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資料點的心路歷程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師父您好!同修好!

在正法修煉時期,師父讓我們向世人講真相,救度有緣人。一開始我們當地是由去北京證實法的同修從外地帶回底稿來複印,逐漸有了同修在網吧下載師父經文和真相資料,但那時只能在複印店裏請常人印製。不過印製的量還是很大的,因為我住在縣城,同修們常去農村講真相,有時一夜都要發上好幾千份。

在有資料的時候,我就和同修一起出去發資料。有時步行,有時騎自行車來回一百多里,每天都是下班天黑後出發,有時要到半夜兩點甚至天亮後才能回來。發放了大量的真相,對救度世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可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這資料若由大法弟子親手來做就(而不是由常人負責複印)莊重多了,我想到這麼神聖的事應該由我們自己來做才對。可想是這麼想了,那時候心性不到位,哪敢自己做呀,認為做資料是極不安全的因素,其實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認為做真相資料隨時都有遭迫害的危險。

後來環境好像是越來越惡劣,複印店裏不敢接受了。因我地同時還供應周邊縣同修,資料需要量大,這一下子突然沒有來源了,怎麼辦呢?大家都很焦急。可光急也沒用,也急不出資料來。可救度眾生不能停歇,怎麼辦?自己學,就從零開始,我下決心學電腦。現在想來這段經歷也是師父慈悲給我機會,讓我從中得到鍛煉,逐漸成熟起來。

那時自己動手是很難的,因為我以前是輔導員,「七•二零」後多次遭邪惡迫害,被非法抄家、抓捕、關押、動輒以勞教恐嚇人。加上自己人的觀念重,帶有很強烈的怕心。可是大法弟子要聽師父的話,救人要緊。我一邊加強學法,一邊利用業餘時間到街上電腦室裏學技術,那時自己還沒有錢買電腦,但我學得很認真,如遇休息日,坐在電腦前一練就是六個小時不離座位。學了一個月,學會了打字,便開始組建資料點。開始建資料點,只有幾個知情的同修拿錢。為了節約開支,我把生活降到最低。後來很多同修悟到了,都陸續拿錢來做資料,但這時資料量也更大了。

當時我地來了一些流離失所的同修,當地大部份同修認為流離失所的同修精進,一概認為都流離失所了那就是拋家捨業在證實大法,因此很願意資助這部份同修,認為只有他(她)們在資料點做才合適,對當地同修做資料有不同的意見。再加上有的同修寧願拿錢出來在外地去接資料也不願讓當地同修做,這樣面臨幾方面壓力,人力物力也造成浪費。有段時間我們把資料點交給了流離失所的同修,租好了房子,設備搬進去了,徵求資料點同修意見,是在工作間裏住呢還是另租房子(考慮同修的承受力),同修表示就在工作間裏住。可做了一段時間,也許是當地同修去得勤了,讓外地同修產生了壓力,結果外地同修不想做了。這樣一來就面臨著要從新找房子,可又不好開口要同修另找住所。找房子得要很合適的環境,一時資金又很緊缺,真是難哪!單是只要出錢也就不說了,還要搬遷設備,那個機器大也不太方便搬遷。

此次,我和當地同修交流,認為人情不能代替法理。當時為了給流離失所的同修一個修煉環境,其實這是有為的在做了。做資料要有一定的承受力,換句話說,得達到那樣的心性,不能強為。再加上我們並不了解外地同修以前的修煉狀態,得對法、對同修負責任。因為這樣的結果是,雖然自己把全部精力和幾乎全部資金都投入進去了,但還是不盡人意。至此我才真正下了決心,自己動手做。

就這樣,和當地幾個同修合作,建立了自己的真相資料點。一開始缺乏原稿,如有從外地傳來的資料就整張複印,或自己動手組編;有時是同修們選內容,由我編排,切實的解決了問題。後來逐漸發展有了較大的設備,因此我地基本沒缺過資料,還常供應周邊縣。

