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前言:時間真快,「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好像昨天的事,「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又召開了。我把能通知到的同修全通知了,並告訴同修一定要寫,可是到了我自己這,想要寫體會時卻天天滿腦子返出的都是修的不好,沒有可寫的。時間過去了一個多月,今天悟到那些想法不是我呀!不想寫就是就那個不好的東西怕滅了它,不想寫就是不想主動去修,寫的過程就是修的過程。因此,我一定要排除干擾,主動去修,用大法歸正自己,同化大法,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負師尊慈悲苦度,才能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違史前誓約,「越最後越精進」。

尊敬的師父好!全體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弟子,由於和平時期學法不好,雖然師父的經文一篇不落的看過,但為甚麼要修煉?我在法理上並不清楚。但我煉功後身體好了,人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我憑著感性上的認識,當然也有明白的那一面。我知道師父好、法好,我給親朋好友,孩子的老師都請了師父的書,希望大家都來煉法輪功

雖然我在法理上認識不清,但師父慈悲於我,給了我一個極好的修煉環境,周圍有精進的同修,輔導員拉著我,並「七•二零」後還能天天看到明慧每日新聞,師父的新經文都能及時得到。我就如同每天都在開國際法會,再加上本地那時也經常開法會,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同修的幫助下,堅定了自己那顆要跟師父回家的心。我明白了為甚麼要修煉,是要返本歸真,就是要人成神,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我一路直線上升的追了上來,邁入了正法修煉的進程。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交織在一起,可是畢竟缺少和平時期紮紮實實修煉的課,因此我就是像師父講的那樣,摔的跟頭把式的。

在否定迫害中修去名、利、情

我因為從小就非常喜歡音樂,所以帶著這顆執著心在陪孩子學習中,我聽課上了癮,並且還強烈的執著,希望孩子成為這行業中的佼佼者。由於自己強烈的執著心不放,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看的清楚,抓住我的漏下了毒手。在我陪孩子上課的途中發生了車禍。當車禍發生時,我意識到傷勢的嚴重,胸椎有兩節椎骨擠壓在一起並鼓了出來。黑手是想讓我癱瘓,但我清楚的第一念就是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一念」。我想我不能癱瘓。現在想起如果當時換成一個常人的話就是癱瘓了,由於怕心當時沒有證實法。

回到家後就盼同修來幫自己悟一悟,自己究竟哪出現了問題?同修來悟到有漏也不允許迫害。後來我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黑手爛鬼。三天後發現自己竟然成了駝背。我想:羅鍋都能變直,我這又算甚麼?同修說直羅鍋也是默認迫害。我知道這次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我就真的癱瘓了。這次在師尊的呵護下,同修的幫助下和自己強大的正念正信,否定排斥迫害。半個月後我能下樓了。

在這期間我並沒有停止自己擔負的責任,跪在地下,把打印機放在床上,正常的打印《明慧週刊》。通過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根子上的問題:長期的名、利、情不放。形成了強烈的執著,作為修煉人要放棄的就是這些東西,而我卻抓住這些東西不放。師父在和平時期就講過此法:

「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精進要旨》〈真修〉)「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

用法理歸正自己修去名、利、情

在正法修煉中師父要我們全盤否定舊勢力,在反迫害中既要救度眾生又要修好自己。迫害持續六年多了,有的同修執著結束,可是我的執著是怕結束,因為感覺自己修的不精進。為甚麼不精進?通過這次寫修煉心得體會,讓那些個不屬於我先天本性的東西用法來歸正。

我悟到不精進的原因有兩點:一是從小到大受邪黨文化,即無神論的洗腦,造成了我信師信法有間隔,一遇到問題就套用邪黨文化的模式思考;二是從小就在各方面比較突出,所以也伴隨著培養出來嚴重的名利之心。修煉後能夠看到自己這些不好的東西,但抓著卻不放。在寫體會的過程中悟到,那些東西不是先天的真我,所以在我排斥它、不要它的過程中師父就給我們拿掉了。瞬間感到在生生世世舊宇宙的理打造的那個我,套在我身上厚厚的殼,土崩瓦解灰飛煙滅。謝謝師父洗淨了我,此刻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快樂、輕鬆、自在。

