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傳出的迫害內幕


【明慧網2005年5月12日】哈爾濱女子監獄對大法學員實施的是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

從2003年10月16日起,因我們不承認有罪、不承認是犯人而拒不點名,被強制罰站。一個星期後還被強行拉到男監樓東側凍了6天。最後,巡邏隊陳幹事答應我們可以不點名。

2003年12月4日,因為我們不佩帶犯人名簽,被強行綁回監舍,在監區長康亞珍、崔豔、吳雪楹的指使下把我們背銬在水房、便衣庫,晚上背銬躺在冷冰的水泥地上,將近兩個半月。

2004年4月6日獄警指使犯人把我們七名大法學員「背劍式」吊在鐵床上,疼痛難忍,我被折磨得昏過去三次,心難受的好像要被抓出來似的。7名大法學員是:陳雲霞、鄭宏南、謬小路、李冬雪、孫桂芝、鄭金波、王法娟。

2004年4月9日剛到車間,因為我說:「閉眼睛是我的權利,我不能連這個權利都沒有。」監區長崔豔發弄出五個「聯保」專門看著大法學員不允許閉眼睛,還採取「株連」手段,如果大法學員閉眼睛,犯人就沒分。由於我閉眼睛,監區長崔豔發令五「聯保」把我劫持回監舍,指使犯人楊淑華、李麗、胡小麗(現在已經出監了)把我「背劍式」吊起,一直吊了2個多小時,我渾身開始出汗,心口好像塞滿了麻,喘不過氣,話也講不出來了,我昏死了過去。醒來後,舌頭硬得說不出話,到了下午,才一點點恢復過來,但後腦好像有甚麼東西糊住了,麻木,反應遲鈍。

2004年7月26日監區通知大法學員:誰要不點名,拉回去上大掛。20多名大法學員被強行拖回監舍,一個一個的上大掛。7月29日輪到給我上大掛,同修李冬雪、孫桂芝、韓興麗、石淑緣已被吊了三天了。這次我又被吊得渾身出汗,昏死過去。醫生說我:這女的真有剛。在獄警的指使下犯人拿了四根大銀針扎我的手心、腳心,每半小時扎一次針。犯人李麗陰笑著說:「我可不像楊淑華沒有耐性,我今天就是要你命來了。」而後,李麗一分一秒都不停的拿著銀針在我手心手背鑽,把我的手心手背都紮黑了,連話都不會說了,半個月後才會講話。

同修王法娟是4月6日被吊的,被折磨的像腦血栓病狀,一條腿軟綿綿的走路,很吃力。被吊的8名大法學員,有兩名被折磨的去了病號,謬小路插管噴的衣服上都是血,石淑緣被吊的多次昏迷。

同修李冬雪、孫桂芝、韓興麗、陳雲霞、鄭宏麗、劉亞琴雙手吊起將近一個半月,從早4點到晚10點。然後,背銬在鐵床上,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李冬雪、石淑緣因胳膊短躺不下只能坐著。我們的腳、腿、胳膊、手腫的不行,她們就把我們背銬在鐵床上坐下,晚上仍然是背銬鐵床上,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同修鄭宏麗全身被冰得沒有了冷熱的感覺。我由於胳膊銬在鐵床上,勉強能躺下,全身成一字,脖子、胳膊疼的像折了一樣。最後在監獄全體大法學員不點名、絕食、要求解除迫害的聲援下,持續了四個月的酷刑迫害才結束。

我們是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做好人,做好人無罪!我們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學員。

陳雲霞在監外被迫害情況:

陳雲霞被綁架到哈女監前被綁架過兩次,第一次是2000年2月26日-5月16日在雙城市農豐鎮。

第二次是2002年4月22日-2002年5月21日,被雙城市國保科綁架,被上酷刑時,手指用木棍挾,幾次昏迷,在看守所裏20多天生活不能自理,手指間直流膿血。

哈女監相關責任人及電話:
監獄長:徐龍江、劉志強
政委:褚秀華(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隊長:吳豔傑、陶淑萍
八監區區長:鄭傑0451-86358314
區長:彥玉華、楊華、崔豔
九監區區長:張秀麗0451-86359539
八監區區長:何松梅、張春華
呂某某:集訓隊隊長
大隊長:康×琴、夏某
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獄偵科科長:肖林: 13845193360(手機)
地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89號 郵編:150069
(在哈爾濱市火車站乘343路車到新建下車)
總機:0451─86684001、86668488打總機後說人名或職務即可找到。)
週五為監獄長接待日 下午一點到三點
電話: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電話:0451-8235914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駐女子監獄電話:045186663178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崗區漢廣街79號 郵編:150080 電話:0451-6335924
每週三為局長接待日 電話:0451-86316442;0451-86342238;0451-8634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