當時我地只有一個資料點,因此不能停歇,總是處於一種趕製資料的狀態。加上又要上班,業餘時間幾乎都要泡在資料點裏。我因一人獨居,不牽扯家人,也好安排。但這樣一來,就沒有時間參加集體學法了,有時做資料到深夜兩點鐘甚至更晚,第二天要趕回去上班。時間一長,發正念也受到嚴重干擾,學法也發睏,最後導致遭邪惡嚴重迫害,遭非法勞教迫害的學員說出了我做資料的事。好在誰也不知具體地址,所以邪惡跟蹤了一段時間也是一無所獲。有一次邪惡開著警車大白天追我追到親戚家裏,遭親戚和當地人痛斥。邪惡氣急敗壞,後來編造別的「理由」將我勞教迫害。

因有了這次慘痛教訓,我開始反思,向內找,真正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一個不可分割整體。凡事不在於一個人做了多少,而在於所有的同修對這件事認識了多少,在法上提高了多少。如果只是一個人在持之以恆的做,即使做得再多,也只是在自我的圈子裏畫小圈圈,而不是真正的將自己溶入正法中。如果能把自己當作無數個正法粒子中的一個粒子,那麼做事的心態是平穩的,做事的狀態應該是默默的;我悟到我只能在其中,絕不可在其外,無論學法還是發正念都是一樣的。整體配合不等於同修可以代替自己發正念,不等於同修可以代替自己學法,要注重個人修煉,紮紮實實的修。

從勞教所回來後,我切實的將自己投身到集體學法的環境中,覺得格外親切,因此格外珍惜這個環境。有段時間,每天都和同修在一起學法、發正念、煉功,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不斷的純正自己。涓涓細流,匯成大海,在不斷的學法修心中我真正明白了資料點「遍地開花」的重要性。

當我看到當地還是停留在一個大資料點的模式,無論從安全角度還是同修整體提高上來看都是有漏的,我下決心,請師父加持歸正這種狀態。同時反省自己原來由於怕心不敢去商店購買設備、耗材等,也不敢公開向社會人士請教電腦知識,造成很多時間和資金上的浪費,甚至造成有漏。此次我痛下決心從電腦硬盤的分區、系統安裝及維護、軟件應用等基本知識學起。回想以前自己在電腦裏搗來搗去的,有時東西不知搗到哪兒去了,至於敏感信息有沒有留在電腦裏自己沒有底,因此做得非常辛苦,背負著很大的壓力。現在學了一些基本知識後就輕鬆多了。同時我還有一個想法,就是因為我當初在技術上遇到很大困難,耗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因此我想學會後可與想學的同修做技術交流,讓新學的同修能夠學的比較順利;另外就是想切切實實做到資料點「遍地開花」。

當時就在我想學電腦操作時,跑了一滿街卻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有的電腦室裏沒人,有的是一條街本來有幾家電腦室,可就是找不到。轉了半天又轉回來了,便只好去找一個朋友(常人),我事先沒打算找這位朋友,因為估計朋友很忙,沒時間教我。但我過去一問,朋友說:行啊,我有時間。就這樣我很方便的學起了電腦維護之類。回想這一段時間,覺得這次學習也是很必要的。我地有部份同修悟到應該自己動手做真相資料,也從各種渠道得到了電腦。這樣我就把我所懂得的教給同修。同修想要學點甚麼,只要我會的,我會耐心的教,邊教邊自學,不會有厭煩感,不會覺得教同修耽誤了時間,我覺得那是我應該做的。換句話說,那才是我真正的自己。

現在我地有好幾個同修建立了小型資料點,大家「比學比修」,時常在法理上切磋,在技術上交流;在製作資料的過程中昇華、提高;做事時充滿智慧、理智,內心萬分感激師父的慈悲加持,同時也感到無比欣慰。

到我成稿止我雖然也沒有學會很多電腦知識,但覺得還是夠用的。在師父慈悲呵護下,基本上需要甚麼就自然學到那兒了。我當然很佩服有的同修在很短時間內學會所有操作,奇怪的是我也不見過去那種焦慮和急躁,比過去穩多了。

我知道自己有很多方面還做得很不夠,離法的要求相差很遠,感到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做。師父在《志不退》經文中告誡我們:「法徒精進志不退 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不能有絲毫的懈怠,過去做的不夠的同修要做好,過去做的好的同修要做的更好,因為我們的使命是讓眾生同化大法,選擇美好未來,跟隨師父回歸我們的天國世界。

倉促成稿,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向師父合十!
向同修合十!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