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因斯坦年」看歷史必將選擇正義


【明慧網2005年7月23日】1905年,愛因斯坦發表了三篇劃時代的論文。雖然愛因斯坦對人類的科學做出了傑出的貢獻,給德意志民族帶來了榮譽,可他是猶太人,德國納粹欲除盡猶太人而後快,對愛因斯坦進行迫害,他被迫流亡他國。

更加荒唐的是,在愛因斯坦去世多年後,中共在「文革」中對這位譽滿全球的科學家也進行了猛烈批判。為甚麼呢?是因為愛因斯坦有甚麼問題嗎?不是。中共所搞的一切運動和所作的一切批判,都無不為其「假惡鬥」的政治需要,甚麼科學,只要打著「尊重科學」的幌子,就可以一切為政治服務,為獨裁所用。在幾十年的歷史中,中共演出了多少愚昧、荒唐、狂妄、殘暴和醜惡呢?

自中共建政以來,其無端殺害了六千萬至八千萬無辜的中國人。就像毒人是毒蛇的天性,蜇人是蠍子的天性,吃人是虎狼的天性一樣,中共完全是出於其邪惡殘暴的本性,一次又一次地屠殺無辜的人民。

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共害人本性的又一次爆發,六年來,被無辜害死的法輪功學員已超過2700人,超過10萬人被非法勞教,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在經受綁架、非法關押、洗腦、關入精神病院折磨、酷刑摧殘、經濟敲詐……

法輪功自1992年公開傳出,到99年,在短短七年內,上億人獲得身心健康,道德回升,有力地穩定了社會,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給國家、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益處。但是江澤民和中共卻仍然不能容忍法輪功「真善忍」的存在。對法輪功的迫害造成了空前的人權悲劇和民族浩劫。

在過去的六年裏,在法輪功學員們講真象的不懈努力下,許多人明白了真象,但也還有一些人被中共的謊言欺騙所迷惑,被中共長期灌輸的「黨文化」所毒害,不能認清這場迫害的本質。

近來網絡上流傳一篇針對某著名高校大學生的文章,稱他們是「無頭蒼蠅」,並且呼籲救救這些大學生們。「無頭蒼蠅」不僅是中國的教育問題,其實也是生活在中共統治下的社會問題。那麼人們的頭腦哪去了呢?中共長期的洗腦使中國人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失去了正確的認識問題、分析事物的思想方法,錯把被中共灌輸的思想認為是自己的,因此,中共說誰好誰就好,中共說誰壞誰就壞,中共說法輪功如何,法輪功可能就是如何。這種思想上對「黨文化」的順從,使得中共想打擊誰就能打擊誰,只要給受害者扣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因為再也不會有抵抗的聲音了。

「文革」中,中共欺騙和利用被煽動起來的瘋狂、無知地批判愛因斯坦,但是其中也有人,在私下真正地去研究愛因斯坦的理論,文革後成為相對論方面的專家。

那些批判和非議甚至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有多少人真正認真地讀過法輪功的著作呢?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法輪功的真象呢?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真象的嚴密封鎖,斷絕了人民獲知真象的渠道和了解真象的可能,就像「文革」中批判愛因斯坦一樣,它說甚麼,好像就可以是甚麼。

謊言難長久,真象喚人心。這次中共再也沒能如願。六年來,法輪功學員遵循「真善忍」的原則,一如既往地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反對迫害,以巨大的付出,把法輪功的真象傳遍中國社會,揭穿了一個又一個謊言。越來越多的人正在從中共江氏集團的矇蔽中清醒過來,迫害正在無可逆轉的走向失敗。近來,前中共駐澳大利亞悉尼總領事館一等秘書陳用林、原中共天津安全保衛局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原遼寧省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不願繼續做中共的「無頭蒼蠅」,選擇了良知,公開站出來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瘋狂和血腥的迫害事實。

當年德國納粹迫害愛因斯坦時,在「軸心國」之外,愛因斯坦卻廣受歡迎。當德國人民跨過納粹的黑暗時代後,又重新「擁抱」這位偉大的科學家,為了紀念他對科學的傑出貢獻,德國政府宣布把2005年定為「愛因斯坦年」。

「多行不義必自斃」。「天滅中共」正在震醒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歷史終將選擇正義,當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這段血腥歷史過去之後,相信全中國的人都將像全世界人民一樣,用回歸善良的心靈熱切的走近法輪功、「擁抱」真善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