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9日】吉林監獄位於吉林市軍民路100號。自1999年 7.20以來,吉林監獄緊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群體滅絕性政策,利用警察、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身心摧殘,採用各種流氓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

吉林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迫害手段包括:成立嚴管隊、關小號、上固定床抻四肢、指使犯人施暴、抓生殖器、24小時監管、強迫灌食(吉林監獄下令:往死裏整,灌死算正常死亡)以及不准會見家屬、不准與親屬通信、不准見監獄檢查組、扣留申訴材料等等。為了掩蓋犯罪事實,害怕他們的罪行被進一步曝光,監獄還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長期單獨關押殘酷迫害。

已知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劉成軍、張建華、崔偉東、魏修山、何元慧。

下面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手段:

一、洗腦班

吉林監獄利用犯人在各監區設立洗腦班,洗腦班是利用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威逼法輪功學員寫下所謂的「四書」「五書」,叫法輪功學員坐木板體罰。如有不對,他們就隨意打罵。更有甚者,三四個犯人打一個大法學員,石國宏被踹斷肋骨,屁股用木板打得血淋淋,劉成軍被迫害致死。許多大法學員身上一塊紫一塊青,曹中華被打掉門牙,而且每天坐木板時間長達15-16個小時,甚至有的不讓睡覺,鄭偉東九天不讓睡覺,不讓與任何人說話,接觸,不准走動,上廁所大小便有人跟著,有的監區內還設有抻床。

二、小號

從2003年10月份開始,為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吉林監獄設立了所謂心理矯治中心,其實就是10多個小黑屋(小號),在小號的地上安四個鐵銬,把人固定到上面,每個小屋還有一個抻床也叫固定床,是殘酷折磨人的一種刑具,把人固定到床上,四肢用鐵銬扣住,可以隨便折磨人,踢、打、上身上踩,用開水瓶燙、用針扎、不讓睡覺,其中最殘酷的就是把人固定住,腹面朝上,然後往背上加東西(主要是棉被、水瓶、木板等),他們加壓力,把整個人整個身子懸起來,整個四肢都被抻緊,手脖子、腳脖子的肉慢慢的被撕開,手腳已經不過血,骨頭節都被抻開了,撕心裂肺的痛,而且是腰部向上拱,頭向後抑,呼吸困難,臉色蒼白,完全可以讓人瞬間死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他們固定到床上達兩個多月,短則十多天,二十多天,還有一個多月的,身體受到嚴重的摧殘,身體肌肉開始萎縮,四肢無力,走路扶著牆走,骨瘦如柴,到冬季手腳都凍傷。

監獄還設有所謂心理室,是教育科惡警李永生、王彥青直接迫害大法學員的地方,他們把法輪功學員叫去談話,如不屈服就強行送去嚴管迫害,這就是罪惡的心理諮詢室,在嚴管隊,犯人管好人,犯人打好人,體罰虐待、侮辱是家常事。

2004年4月份惡警利用「心理矯治中心」第二次集體迫害堅定的大法弟子,長達一個多月。

三、嚴管隊

吉林監獄嚴管隊是監獄的牢中牢,原本是專門迫害壓制那些不服管教的犯人的機構,現在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為吉林監獄實施法西斯式管理的一種殘酷手段。被押入的人可以說一切權利都被剝奪,任何一項自由都沒有。

在嚴管隊,大法學員被迫每天早上5點坐木板一直到晚上8點,在一天時間內都得挺直腰、背、脖子,不准動,坐硬木板長達15-16小時,必須端正不動,稍有動就招來一頓打,有的人因肺氣管有病咳嗽就會招來一頓拳腳。

一天只有三、四次活動的時間,而且每次也超不過5分鐘,上廁所也有時間規定,一天三頓飯,每頓都是一碟小鹹菜,一個窩頭,對他們來說只要餓不死就行,被關押最短的一個多月,最長10個多月,三、四個月是平常事,有的人臀部被坐壞了,開始潰爛,有的人坐出肺結核、胸膜炎,有的人瘦成皮包骨,走路一晃一晃的。嚴管期間如有病,只要不嚴重,不出現危險,他們是不會放出來的,

最沒人性的是晚上不讓上廁所,說政府規定的,讓人往被窩裏便。最狠毒的就是他們叫犯人看著,在這期間如果有人動一下就可大打出手,輕則用拳頭打腰、肋,重則腳踹,用膝蓋或拳頭打頭部、臉部。

嚴管隊設抻床,如有不聽的或坐不直的就強拉上抻床,多數手腕子的肉都被撕開了,手背浮腫,有的人被抻一個多月,在抻床上犯人可以隨便打罵。

以下是在吉林監獄被迫害的部份法輪功學員的情況:

何元慧,2003年八月入獄,在洗腦班被迫害之後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在05年搶救無效被迫害致死。

