不學不知道,一學才明瞭,大法是那麼高深精闢,大法可以使人道德回升,使人素質提高,使人昇華,使人回歸。師父啊!您千萬別怪我年輕無知,我是輕信邪黨的誹謗污衊、上當受騙的,惡魔江鬼和害人的惡黨才應當上刀山下火海。現在我明白了,一定痛改前非,悔過自新,堅決走師父指引的路,堅修大法,正念正行。

現在,我已經不用打針、不用吃藥了,天天煉功,病情大有好轉。我現在一點怕心也沒有了。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決心謹遵師囑,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名讓師父放心的大法弟子。

我現在除了學法煉功外,還以自身的經歷作為活教材向人們洪法講真相。特別是那些老實的農民,他們雖被邪黨視為等外人,但他們中的大多數的思想意識完全處於中共的操控之下,處於一種「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的狹隘狀態,所以,朝夕相處的我所經歷的一切,就能喚起他們的覺醒。現在有眾多的人親眼看到了大法的威力、明白了真相後,走進了大法的修煉。

大法的威力無邊,我想不久的將來,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會有緣得到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