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年東北大法學員幾年來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9日】自從95年11月修煉法輪大法以來, 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使多病的我無病一身輕。可1999年7.20以來,我們失去了往日的一切。中共江氏邪惡集團針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學員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下面是我遭受迫害的經歷。

一、2000年初,世界召開日內瓦人權會議,大法弟子舉行了簽名活動(建議中國政府同我們師父對話和平解決法輪功問題)。我簽了名。當時有一位簽名同修的家屬懷疑此事是由我組織的,就到我家來逼問我,我予以否認,還正面向他洪法,不料他當天就向市公安局舉報了我。晚上九點多鐘,市公安局和派出所一行四、五個惡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師父法像、大法錄音帶、電話本等,到晚上十點多鐘又把我帶到市公安局,由副局長李運陽、國保大隊陳萬友等非法審問、逼問、威脅、恐嚇,均沒得逞。他們一會兒叫我站起來,一會兒又叫我坐下,折騰我,沒過多久我就渾身哆嗦不成個。當他們知道我以前患有冠心病後,害怕我有生命危險,想推責任,就找了藉口出去了。後來在半夜把我的女兒、女婿找來把我接走了。

二、2001年4、5月份,我聽一位鄰居說:有人在外面煉你們那功呢。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和同修們一起煉功了,第三天又去煉功,剛煉一會,警察就來了,將我們用警車劫持到派出所,扣留了一天。(在派出所期間又照像,又按手印,又留了審問筆錄,對待我們這些煉功群眾像對待罪犯一樣。)

三、2001年6月我準備去北京上訪,以我的親身經歷到信訪辦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到了哈爾濱,聽說博物館正辦誹謗大法的展覽,參觀後我如實的寫下了觀後感:觀看了展覽後,我非常難過,我師父是來救人的,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教人心向善,做好事不做壞事,自從煉法輪功以來,有多少家庭和睦了,鄰里關係融洽了,有多少病人甚至癌症病人得到了康復……。希望各級政府多聽聽法輪功學員的心裏話,給我們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結果我因此被扣留,遣送回當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1天。公安分局邪惡之徒罰我300 元,沒有收據。

四、2001年12月,我又準備去北京上訪,在哈市被發現。當時我們給乘警講真象洪法,那節車廂的乘客全都站起來聽。警察害怕人們知道真象又把我們帶到餐廳,火車開到長春站讓我們下車關在一個五、六平方米的小黑屋裏。這裏劫持了各地大法弟子幾十人。兩天後,當地公安把我們劫回,在這期間,我們吃飯、喝水、上廁所都受限制。回到家即送進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9天,罰款1000元,沒開收據。收款人是公安分局政保大隊隊長石××。

五、我所在單位的經理陳××,因我去北京牽連到他,致使他將我的工資扣發了一年之久。這期間正是我85歲的老母親病危、急需用錢的時候,我去找他們講真象。他們於2003年才將我的工資陸續補齊,直到現在他們把我的工資卡還扣留在單位。

六、2002年4月25日,當地派出所一行惡人私闖我家非法抄家,沒抄出甚麼就走了。當時我公爹80歲正是腦血栓發病期,婆母也80歲了。他們的惡行把兩位老人嚇得心驚膽顫,過後他們去了二弟家,不久公爹就病逝了。當時我老伴正發高燒,後來又出現了舊病復發的症狀。

七、2003年12月,我老伴的外甥(大法弟子)在大慶勞教所被迫害致死。剛接到這一噩耗不久,我的二女兒又被當地公安局綁架。那時我們全家真是度日如年,老伴咽不下飯,睡不著覺,人也顯得有些痴呆。

五年半多來,這場殘酷的迫害在肉體上、精神上、經濟上,方方面面給所有大法弟子及家人、親朋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我及我們全家所經歷的迫害僅僅是冰山一角。邪不壓正,不久的將來,一切都會大白於天下,那將是邪惡的末日到來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