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鷹、「轉化班」和退黨(下)


【明慧網2005年7月22日】(接前文)

濰坊「洗腦中心」、昌樂勞教所、大慶市讓胡路區公安分局也只是全國的縮影。在江澤民自6年前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中,參與其中的又何止僅僅是濰坊市、大慶市?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不完全統計,僅山東濰坊市轄區的市、縣私設的洗腦班就多達13個;包括濟南、濰坊、淄博等山東省17個地級市所轄市縣共設立洗腦班70多個!而類似的情況遍及全國各省、市、自治區(除西藏和青海暫無資料顯示)。自6年前的7月20日以來,超過10萬法輪功學員未經任何司法程序被關入勞教所(按中共規定,批准勞教無需通過司法程序,因而實際上中共的勞教制度本身就是公然違反憲法的整人手段──筆者注),更有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綁架至各類「法制中心」遭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摧殘,類似濰坊法輪功學員張亮的悲慘遭遇在全國比比皆是。

2003年11月,邯鄲法輪功學員李明濤因為不放棄信仰被押送到石家莊北郊監獄,強行關在小黑屋裏。他被強迫坐在牆角的小凳子上開始「熬鷹」──即晝夜不讓閤眼的折磨毒打。監獄教育處的官員「開導」道:「你不要再固執了,都已經進了監獄還怎麼修煉?心裏想甚麼我們不管,寫個保證就行了。你要知道這可是強制改造機關!」李明濤仍然堅持「我們修煉大法做好人絕對沒有錯」,並抗議對他的迫害,拒絕任何無理要求。「執法者」們終於沉不住氣了,教育處的趙軍竟殘忍的將鐵釘釘進了李明濤左手的無名指和小拇指的指甲縫中。半年多後李明濤被釘的一個指頭仍在化膿、潰爛。

年輕貌美、時年32歲的成都法輪功學員祝霞,在經過1年半多的非法勞教和整整10個月連續3個洗腦班(即:郫縣洗腦班、彭州洗腦班、新津洗腦班) 長期關押、酷刑折磨和瘋狂洗腦、毒打、遊街示眾、連續不讓睡覺等折磨後,於2004年4月2日回到家中時,身心已經受到嚴重摧殘,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高精度圖片
迫害前
高精度圖片
迫害後

現在祝霞經常出現幻覺幻聽,並且不分晝夜的折騰、哭、笑、罵人、打門窗,大小便弄得到處都是,蓋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蓋棉絮,並且經常用手捂住頭部驚恐的大聲喊 叫:「你們要強姦我嗎?」

……

也有一些「洗腦班」、勞教所以偽善的手段對待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開始會用幾天時間「談心」,甚至「問寒問暖」,使得法輪功學員心理放鬆,甚至懷疑被報導出的「洗腦班」、勞教所酷刑的存在。然而一段時間以後法輪功學員還不「轉化」,這些「傑出」的兇徒便露出本性了。其實,即使兇徒們的本性始終深藏不露,那些偽善的手段也不過是「熬鷹」中的清水和羊肉而已。一位海南某勞教所工作人員和一位海外法輪功學員之間,有這樣一段網絡對話:「你們說的迫害不是事實,我們對他們(指被關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筆者注)很好啊。他們絕食,我們還把青菜煮得很爛連著粥一勺一勺餵他們呢!」 「是麼?人家在家裏好好的難道不會自己吃飯,非要被抓到勞教所享受‘餵飯’?!」…… 「過去那些惡霸強佔良家婦女,不也對被搶的女子很好麼──穿金戴銀,還有佣人,還許諾封‘二奶’呢!惡霸的目地是強佔別人的肉體,勞教所的‘思想轉化’是強姦人的靈魂,二者又有多大區別呢?」

不論是面對利誘、哄騙還是折磨,對於「熬」不過去而被迫寫「保證書」的人來說,所謂「轉化」,就如同那曾經高傲不羈的雄鷹最終完全忘記自由翱翔,淪為與走狗為伍的「鷹犬」。河北省省會「法制教育中心」的「教育處處長」孔繁運曾當眾對已「轉化」的人說:「甚麼時候我看到你們打人、罵人才算真正轉化徹底了。」 這就是中共定下的「教育、感化、挽救」成功與否的標準:將人性徹底推向惡的一面。對於任何一個有尊嚴的人,這其實是一個精神死亡的過程。在日內瓦聯合國第 六十屆人權委員會會議期間,法輪功學員陳剛講述了他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洗腦折磨。陳剛說他「因身體上無法再繼續承受慘無人道的摧殘而違心的屈服了,這毀滅了我的尊嚴與信心,我甚至想到了自殺。」 他說:「肉體的死亡是一種死亡,還有一種死亡是精神的死亡。二種死亡,一樣的虐殺。」

已持續六年的強制洗腦鎮壓,致使千萬家庭破碎,無數人在這場迫害中受到身心摧殘。然而正如法輪功創始人所言,「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法輪功沒有在滅絕性的恐怖迫害中像中共江邪集團預想的在三個月內被鏟除,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卻在歷經風雨中越來越成熟、堅韌,走向崇高的昇華。同時,越來越多所謂「被轉化」者在《明慧網》上具名發表「嚴正聲明」,聲明在勞教所及洗腦班的高壓洗腦下,被迫違心寫下的不修煉保證作廢。到目前已有 27萬多人次發表這樣的聲明,這從一個側面說明,高壓和強權無法阻擋人們心底對真理和渴求。

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們這個飽經滄桑的民族經歷了太多次的「熬鷹」。從「反革命」、「右派」、到「走資派」、「×教徒」,被中共煎熬的實際上不僅僅是「一小 撮××分子」,同時也是無數參與批鬥、表態、過關、簽名的「廣大人民」的良知。在這一次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不僅有形形色色的謊言欺騙來煽動仇恨,更有高壓逼迫人們違心地表態過關,以株連手段摧毀人與人之間僅剩的那一點誠信。既然在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中,人們為了生存可以不得不越過道德底線而違心表態,可以「揭批」毫不了解的陌生人,甚至以「不參與政治」為藉口而「心安理得」的漠視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虐殺,那麼出於同樣的心理,人們也可以「理所當然」的圍觀歹徒行兇而無動於衷,人們也可以為了在商戰中生存而爾虞我詐,走門路、拉關係,以至於製造、販賣各種偽劣商品,乃至毒酒、毒米、毒奶粉……當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因為恐懼被「熬」而俯首聽命,放棄原則和道義的底線,乃至完全忘記自己曾經是如何自由翱翔之時,實際上被摧毀的是整個民族的未來。

六年來無數法輪功學員以和平、理性的講清真象,冒死揭露中共殘暴的洗腦和謊言,為的正是早日結束這場民族的浩劫,為了喚醒更多人的良知。實際上當中共「強大」得需要威逼普通百姓走形式表態,需要以酷刑強迫人寫自欺欺人的一紙「保證書」來俯首其強權之時,卻恰恰表明其內心的極度空虛與恐懼。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徹底戳穿了中共的邪惡和其虛偽的面具,在過去幾個月內,300萬中國人選擇了良知和勇氣,公開告別中共;更有中共內部官員不斷覺醒,不再追隨邪惡迫害良善,這正是中華民族重獲新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