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圖)

【明慧網2006年1月26日】吉林監獄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120多名,它們利用各種古今中外都不曾見過的酷刑,殘暴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功。具體事實如下:

一.利用刑事犯人做惡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一被非法關押到吉林監獄,就立即分散送至各監區(大隊),每個監區10人左右不等。然後再由監區分到各分監區(小隊)。分監區管教指定刑事犯人負責看管、「轉化」。一天24小時分白班、夜班,每班3至4人輪流值班。吃飯、上廁所、洗漱和睡覺都有專人跟蹤監視,不允許與別人說話,不允許隨便活動。除吃飯、上廁所、洗漱和睡覺,其餘時間都是「坐板」,有時晚上「坐板」到10點多或半夜,「坐板」期間看管的刑事犯人可隨意打罵、體罰、侮辱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王貴明2002年被非法關押在原七監區,2004年初被轉到四平監獄。王貴明在七監區期間,被強姦犯孔慶剛(綽號恐龍,2004年出監)打折兩根肋骨;原四監區刑事犯高國興(綽號猩猩)迫害法輪功學員陰狠至極,高國興用手捏學員的睪丸,用手指彈學員的眼球,取名叫「滿天星」,高國興還洋洋自得到吹噓「我用的手法誰也受不了」,並到其它監區介紹經驗。

這樣的迫害在各監區比比皆是。2002年至2003年達到最邪惡程度,監獄為了鼓勵刑事犯人加大迫害,每「轉化」一人獎勵5分,「轉化」不好的扣分。至此,這些被指定專門做「轉化」的刑事犯人,就變本加厲的積極殘暴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吉林監獄還實行株連監管方式,組成「互包組」,對「轉化」工作做的好與不好,獎分、扣分,直接與「互包組」每個成員掛鉤,它們將這種封建社會「株連九族」的腐朽遺臭拿出來監管犯人,還取個美名「鏈條式」監管辦法。目前,國內各監獄都推行此辦法。

二.利用罕見酷刑施暴

吉林監獄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地,它們利用嚴管、小號和矯治中心來殘酷施暴。具體酷刑:

(一)「坐板」

在吉林監獄,是進嚴管、小號和矯治中心的,都必須經歷「坐板」這一體罰。

何為「坐板」?就是:兩腿盤坐,雙手放平於膝上,脖頸、後背、腰與床板平面成垂直,床板不允許墊任何東西。「坐板」時身體不允許晃動,始終要保持一個姿勢,為防止晃動,將「坐板」者的後背衣服用手捋出一條直線,直線如果沒了,就證明你晃動了,輕則挨罵,重則拳腳相加或上「抻床」。「坐板」時間從早5點開始到晚8點結束,中間扣除兩次小便10分鐘,兩次大便30分鐘,兩次喝水10分鐘,三頓飯40分鐘,共計約1小時30分鐘,一天「坐板」達13個小時之多。

由於「坐板」時間長,很多人兩腳外側踝骨都硌破化膿,大小便便在褲子裏也是常事。嚴管隊管事的犯人叫徐志剛(綽號大剛),六個犯人做零工,一天24小時分三班,每班8小時,兩人一班,輪換值班。零工負責監視「坐板」、上廁所、睡覺和打飯,並充當行刑的打手。

(二)「抻床」

吉林監獄的「抻床」是機加監區製作的,分可移動和固定兩種。

固定「抻床」:人仰面躺在木板床上成大字形,木板床上有四塊鋼板固定在兩手腕和兩腳脖處,每塊鋼板30cm見方,厚1cm,上面鑽有帶螺絲扣的密密麻麻的圓孔,用以固定手和腳扣子的。4個大鐵扣子,每隻手腳各一個,鐵扣子由兩個半圓形的環構成,分上下兩個半圓,兩個半圓由兩根螺絲桿連接,下環半圓有立柱,立柱有螺絲扣,插入鋼板孔內,起固定作用,並與床板離開距離,起到「抻」的作用。扣子的立柱插入鋼板不同的孔內可調節「抻」的鬆緊程度。

惡人行刑時,先將被抻人一支手腕套入鐵扣子內,緊上螺絲,再將另一支手腕套入鐵扣子內,按此順序將兩腳也依次套入鐵扣內,使人體成「大」字形,因鐵扣子下半圓有帶螺絲扣的立柱插入鋼板的密孔中,故身體與床板離開距離,使人「騰空」。「騰空」後全身自然呈被「抻」狀態,人的體重越重,「抻」的力度越大,沒有鬆動餘地,全身關節充份「抻」開,有古代「五馬分屍」的狀態。


(圖一)


