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部份黑幕曝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3日】2005年10月30日,大法學員孫立龍早晨5點打鈴起床後吃完飯,接近6點時,微閉著眼、雙盤在上鋪床頭坐著。「包隊」王建新,帶著「零工」犯人王和照他腦袋就兩拳。孫立龍一抬頭看時,王建新不由分說拳腳齊上一頓踢打,一邊打一邊說,「叫你煉功!」

打完一陣後,王建新喊著,把他的兜子拿來,他亂翻一氣,撕下幾張寫字的本。這時王和又上來拳打腳踢一頓打。這時挨著住的勞教人員王金友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喊了一句,還打沒完了,要不是煉法輪功,你敢這樣嗎?惡徒王和方才住手,跟他爭吵起來。而犯人王建新過來扯著孫立龍的衣服,跟王和說,翻他的兜。當時內衣兜裏有好幾本大法的資料,孫立龍推開他們抓衣服的手,喊了一句:「誰給你的權力叫你翻我兜。」他倆當時都住手了,瞪著眼瞅著他。這時大隊管事的沈寶珍喊了一句「是政府讓的」。當時滿屋子的人,孫立龍指問他是哪個政府叫他們可以隨便打人、翻兜。這時王建新說了一句:「看著他,我找行政來翻他的兜。」呆一會兒,王和看看行政幹部沒來,也下去了。

孫立龍腦袋疼,說話嗓子都疼,躺了一天沒吃飯。晚上王建新收工回來看孫立龍沒起來,問別人知道孫立龍沒吃飯,他害怕了,承認了錯。11月1日星期二中午忽然又聽到王金友被關進「嚴管」了,聽說就因為他喊了一句「打沒完了」,就被管教張建華今天給關入「嚴管」了。

所謂「包隊」就是一個小隊六、七十人裏管點事的小頭頭,前年國家就規定不得有勤務犯人,也就是不得利用犯人來管犯人。為了應付上邊的檢查,勞教所瞞上欺下,告訴犯人檢查時要問到有沒有管事的,都得說沒有。其實只不過換了個叫法,和以前一樣,只是不敢像以前那麼囂張的對待勞教人員而已。特別是這裏的所謂「省文明花園式監獄」,每個星期幾乎都有來參觀檢查的,為了表面體現所謂的「人性化管理」,要求管教、行政幹部到勞教人員是不允許打人的,就是兩個勞教人員同時動手打架,也要被關入嚴管小號的,而對外也不敢承認有嚴管上「抻床」的事。所以除了剛來時有大隊組建的所謂「學習班」,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使盡了迫害的手段叫寫「四書」外(第二年2003年第三季度監獄就給取消了),這幾年看不到有勞教犯人敢這麼肆無忌憚的打人,因為監獄一再強調絕不能有牢頭獄霸、關係犯人任意毆打、欺辱犯人的現象存在,發現一起就得處理一起。可大隊瞞著監獄,做違背監獄規定的事。這也許就是邪黨自己造成的惡性循環吧。

「零工」就是在號裏打掃衛生、發開水、打飯的人。王和是個甚麼樣的人?此人50來歲,沒有一丁點人性可言的,在家時就是鄉村的惡霸,危害一方,無惡不做,被判了20年徒刑,雖被「改造」了十多年,但本性不改,特別是對大法肆意謾罵,用盡了污言穢語,已經是本性無存。王和對這裏管點事兒有點能力(有點錢跟幹部關係密切)的勞教人員脅肩諂笑,用盡了媚態,伺候的無微不至,從中可以幹一些監獄明令禁止的勾當,得到一點兒殘羹剩飯;而對沒有關係的人,張口就罵,整天瞄著他認為軟弱可欺的人,誣告陷害,從中撈取實惠,特別是利用打開水、發水、打飯,不給他從超市買的好東西就謾罵,變相要,從中剋扣,刁難人。

吉林省吉林監獄(區號:0432)
姓 名    職 務      辦公室     宅  電    手  機
李 強    監獄長    4881551轉3001          13843218517
劉長江    副監獄長    4881551轉3003          13904429905
王玉范    副監獄長    4881551轉3006   4883619    13804411837
趙信超    副監獄長    4881551轉3008   4882313
辦公室    4881551轉3009   4882313
獄政科    4881551轉3666
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名單:
李永生,教育科幹事 李壯,教育科科長
劉長江,負責政治工作, 李強,正監獄長,
劉偉,副監獄長, 郭東彪,五監區幹事,
王士傑,刑法執行科科長 王彥青,教育科幹事
譚付華,獄政科科長 楊小天,看守隊隊長
王志青,十一監區隊長 魏向輝,十監副隊長
胡忠學,十監幹事 岳鋼,九監區隊長
崔雲彪,九監區隊長 趙英彪,八監區管教
岳言明,原二監區隊長 張健,二監區管教
李玉嬌,二監區隊長 劉顯章,獄政科副隊長
武東豐,十一監區隊長 林志斌,五監隊長
唐國中,十一監區幹事 崔軍,七監區隊長
張寶志,幹事 張建華,五監區管教
孟海波,二監區管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