劉成軍,2002年入獄在洗腦班遭毒打折磨,在2003年10月份反迫害開始絕食,最後被送到法外醫院迫害2個多月,在04年12月份送回監獄醫院,在醫院強行灌食,後送到中日聯誼醫院搶救無效,被迫害致死。

崔偉東,2003年2月份因寫嚴正聲明被送嚴管迫害,後因身體不行送到醫院,在04年5月被迫害致死。

楊光,2002年被判重刑15年,因在長春市局一處受十多次大刑造成雙腿致殘,被抬入吉林監獄,在吉林監獄受盡酷刑折磨:毒打、關小號、送嚴管迫害、上抻床、長時間單獨關押與外界隔絕。後被送入監獄內部的「裸體區」,長年赤裸下身。2005年8月,吉林監獄加重對他的迫害,現楊光已全身癱瘓,胸膜炎、腎積水,全身器官衰竭,命在旦夕,監獄對外界謊稱「保外就醫時間未到」拒絕釋放,其真實目的是想殺人滅口。

王鳳才,2003年到監獄不寫「四書」又被強行送入嚴管迫害,在嚴管期間被強行上固定床10多天。在2003年10月因寫聲明被送到所謂「矯治中心」迫害20多天,在這期間犯人給他上刑用開水壺燙他,現在肚皮還有傷。04年3月因寫經文被送到矯治中心上刑20多天後,又被送嚴管迫害一個月。2005年5月因揭穿邪惡被送嚴管迫害,在嚴管期間身體受到嚴重摧殘不能進食,被放回監區,惡警說他絕食,將其送到醫院迫害,2天後發現病情嚴重,7月13日送到吉林省中心醫院,現情況不明。

王啟波,因講真象被押嚴管迫害兩個多月。

雲慶彬,2005年4月15日因拒絕「轉化」,被強行嚴管3個多月,在這期間被犯人擺野戲弄折磨,現在身體虛弱,很難自理。

張宏偉,2002年到監獄就關押到嚴管隊、小號迫害近2年,多次被拉抻床,折磨得死去活來。2004年2月因為被監護犯人打罵,出於防衛反擊一下,則被找藉口由惡警王志清等人送到嚴管隊迫害兩個多月,後因張洪偉身體不行才被放回監區,現在走路很艱難。

孫遷,2004年9月押小號固定7-8天後,轉到嚴管迫害2個多月,2004年12月因寫經文被押小號後又轉嚴管迫害3個多月,2005年因與功友傳閱經文被押小號迫害至今。

張文峰,2005年7月因拒絕「轉化」被嚴管迫害至今。

蔡向軍,2004年12月押嚴管3個月。

李虎哲,2003年11月初不寫「四書」被押小號固定一個多月。

周連生,2002年到監獄,先經洗腦班迫害,於04年11月份因教育科談話未成,將其送到嚴管迫害。

林洪飛,2004年初因要」四書」而絕食,被押矯治中心一個多月,2004年8月因反迫害絕食被送到嚴管迫害,後因身體不行才被放出。

張德勝,2004年11月因拒絕「轉化」,強行送嚴管,雙腿受到嚴重傷害,生活不能自理,後才被放出嚴管隊。

張維喜,2002年到監獄在洗腦班讓犯人毒打折磨,2003年因身上有經文被送到矯治中心迫害一個多月,2005年3月轉到鐵北監獄迫害

楊均生,2004年因抄經文被送到矯治中心迫害一個多月左右,現已回家,四平人。

馮功才,2003年春節看講法被強行送到嚴管抻床迫害,最後人被抻休克才放下來,不能行走。

刁樹軍,2003年10月因寫嚴正聲明被嚴管3個多月。

王儉,因看經文在2005年7月份被押嚴管至今。這期間上抻床被抻。

劉兆劍,入獄一直被押嚴管10多個月,後因身體不行被放回監區。

金龍哲,2004年2月因反迫害被犯人毆打後送入嚴管,因臀部潰爛才放出。

孫立龍,2002年12月到監獄在洗腦班遭犯人毒打不讓睡覺折磨,2004年3月因抄寫經文被押嚴管迫害2個多月,後因身體不行才被放出。

石國宏,2003年到監獄在洗腦班被犯人將其肋骨打斷,2004年因寫聲明被押嚴管迫害。

王傑,2005年5月9日因看經文被嚴管迫害。

姜濤,2005年5月3日因看經文被嚴管迫害。

吳玉鳳,2003年入獄嚴管7-8個多月最後身體不行,已保外。

梁振興,2002年入監獄在洗腦班遭犯人毒打折磨,2003年10月因反迫害被送矯治中心迫害,2004年7月因拒絕「轉化」,被嚴管迫害2個多月。

劉歌群,2003年10月入獄,在洗腦班迫害,04年10月因教育科談話不成強行送嚴管迫害並上抻床迫害。

武子龍,2003年10月入獄,在洗腦班坐板體罰。

鄭偉東,2002年7月入獄,在洗腦班遭毒打,九天不讓睡覺,2002年10月因寫嚴正聲明被上抻床迫害,2003年7月和同修說話被犯人毒打後找藉口說抗拒勞動押嚴管迫害4個多月,現在被轉到四平監獄。