(圖二)

更加殘忍的是:「抻」20至30分鐘,待四肢沒有知覺後,放下來,暴徒一起上來給揉搓手腳,待稍有知覺再「抻」,它們管這種「抻」法叫「衝鋒」。嚴管隊管事犯人「大剛」曾對人說:我在嚴管隊這麼長時間,還沒有看到誰能挺過三次「衝鋒」的。(抻床見圖1、2)

(三)是可移動的「固定床」

這種「固定床」是在一個長2 M的木板兩端各鑲有一塊鋼板,上面有一排孔,用以固定手和腳扣子的(見圖3),「固定床」除有「抻」的功能外,主要是固定作用,人被固定時身體與床不分離,不騰空,四肢鬆緊程度要比「抻」時松。固定時除大便下來,小便和睡覺都不下來,有的被固定幾個月時間。


(圖三)

在嚴管、小號、矯治中心被如此殘暴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計其數。其中:張宏偉,從2002年開始被非法關押在10監區,在嚴管、小號被迫害長達近兩年,多次上「抻床」;梁振興,2002年被非法關押,在矯治中心上「固定床」兩次,2004年轉到四平監獄;曹洪燕,從2002年開始被非法關押在六監區,2003年10月在矯治中心上「固定床」20多天;王洪亮,被非法關押在5監區,2003年10月被上「固定床」10多天,2004、2005年嚴管4個多月;史文卓,被非法關押在1監區,2004年5月被「抻床」30分鐘;劉景新,被非法關押在1監區,05年1月在嚴管上「抻床」3天,現已出監;被非法關押在7監區的雷鳴、劉歌群、刁樹君都進過嚴管,上過「抻床」、「固定床」。

更加嚴重的是被非法關押在5監區的大法弟子劉成軍、被非法關押在7監區魏秀山,他們被迫害致死。

三.利用世間小丑幫兇

吉林監獄自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以來,監獄教育科就一刻沒停過,開足馬力,採取各種手段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談話」是其中手段之一。它們冠以與法輪功學員建立所謂「語言溝通平台」,無休止到逐個輪流找法輪功學員「談話」。2002年至2003年監獄教育科和省6.10辦公室派人來直接找法輪功學員「談話」,一段時間之後,「轉化」效果不佳。於是它們就在2004年拉來幾個一心想在法輪功中撈取好處而沒撈著,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世間小丑、幫兇做「轉化」工作。幫兇們被分成兩個小組,每組4至5人不等。

在教育科李永生、王元春兩個惡警的帶領下,惡人們不分白天、深夜,隨心所欲,無所顧忌,想甚麼時間找法輪功學員就甚麼時間找,想談多長時間就談多長時間,想用甚麼方式就用甚麼方式,想送嚴管上抻床,就送嚴管上抻床,侮辱人格,強姦意願,摧殘肉體,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被非法關押在一監區的史文卓在嚴管時上抻床,心臟病犯了,從醫院打完針後,仍舊被抬到嚴管關押。被非法關押在7監區的劉歌群被嚴管,在抻床上腳筋抻傷,仍強迫他陪著一撥又撥學員「談話」,時間長達三、四個月之久。

這些小丑們在「談話」中利用看到的點滴法輪功書中的話,斷章取義,歪曲邪悟,惡意攻擊法輪功法理;並用污言穢語、摳摸捏撓、諷刺謾罵法輪功學員;氣急敗壞之時就縱容惡警將學員送嚴管、上抻床相威脅;它們對惡警極盡阿諛奉承,端茶打飯,捶腿敲背,拔罐子,倒洗腳水。幫兇們談完話,深夜回到監號裏還不甘休息,分析、研究明天對付法輪功學員的辦法,給惡警出謀劃策,助紂為虐。

據不完全統計,4年多從「談話」中直接送嚴管上抻床的法輪功學員不下10幾人。就是這樣一座罪惡累累的監獄,還年年被省、部領導部門評為「先進、模範、一流」等單位,獎狀、錦旗排滿牆,各種光環美名在外。

監獄自己攝製的錄像片中也恬不知恥到自稱是「坐落在吉林市西南的一顆璀璨明珠」,是「沒有高牆電網的花園式監獄」。每到夏天,上級領導、各級部門、企業、學校學生都絡繹不絕的到監獄參觀,人們看到的是鮮花錦簇,綠樹成蔭,樓台亭閣,機械轟鳴,勞動繁忙的一派「盛景」。善良的人們哪裏知道這裏是中共惡黨政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就是惡黨當年宣傳的國民黨的渣滓洞、白公館的劊子手們見了也會自愧不如,為之汗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