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偉在吉林監獄被迫害生活不能自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日】長春市拖拉機廠衝壓車間高級技師、大法弟子辛偉,2005年7月被牢頭指使刑事犯打得鼻青臉腫,眼睛看不清東西,生活上幾乎不能自理。辛偉2002年被不法公安綁架後捏造罪名判刑九年,在吉林監獄三年期間遭受了各種酷刑和迫害。辛偉的父母在不斷的高壓迫害下分別於2004年6月5日、2005年7月28日雙雙辭世。

辛偉妻子得知辛偉最近的情況,給監獄教育科打電話時,他們卻說管這事的人沒在,你4點鐘以後再來電話吧。但他們4點鐘下班,這不明明是在騙人嗎。辛偉妻子就給監獄長劉偉打電話,劉卻說不知此事,他們了解了解。人都被打成那樣了,他能不知道嗎?!

大法弟子辛偉,現年43歲,家住長春市南關區永春小區6棟2門606室。妻子張淑芬是長春市飲食服務公司朝陽大酒店的下崗職工。辛偉在修煉大法前嗜酒如命、脾氣暴躁、小肚雞腸、經常打架,夫妻關係很緊張。自98年3月修煉法輪功後,他的這些惡習都改了,家庭和睦了。

但是,從99年7月20日江澤民利用其手中掌握的權力全面鎮壓、迫害法輪功以來,辛偉家就沒過過一天安心日子。辛偉在99年、2000年、2001年三次被綁架迫害,並於2002年8月被重判九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吉林監獄8監區。妻子張淑芬一個下崗女工帶著一個上學的孩子,艱難的過著清貧的生活(當時孩子只有15歲)。

99年9月28日晚6點多鐘,長春市南關區新春派出所戶籍員王偉打來電話找辛偉,叫他去派出所填張表,將他騙到派出所,然後就把他送到八里堡非法拘留了。說是監管居住,等過了「十一」再放回來,理由是他煉法輪功,怕「十一」去北京。辛偉在拘留所過著非人的生活,遭受各種迫害。直到10月6日才叫回家。回來後還叫每天去派出所報到。

2000年9月,辛偉按憲法和國務院信訪條例去北京上訪,以一個公民的身份向信訪辦說明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到北京後就被綁架了。新春派出所去人非法把他押回來後,通知辛偉家人說是拘留15天,劫持到八里堡拘留所了。15天後辛偉家人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的王偉還假惺惺的告訴說:今天不回來明天就回來了。第二天還沒回來,辛偉家人就直接到拘留所接人。當到拘留所一看,辛偉家人驚呆了,拘留所的黑板上清清楚楚的寫著:辛偉勞教一年。派出所又一次欺騙了辛偉家人。當找到戶籍員王偉問他為甚麼騙人時,他卻說:「上面批的,我們也沒辦法,要問你上分局問去。」就這樣辛偉被非法勞教一年,先關在長春市奮進勞教所,後轉到朝陽溝勞教所,遭受各種迫害和折磨,到2001年7月被放回來時已經被折磨得不像人樣了。

2001年9月末的一天,深夜一點多鐘,南關公安分局曙光派出所的警察,又非法在辛偉的住所把他抓走。他家裏只知道他被抓走,不知關押在何處,也打聽不到消息。兩個月後,直到11月末,曙光派出所的辦案人員李明給辛偉家打來電話,叫帶錢去給辛偉看病,這時辛偉家人才知道辛偉這期間被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當辛偉家人見到他時辛偉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了,走路都要人攙扶,生活不能自理了。一問才知道是:當天上午不法人員們把他劫持到朝陽溝勞教所,勞教所一看人已經這樣了,怕他死在勞教所裏面,所以不敢收。派出所只好把人帶回來,但仍不肯放人,叫家裏人給看病。辛偉家人只好按照不法人員們的無理要求到長春市公安醫院去看病。到醫院後,醫生叫交5000元押金住院,辛偉家人拿不出那麼多錢。派出所一看人也真的是不行了,問有多少錢,辛偉家人說只帶2000元。不法警察就叫辛偉家人把2000元錢交給他們(沒收據),這樣才放人。