修煉太嚴肅了,帶著任何一顆人心都是非常危險的,要想修煉那就修煉,決不能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必須捨棄人才能修成神。

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長春「三•零五」(電視插播大法真相)之前大資料點承擔繁重的工作,當時我只是負責傳遞我周圍的幾位同修,從沒想過替他們承擔。「三•零五」之後大資料點幾乎全部被破壞。經歷了「三•零五」正念破除惡警抄家抓人之後,我被迫流離失所。那時看不到師父新經文、看不到明慧是非常痛苦的。

一個月後同修找到我,拿到了經文和《明慧週刊》。這時本地同修悟到不搞大資料點和有形的東西,做真相資料要「遍地開花」。我就是在這時開的其中一朵花。當時怕心不是主要的,資金成了問題,同修提供電腦,我買了打印機。經過同修的幫助,我很快學會了上網、編輯、打印。剛開始上網時心裏隱隱約約還有怕的物質,邊發正念邊上網。其實這個過程就是修去怕心,修去等、靠、要的過程。這時才感到大資料點的同修長期超負荷工作,不能保證學法,他們被抓甚至被迫害致死,難道我們就沒有責任嗎?想到這心裏真的是很難過啊!

當時有一種錯誤的思想,認為幹多大的事,就要受到多大的迫害。這是嚴重的默認舊勢力。其實這點事師父一揮手就做完了,為甚麼要我做?不就是讓我從中修自己嗎!雖然這樣想,但是心中還有怕。那麼我就學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在師尊法理啟悟下,怕心這個殼在一層層的蛻掉。後來我們又上了刻錄機刻錄光盤,刻錄了很多光盤供同修和自己用。我們這朵小花開的越來越好,一個小型資料點就這樣運轉起來了。

流離失所兩年多後,我悟到應該堂堂正正回家了。家是大法弟子修煉的環境,邪惡不配考驗我們,於是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家並從新配置了機器。同修悟到要整理本省五年來的迫害資料,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工作量,而且要的非常急。在做的過程中我們不斷的要求自己,全盤否定舊勢力。儘管在做的過程中有各種干擾,我們都全盤否定,不在魔難中修。我們幾乎每天都工作十七、十八個小時或更多時間,把孩子累得邊幹邊哭,手握不住鼠標,我就跟她講:你不是師父選擇了你嗎!師父在看著我們呢!經過一個多月終於完成。

在這其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情。孩子哭時心就痛,埋怨同修、埋怨協調人不了解工作量。其實想想為了揭露迫害、救度眾生,我們做多少都是應該的。師父為了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我們吃這點苦又算甚麼。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站在浩瀚的大海邊,海上起著波浪。水有些發黃,遠遠的海那邊有亭台樓宇、燈火通明。我要孤身一人過這海,以我的游泳技術根本就遊不過去,但我就毫不猶豫的下了水。剛一下到水中我就飛了起來。一直朝對岸飛去。海浪不時拍打我的臉。時間不長我就飛到了對岸。醒後悟到是師父點悟我要勇猛精進啊!

今年五月份決定要上外地親友家勸「三退」並把《九評》光碟帶去。就在要走的當天,得知火車站警察檢查過往旅客的背包搜《九評》。當時就出了怕心,怕被搜出來,但我馬上又想到師父說:「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怕心就是私心。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黑手爛鬼操控的火車站的那個場。立刻覺得從心底到外都靜了。在晚上去火車站的路途中都在不停的發正念。到火車站後我的火車票掉到了地上,警察幫我撿了起來,還拍拍我的肩頭笑了笑。順利的到達親屬家給他們講清真相,使他們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前一段時間派出所換發身份證通知照相。看到通知我又動了人心,認為派出所多次找我,去那裏危險。同修說:你認為派出所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這是默認舊勢力;派出所應該是抓壞人的地方,不應該迫害大法弟子。我一邊學著師父的法、一邊發正念。

師父講:「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然後堂堂正正去了派出所。

師父最近連續發表新經文《志不退》和《越最後越精進》。我一定要抓緊時間,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把好資料源頭。走正路,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向師尊雙手合十!
向全世界同修雙手合十!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