王健民,2003年11月份因拒」四書」被送到「矯治中心」迫害,後因心臟病才放回來,現在被轉到四平監獄。

陸樹林,2003年在監獄洗腦班迫害。

武克力,2003年11月份入監獄洗腦班受到迫害。

齊鵬久,2003年3月入獄,在洗腦班遭毒打,04年10月份因教育李幹事談話不成強行送嚴管迫害。

劉景新,2003年10月入監在洗腦班遭毒打,05年1月份拒絕「轉化」,被嚴管迫害並上抻床。

徐浩,2004年2月因反迫害,被送到「矯治中心」迫害,其兩腳腕嚴重潰爛,2005年7月拒絕「轉化」,被嚴管迫害,後因屁股潰爛將其放回。

史文卓,2005年5月向監獄反應同修被無理毒打 、被開水燙傷等情況觸怒了教育科,教育科李永生找其談話未成後被嚴管迫害,並告訴嚴管犯對其可以毆打折磨,後又上抻床迫害,抻犯了心臟病,高血壓先後去醫院檢查三次,最後放回監區。

鄒繼成,2004年1月份入獄,在洗腦班受過迫害。

袁生財,2002年12月份入獄,在洗腦班威逼迫害。

於喜德,2002年12月份入獄,在洗腦班遭毒打迫害。

田儒凱,2004年2月份在洗腦班遭受迫害。

譚秋成,2002年11月份入監,2003年10月因不寫「四書」被送嚴管迫害,並上抻床迫害一個多月,手腕嚴重潰爛,身體受到嚴重摧殘,2004年4月因制止犯人打同修被打,後被嚴管迫害2個月。

郝迎強,2002年7月份入監,在洗腦班遭犯人毒打後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在2003年4月保外就醫,在2005年4月份又被綁架到吉林監獄,現在身體非常不好。

我們在此呼籲全世界正義機構、組織和個人,關注發生在吉林監獄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利用一切手段,阻止迫害的發生,嚴懲迫害元凶!

我們奉告吉林監獄仍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惡警:你們可以選擇的機會已經不多了,不要繼續為了那一點既得利益拋棄良心和道義,甘心做中共殘害善良的幫兇,江××曾叫囂「要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六年過去了,他做到了嗎?在過去的六年裏,江及追隨其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們已經被30多個國家和地區以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起訴。一切罪行只能是欲蓋彌彰,一意孤行只能是自投法網,不要助共為虐,請在善良與邪惡之間做出正確的選擇,脫離邪惡,停止迫害,為自己選擇一條光明正道。

吉林監獄惡人惡警名單:

李永生,教育科幹事
李壯,教育科科長
劉長江,負責政治
李強,正監獄長
劉偉,副監獄長
郭東彪,五監區幹事
王士傑,刑法執行科科長
王彥青,教育科幹事
譚付華,獄政科科長
楊小天,看守隊隊長
王志青,十一監區隊長
魏向輝,十監副隊長
胡忠學,十監幹事
岳鋼,九監區隊長
崔雲彪,九監區隊長
趙英彪,八監區管教
岳言明,原二監區隊長
張健,二監區管教
李玉嬌,二監區隊長
劉顯章,獄政科副隊長
武東豐,十一監區隊長
林志斌,五監隊長
唐國中,十一監區幹事
崔軍,七監區隊長
張寶志,幹事
張鍵華,五監區管教
孟海波,二監區管教
這些人都是直接迫害法輪功的兇手

吉林監獄電話總機0432-4881551

以下是監獄分機號
3001---監獄長李強
3002---副監獄長王玉范
3003---副政委劉長江
3004---副監獄長王成武
3005---副監獄長劉偉
3006---賀長明
3007---李士進
3008---趙信超
3300---領導值班室
3009---辦公室
3020---幹部科
3021---幹部科
3022---宣傳科
3200---團委
3024---紀檢
3026---工會
3666---獄政科
3028---管制
3040---教育科
3999---刑罰執行科
3077---駐監組

一監區---3061
二監區---3062
三監區---3063
四監區---3064
五監區---3065、3085、3095
六監區---3066、3086、3096
七監區---3067、3087、3097
八監區---3068、3088
九監區---3059、3089、,3099
十監區---3110、3120
十一監區--3111、313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