2002年1月的一天晚上,已經9點多鐘,長春市南關區新春派出所的王偉帶人來辛偉家敲門,說有點事找辛偉核實一下,就說幾句話。因辛偉一家以前被他們騙過,就沒有輕易相信他的話,沒有給他開門。他們就在門外等著不走,隔一會敲一次門。辛偉妻子說今天這麼晚了,你們有事明天來吧。他們一看實在不給開門就說:「那我們明天再來。」他們一下樓,鄰居看見樓下有4個人。辛偉家人想,核實問題怎麼來這麼多人,一定是來抓人的。隨後辛偉就穿上衣服,在鄰居的幫助下下樓流離失所了。夜裏12點多鐘,有人打電話來說是公安局的,找辛偉說幾句話。辛偉妻子說他不在家。對方就說:不對呀,我們一直都沒離開他甚麼時候走的。接著他們就敲門說要看看。辛偉妻子說辛偉不在家你們有甚麼看的,他們就是不走,在門外隔一會敲一下門,後來竟然罵了起來,一直折騰到天亮,不法人員們找來修鎖的把門強行打開,一看辛偉真的不在家,他們只好離開。打那以後不法警察和委主任就經常來辛偉家騷擾,使得辛偉有家不能回。

2002年3月,家住南關區財神小區一大法弟子被劫持,不法警察就在大法弟子家蹲坑等著,逼著該大法弟子打電話叫別的功友到她家去,或功友來電話時他們也說有重要事馬上過來。這樣他們就來一個抓一個,抓了不少大法弟子。辛偉不知王家已被惡警控制,3月10日晚7點多鐘他帶一兜法輪功真相材料去王立新家,正好被等候在那的警察抓住,當場收繳了材料,把他劫持到南街派出所。在那裏,辛偉遭受了凶殘的毒打,而後被非法送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關押迫害。

2002年6月28日,長春市南關區檢察院對辛偉以所謂「因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起訴書為長南檢刑字(2002)第354號),同年8月30日長春市南關區法院違法開庭審理,以「辛偉於2002年2月的一天」「2002年3月初的一天」和「2002年3月10日19時許」三次攜帶法輪功傳單為由,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判決書為(2002)南刑初字第440號)。辛偉不服提出上訴,長春市中級法院於2002年10月18日以(2002)長刑終字224號刑事裁定書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在所謂的審判過程中,惡黨不法人員們根本不讓當事人講話。據辛偉講,他只有2002年3月10日晚送真相材料那一次,而且也沒有1500份那麼多;所謂2002年2月和2002年3月初的兩次攜帶材料之事純屬捏造。但法院說有證人。當辛偉提出叫證人做證時,他們又拿不出證人的證詞。在事實不清楚、法律依據不足,當事人和家屬不服的情況下強行宣判和駁回上訴,真不知法律何在,人權何在!

目前,辛偉已在吉林監獄被非法監禁服刑三年多了,這期間遭受到惡警唆使牢頭和犯人的毒打,承受著各種酷刑和迫害,被強行洗腦,被逼著所謂的「轉化」。2005年3月,他們逼迫辛偉「轉化」,放棄對法輪功的修煉,叫4個刑事犯包夾看著他一個人。辛偉被逼得沒辦法,對探監的妻子說:「就是死,我也不轉化,如果我死了一定是被他們害死的。」

惡徒們看辛偉不轉化,就要給他上死人床(就是四肢固定在特製的床上,24小時不叫動的一種刑具),後來怕辛偉死了他們擔責任沒做。

按規定,家屬每月可探望一次,每次20分鐘,刑事犯可以寬鬆些,還可以買飯票,坐那邊吃邊談;但對法輪功人員就不行,只能隔著玻璃用電話對話,還有監聽、監控,稍微一談點他們認為不該談的,馬上就把電話切斷,且每次會見都不到20分鐘。

大法弟子在監獄裏受迫害的實際情況很難傳遞出來。有一名姓於的女士去探視她的丈夫(法輪功學員),她丈夫每次出來都要有人攙扶,生活上根本就不能自理,即使這樣,監獄也不叫保外就醫。希望全世界善良民眾予以關注,幫助辛偉和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討回公道,還他們清白。


吉林二監(即吉林監獄)電話:
吉林省吉林監獄地址:吉林市軍民路100號 郵編:132012
吉林省吉林監獄的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 郵編:132012
總機:0432-4881551
獄長:432-4885488,文秘科:432-4881559,獄政科:科長:劉偉 432-
2409418,教育科:總機:432-4881551轉3040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 431-275-0068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紀檢委:431-275-0061,431-275-0057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監政處:431-275-006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