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堅修大法心不動」

我是住在農村的一個農民,修煉前是患乙肝的病人。家裏經濟緊張,看不起病,很痛苦。二十多年前,我相信氣功能治病,所以我就想找個好功法去學。真是緣份一到,來的那麼自然。我女兒有一天拿來一本《轉法輪》,我一看很好,就一直看下去。誰知在看的過程中,我病的症狀逐漸消失。

我就找來了《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看圖解比劃學動作,學的也不准、每天只煉一遍。誰知變化就那麼大。記的有一天我上城裏,不知不覺,一會超過一個人,一會又超過一個人,真讓我驚奇。我在這以前騎車都是別人超過我,而我累的直喘氣。可現在不同了,這身體的變化太大了,這功法也太好了。

在一九九九年的春天,由市裏的同修在我家辦起了煉功點,有十幾個人學。通過學法大家懂得了修心性,但剛進入精進狀態,「七•二零」突如其來的鎮壓,我們剛成立兩個月的煉功點就被迫解散了。我當時心裏難受極了。

冷靜之後,我仔細的想:我決不能放棄大法,放棄了大法就等於放棄了我的生命。大法這麼好,師父把我的身體都淨化了,我已經受益了。常人還知道「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何況這是神聖的佛法修煉呢?我要跟師父走,我就要聽師父的話:「堅修大法心不動。」(《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巨難之中要堅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以來,我牢記師父的話:「做到是修」(《精進要旨》〈實修〉)。幾年來,我智慧的、持續的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在師父的呵護下,比較平穩的走到了今天。下面略談幾例和同修交流。

通過市裏的同修,我能及時得到師父的經文、明慧真相資料,這是緣份、並非偶然。這是師父的慈悲為我們開創救度眾生的便利條件。對這些事情我可不能怠慢,所以無論農忙再緊,白天幹活,晚上我就騎車到六十里之外的某市去取大法資料,當夜返回,還能順路發放一部份。我心中時刻想著:師父就在我身邊,誰也別想動我,所以不管天再黑,我騎車速度並不慢,我也不覺的太累。

農村和城市環境不同,我都是晚上出去發資料。我想幾點去,到時候我準能醒。風、雨、雪天也正是我利用的天時,外邊的人少,做的更便利。有一次下著大雪,我騎車到十五里之外的村莊發資料,連我也驚奇,幾百份真相資料很順利的就做完了。這都是師父的呵護。

我還記的有一天晚上,天很黑,我在十里之外某村一家門口蹲著,剛把一份真相塞進門縫裏,看見過來一個人,心想:我要是站起來會把來人嚇一跳的,不如我靠牆邊蹲著,讓他看不見我。誰知來人就是這家的主人,他把門打開進去又鎖好,就真的沒看見我。我想,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越來越強了。師父的洪大慈悲無時無刻不在呵護著弟子。

我感到最困難的時候是在二零零一年。市裏和我聯繫的同修被綁架了。那時邪惡猖狂,資料來源突然斷了,我就只能用塗料寫。電線桿上、樹上、立交橋下、村頭、路邊、只要過人多的地方能寫的我就寫。我縣南半部,方圓幾十里踏遍了我的足跡。我就一個目地:讓所有世人知道,法輪大法是好的,大法和大法弟子是壓不倒的。後來引起了惡警注意,就去我村調查。被村幹部擋回去了,但我心裏知道這是師父的呵護,有驚無險。

幾個月之後,我和被綁架的同修的家人去勞教所看望同修。惡警很邪,不讓見,理由是「不轉化的不能見」。我和同去的同修回來後,協商怎麼辦?不管它多邪,咱就堅定,揭露邪惡、抵制迫害才是唯一的辦法。當天回來商定後,隨即就買了油印機和耗材,從此就做起了真相資料。雖然效果沒有複印的好,但總比沒有強。就這樣一直到了三年同修出來後,我又有了資料來源。

想起同修被非法關押在黑窩的那三年,我們裏外配合。有一次我去探望,那惡警開始不讓見,我就發正念,後來他神不守舍的,糊裏糊塗就讓我進去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加持,因我還帶有經文,總得送進去。三年當中,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大法賦予我的智慧,還有明白真相的世人幫忙,師父所有的經文通過不同方式都能安全送到在勞教所受迫害的同修手裏。這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他們能得到經文更能堅定不迷途,也有很多曾被迫「轉化」的,看到大法,明白後歸正的。

到後來環境有了好轉。只要一個人有經文,兩天不到,全隊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就都有;只要一個隊有,全所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就都有。邪惡雖然凶殘,它擋不住大法的傳播,改變不了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心。從以上這些事例,讓我深刻體會到,只要弟子正念正行,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整體的配合太重要了。但它來源於每個大法弟子的正念也是來源於大法中。如果每個同修都能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三件事」,邪惡也就能除盡。世人也就容易得救了。

「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正法洪勢快速推進,大法弟子正念除惡,邪惡越來越少,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周圍的環境越來越寬鬆了。我妻子明白大法好,一直支持我,配合我講真相。特別是邪惡迫害開始時,我去貼真相,她給我打漿糊。我去北京證實法,她給我買新棉衣,又親自送我到六十里外的某市同修家。她幫我講真相,發護身符。妻子的妹妹就是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乳腺瘤念沒了,她自己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不生病,幹活有力氣。收稻最忙的時候,她五十出頭的人了,一連幾天干,也不覺腰疼,年輕人都受不了,都問她咋回事,她就說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原因。不管哪個被迫害同修家裏有甚麼事,她都主動擔當,不要回報。兒子本不修煉,在遠方打工,遇到身體不舒服了,就背《洪吟》。四弟不修煉,但家裏的錄象光碟、摩托車都支持我用來幹證實大法的事,他兩個都親自騎摩托車幫我發真相材料。特別是目前「三退」的事、我自己家裏不修煉的常人都無障礙,都退了。

和我同村的一個人,在某鎮上班,因我總去取資料,路過他的小廠放車,所以每次都給他講真相和給他資料,他明白後也給別人傳看,自己身上總是帶著護身符。有一次他和他的老闆上市裏辦事,被交警截車罰款。當時把他放了,只罰了老闆的款。老闆回去莫名其妙,就問他,於是他講述了護身符的事。後來老闆見到我,主動向我要護身符。

我還有個親戚,我經常給他送真相材料,後來讓他看了《轉法輪》,他真的就走進了大法。現在做講真相的事也很主動、很多。

大法的超常,表現在我身上的也特別多。這個只要是真修弟子都有體會的,我就不說了。我上邊所說的一切,只不過是我從迫害發生以來、始終如一的,堅持做著,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事情。雖然不是轟轟烈烈,就是做到了貴在堅持。我也不會講甚麼高深道理,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聽師父的話,師父淨化了我的心靈。我知道自己和精進的同修比還有差距,但我想寫出來能否和那些被落下的或走不出來的同修有互相勉勵的機會。達到共同提高,共同精進。共同圓滿的願望。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