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怕心 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尊:您好!同修們好!

我於一九九九年得法,那時剛剛參加過幾次集體學法,「七•二零」就開始了。因為一下子失去了修煉的環境,我就沒有再接觸上同修。雖然我得法晚,但我深知法輪大法好,所以一直一個人在家堅持著,沒有放棄。直到二零零三年的二月,在師尊的苦心安排下,我才與同修接觸上,才知道還有那麼多的師尊的新經文我還沒有看到,才知道我們已是處在正法修煉中了。通過不斷的學法,我逐漸懂得了自己為甚麼要修煉,原來我的生命是為得法而來、為在世間助師正法而來、為救度眾生而來。

明確了自己的使命後,我真是著急了,我得走出去講真相、救眾生啊!可那時雖然在理上明白,可一想到出去,我就從心裏感到害怕,害怕被抓、害怕被迫害。於是我就多學法,師尊說:「大法弟子不能證實法就不是大法弟子。」(《評「大法的威嚴」》)「但是無論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稱號。」(《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想怎樣才能配得上「大法弟子」這個稱號呢?那就是按師尊的要求做,按法的標準做,我有怕心、有執著不怕它暴露出來,發現了正好就把它修下去。那本身也不是我,那是後天形成的。漸漸的,我開始敢於走出去證實法了,那些不好的東西逐漸的也就在銷毀。

一次,我與兩位同修準備一起去到邊遠的山區發真相資料,可出門沒多遠就被警察給攔住了。我們身上帶了兩大包資料。我在心裏想,敬請師尊加持弟子們,我默默的發著正念。但因為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場面,站在那兒還是有些發慌,心臟「突突」的跳個不停,腿也開始發抖。我就在道邊坐下來,繼續發正念。路上的警車來來往往穿梭不停,可看到身邊的同修卻那麼穩,我真是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後來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就分開走。這時我的怕心不停的在往出冒:被抓了怎麼辦?不好的念頭也越冒越多。可我一想,這不對呀,應該排斥它,那不是我。我就不停的發正念、背法,讓法來充實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我邊走邊問自己:我幹啥去了?我不是要去救度眾生嗎?那不正是師尊要我們去做的嗎?那我就應該去做。可害怕的心卻是為己的、自私的,是應該修下去的。

師尊說:「無論你們身在異鄉還是在直接被邪惡迫害的環境下,都應該表現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來,使邪惡膽寒。邪惡表面上咋呼,它內心裏在害怕。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內心不能害怕。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但是這不是能有意表現出來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這一步,使你成為了這樣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最後,我們又安全會合了。事過之後,現在再談起來心裏感覺挺平淡的,可在當時,那種經歷對我而言,真的就像是要放下生死一樣。

幾經周折,我們到達目地地時天色已晚。因為這場波折使我們在路上花費了很多時間,所以我們已不能按照提前預定的時間趕回家了。於是,新的考驗又來了。我在心裏不停的翻騰著:我是從來沒離開過家這麼長時間的,平時就是出門去上廁所,丈夫都得不放心的喊上幾遍。我要是出去發真相資料,有時被他知道後,他就會連喊帶叫的,氣的臉都變形了。要是我一宿不回家,他還不的氣炸肺了?一急眼可別把我的大法書和師尊法像給毀了。我越想越慌,就好像事情已經發生了一樣,我坐立不安,恨不得馬上就回去。

同修知道我的想法後,就說:我們先學法吧。我想:對呀!應該怎麼辦師尊都會點悟我的。

師尊說:「不管常人持甚麼態度、擔心中國社會民族會怎麼樣啊,那都是操沒用的心。神自古以來都沒有放鬆對人類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人的控制,神叫這個社會亂這個社會就亂,神叫人狂人就得狂,神叫哪個社會穩定這個社會就得穩定。」「你們記住了,你們才是今天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你們才是眾生最矚目的生命,你們也是決定著人世間每一個人未來的生命!所以救度眾生和修好你們自己,這件事情對於大家來講,對於大法弟子來講是至關重要的。」(《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我一下就悟到了,救度眾生就是我現在最應該做的,不能因為丈夫一個人而阻礙了我去救度更多的眾生啊!我想我是神,我讓他穩定他就一定惡不起來。想到這兒,我的壞念頭這一下子全沒了,我心裏這個踏實呀,我這才明白甚麼是在法中修啊。第二天,我回到家時,我愛人平靜得就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幫我走出了這一步,但首先我自己得有正念。

從那以後,我就明白了正法的事應該怎麼去做,修煉的路應該怎樣去走。我們時刻都不能忘了師尊,不能忘了法,不能忘了自己要保持正念。

還有一次,我們晚上去農村發放《九評》及相關資料,那個村子裏幾乎家家養狗,它們要一叫起來可真是不得了,就會此起彼伏,連成一片。於是,我們共同發出強大的正念:讓所有的生命就像催眠了一樣,不能干擾我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敬請師尊加持我們。結果我們在那裏發了一宿《九評》,連一聲狗叫都沒有聽到,也沒有遇到任何干擾。真是如同師尊所言:「大道無敵天地行」(《洪吟》〈太極〉)。黑夜裏,當我發《九評》時,每一本書連同外邊的包裝袋都是閃閃發光的,我們貼出的不粘膠,背面的紙都是金光閃閃的,我知道是師尊在鼓勵和呵護著我們,這就更加堅定了我證實法的信心。

當然我和同修在整體配合的過程中,也暴露出了我有很多不好的心:急心、爭鬥心、沒有善心、不夠包容等等,我真得好好修啊。

在這裏我想對那些走不出來的同修說,不要再等了,快些從人中走出來吧,師尊告訴我們做的「三件事」,那可是師尊賜予大法弟子們的法寶啊!邪惡越是瘋狂,我們越是要做好,這也正是說明我們做的還遠遠不夠啊。任何因素都阻擋不了正法的進程,師尊留給我們的時間是有限的。證實法,救度眾生,揭露邪惡,反迫害是我們的使命和責任。讓我們一起走出來,共同去做好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吧,那樣我們才不枉此生,我們的生命才活的更有意義。

最後請允許我以師尊的經文《洪吟(二)》〈正念正行〉與同修們共勉:

正念正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後記:在寫這篇體會的過程中,我修改了很多次,開始總是有一種發飄的感覺。當我靜心讀了師尊的新經文《成熟》後,發現自己寫時心態不夠純淨,還是有完成任務的心。其實我們無論寫的怎樣,我覺得我們都應該認識到這是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是在交一份神的答卷。寫完這篇體會後,我現在最想說的一句話就是像一位同修寫的那樣:如果還有一次選擇,我仍願做師尊的大法徒。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