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演繹人間歷史大戲


【明慧網2005年7月21日】法輪功持續六年的反迫害,正在人間演繹著一齣齣驚天動地的故事。一群無權無勢的善良百姓扛住了來自一個邪惡獨裁政權空前絕後的滅絕鎮壓。在歷史的長河中,六年只是彈指一揮間。然而,這六年的背後,一方是五千年來人性中惡的因素的不斷積累而至中共和江氏一夥集中外之大成的邪惡勢力,一方是千百年來埋藏在人們心底的善良正義的甦醒和對神的回歸。六年的反迫害,就是一台正邪大交戰。

邪惡一出場,就佔盡了「先機」:操縱著所有的國家機器和宣傳媒體,可以為所欲為;在幾十年的政治運動中馴服了人們的思想,明哲保身成為大多數人的人生哲學;特別是從過去的窮怕了一下進入到物質生活的改善,使得百姓格外看重眼前的物質利益;一個被耽誤了幾十年的巨大市場的突然出現,對西方更是充滿誘惑無比,口口聲聲的人權、自由等皆可為利益而犧牲讓步。

正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中共和江氏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迫害。有人說這場迫害沒有羅馬統治者尼祿對基督徒的殺戮那麼慘烈,也沒有希特勒對猶太人的屠殺來得那麼集中,甚至還沒有像六四一樣動用機槍和坦克。但是,這不是中共變得仁慈,而是時代的不同。如果它要效仿尼祿和希特勒,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的迫害,這場迫害也就進行不下去了。

中共和江氏集團最邪惡之處,就在它迫害法輪功的極端隱蔽性和欺騙性。它把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監禁說成是「春風化雨」,把打死學員說成「自殺」,把封閉性強制洗腦說成「新生」,把講真象揭露謊言說成是「擾亂社會秩序」,把善良百姓說成是「反動勢力」…… 中共把自己的邪惡反而裝扮成「天使」──數千萬人的信仰被剝奪,動用一切媒體、司法、軍警、特務、黨政、外交,進行了全方位的打壓,編造了中共歷史上最集中的謊言,施展了最嚴密的信息封鎖,啟用了最殘忍的害人手段,甚至讓一切活動都為迫害法輪功大開其路。可是,就連迫害法輪功的恐怖組織「610」的存在中共都一再否認,還調動龐大人力到聯合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去為鎮壓法輪功混淆視聽,更是動用一切物質的、經濟的、政治的利益去和其他國家作骯髒交易。讓全世界對這場無法無天的迫害視而不見,甚至助紂為虐。這是羅馬統治者和希特勒能做得到的嗎?中共迫害手段之流氓無恥,天下無人能出其右。

人總有一定的道德底線,看到赤裸裸的殺人,總不會放任自流。而中共的流氓之處就在於把它的邪惡用流氓手段掩蓋到足夠隱蔽的程度而不讓人們的道德底線起作用。現實利益為先的人們,在看不到明顯的證據時,他們便不會去冒犯一個有著殘暴凶險歷史的獨裁集團的。

這一切讓這場迫害就變得不可思議的邪惡。

但是,邪不勝正是天理。法輪功學員沒有在巨難面前倒下。

幾年來,大陸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在世人想像不到的困難之下,一步一步的走過來了。到天安門廣場煉功打橫幅,在街頭發放真象傳單,到使領館抗議迫害,突破封鎖,給人們打電話和寄郵件,深入社區,接觸各國政府和VIP,辦電台,辦報紙,辦電視台,資料點遍地開花,電視插播廣傳真象,起訴江澤民和幫兇,推出「九評」,揭露中共一貫的流氓本質…… 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從小做到大,從弱做到強,徹底曝光了中共和江氏集團的謊言和迫害罪行。

在邪惡不斷變化手法升級迫害的同時,大法弟子更是不斷開啟智慧加大講真象的範圍和力度,從被動變為主動。在這種形勢的變化中,人們的一個普遍誤區就是法輪功是不是在開始「搞政治」。

在中共製造的「黨文化」裏,讓人最具複雜情結的大概就是「政治」了。在一個人民並不能自由參政的國家,為甚麼「政治情結」反而無處不在呢?

原因很簡單,中共給每個人都賦予了一個「政治生命」。從小學到大學,有專門的課教邪惡中共的歷史和政治理論;畢業後,單位裏又有專門的黨務部門宣傳邪惡中共的政治;所有的媒體都是邪黨的喉舌,義務就是給人們灌輸中共的政治。中共對外界正面消息的封鎖過濾又製造了人們信息來源和內容的單一性。長期下來,就讓人們把中共的思想當做了自己的思想,看事物的方法和思維方式也自然就是邪黨灌輸的一套。特別是幾十年的政治運動,沉澱下來特有的政治恐怖文化,代代相傳。

現在都是一切向錢看,人們只關注股票、發財、女人、房子、孩子,好像是不管政治了。其實,這是人們思想意識中的政治基因變成「隱性政治」了。人們害怕政治不是說人們就從政治中解脫了,恰恰相反,這種對政治變的近乎本能的迴避,完全是「講政治」的突出表現。中共強調經濟其實是在掩蓋政治,最終是為政治服務。中共是一切邪惡政治的根源,不管你如何迴避政治,只要是協同配合中共,就是真正的在搞政治。把沒有任何政治訴求的反迫害說成是「搞政治」,用「搞政治」的說辭來迴避自己的道義責任,這是黨文化對人本性的毒害。

法輪功學員揭露邪惡中共和江氏集團的謊言與流氓本質,將幫助人們從中共的「黨文化」和政治醬缸中解脫出來,徹底認清這場中共和江氏發動的對真善忍的迫害,人類才能回歸善良本性。

迫害已是強弩之末,當歷史翻過這一頁,人們回首法輪功學員們堅韌不拔反迫害的頑強努力,必將見證這出正在上演的歷史大戲對人類未來具有的重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