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學法、提高心性的心路歷程


【明慧網2005年1月20日】我名叫吳惠林,從事經濟研究工作,也是大學的兼任教授。我是1998年農曆新年得法的,得法的機緣是為了祛病。也就因為是「有所求」而來,初期修煉的狀態是典型的「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一切以常人生活為主,不但讀法是公餘之暇再抽部份時間為之,而且心不在焉,甚至連煉功都是被動式的應付了事。幸運的是,竟然沒有放棄。

得法當時由於大法在台灣才開始公開傳,得法者仍很少,且因尚未受中共江氏集團打壓,知道訊息的一般人對大法感到新鮮、好奇,而大法在台灣初傳時的「大本營」被認為是台大經濟系,得法的所謂「知識份子」中絕大多數是經濟學者。

其實,學法的經濟學者人數只有個位數,再因那時我常在各媒體露臉,舉凡報章雜誌寫文章,參與、甚至主持電視廣播節目,由此而被歸在名人行列,也可算是新聞人物。因此,媒體對於我們加入法輪功修煉行列很感興趣,時常提出採訪要求,但那時的我對法不甚了了,對於大法還存有只是「戒律」的認識,以為也是硬性規定一些不能犯錯的事,因而在「修口」上尤其戒慎恐懼,生怕說錯話而破壞法,最重要的還是擔心對自己不利。於是不但一切採訪全拒絕,而且對於提筆寫一般評論也深懷「怕心」,一些朋友頗感納悶我怎麼一下子銷聲匿跡了。

直到1999年7.20中共江氏集團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瞬間名聞全球,成為最熱門的新聞,台灣媒體對大法學員展開追逐,在老學員的引導下,幾位學員開始面對媒體,我也是其中一位。不過,在介紹大法和自己得法機緣及學法心得時還是戰戰兢兢,而《中國時報》專欄編輯來電要我寫文章推介大法,還是不敢貿然答應,推三阻四還是推不掉下,趕緊再請教老學員,受到鼓勵之後才小心翼翼的提筆寫《我所了解的法輪功》一文,而初稿還傳真請老學員幫著檢查,也在同為學員的兒子認可後才交稿。那時不只不敢拋頭露面、謹言慎行,連報紙、電視這種常人媒體都不敢看,因為「害怕」受到污染。這種謹小慎微的狀態並不符合大法的教導,直到勇敢的踏出心門定期參與學法組,與同修們一起讀法、學法、交流一陣子之後,才逐漸的改變。

就在集體學法、煉功之後,也漸漸對師父一開始就要學員「通讀」大法,不要抱著求學問心態和方式學法的道理有所領悟,而「佛性一出就像金子一樣閃光」、「大法修煉人為何偉大」、「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高層次修煉」、「大法的無邊威力」、「大法只看人心」、「心一定要正」、「心性多高功多高」等等法理,在一遍遍的通讀大法,定時學法交流、天天按時煉功之後,也有了層層的體會。

當然,這些領悟都是在學法、修煉過程中,在生活中、工作中、無數的矛盾中摔摔打打、跌跌撞撞下一點一滴而來的。在個人修煉過程中,由感性認識進展到理性認識,也在領悟大法的好後很自然的推介給周遭親朋好友。期間也體會到要現在一般常人得法的不容易,但相對的也反映出自己學法還是不夠勇猛精進,無法讓洪法對像自然而然的「感動得落淚」。不過,在這其中我也逐漸體會到不能自怨自艾,而一次次的挫折正是一次次的提供反省機會,趕緊再回到法上找出自己的不足。於是對「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 (《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的經文也得以有所領悟,逐漸體會到修煉者應該是很「自在」的,而「修大法很難,但也很容易」,其關鍵就在「一念之間」,這一念就是「人」、「神」的差別。

我對人和神的區別也在「忍」和「悲」之體會上領悟到一些。常人的「忍」字是「心如刀割」,畢竟有著常人之心,由於是「強忍」,雖然表面上沒有爆發出來,但「心在滴血」,因為備感委屈、氣恨、含淚忍著不發作,當然就像心被刀割到似的難受。而修煉人「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 (《精進要旨》),如何才能達到此境界?「無非是人心」,將「人心」修掉才可能,怪不得「無心才是悲」,因為「人心」全無、才能達到「慈悲」境界,而要人心全無,非得真心修煉、勇猛精進不為功。

在修煉過程中,「漸入世人道」是很自然的道理,在「修煉的目地是救度世人」的體會下逐漸的領悟,而修大法不同於其他修煉也在其中漸漸清楚、明白。既然要救度眾生,就要接觸世人,就需和世人一起生活,過著相同的日子,所以常人的工作不能故意的放下。不但不能放下,還要努力做好,也體會到「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準則在實際、具體工作中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也就是沒有「固定」、「有形」的答案,而是隨著修煉的層次自己自然而然的決定,這也應是「工作不是修煉,但修煉會表現在工作上」之領悟,也是在迷中摸索下,自己的作為其實正是反映出自己學法、修煉的層次。

就在這種種的領悟下,我恢復了常人的生活「形式」,該寫的文章照寫、該看的新聞也照看,該做的工作也不會故意推掉,不過,「形式雖相同,內涵卻有異」在心中隱然有感覺。不但情緒起伏愈來愈小,而且得失心也在不知不覺中愈來愈淡,雖然事情一件件不斷來到眼前,卻能從容的一一完成,以往常有的壓力也在不知不覺中逐漸的減低,過往在工作上的「得失心」也日復一日的變淡。我體會到,事情的發生不是偶然的,工作的來到也不是偶然的,根本不必處心積慮去規劃,只需「儘量」全心全力做好手上事務,該你做的事就自然的擺在你的面前。

必須強調的是,同樣是寫文章、同樣是看新聞、同樣是觀看影片、同樣是參與常人的討論會,過往的激情消失了,以往的得理不饒人不見了,「設身處地為他人想」由以往的「口說」到如今卻逐漸「落實做到」。以往對人、事都比較偏向負面觀察,現在卻能轉而往好的一面尋找,「天生我才必有用」也從過往的紙上談兵,逐漸的在現實中有所體會,以往對常人中的「專業」是以「高人一等、理當接受較高報酬」看待,如今卻反而覺得「專業知識高者反應貢獻所學、所知幫助知識程度低者」。對於常人中的爭權奪利,為名為利爭爭鬥鬥,也由厭惡轉為憐憫,「救度之心」也油然而生,而社會中紛紛擾擾事件,過往的感覺是憂心忡忡,如今卻是「任何發生的事都是好事」的心態,這不是幸災樂禍,而是體悟到「既已發生就是提供檢討、反省」的機會,應趕緊記取教訓從新奮起。

走筆至此,傳來印尼最大島嶼蘇門答臘在12月26日清晨發生芮氏規模九﹒0強震,而且引發強烈海嘯,重創東南亞與南亞地區,並造成數萬人死亡的悲慘消息。在悲憫死難者之餘,腦中不禁浮現師父《精進要旨》-《法正》經文:「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法正,乾坤正,生機勃勃,天地固,法長存。」這幾年來人世間「天災人禍」不斷,其源頭就是「人無德」,亦即人心敗壞,」「人人為近敵」。雖然知道這些事與修煉人無關,但人類的道德久久無法回升,人心提升異常緩慢,我體會到與修煉人有關,也就是大法弟子「學好法、講真象、發正念」這三件事做得不夠,讓邪惡有空子鑽。

同修們,在這最後時刻,讓我們加大力度做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吧!讓我們堂堂正正不愧為「偉大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吧!在此與所有同修共勉之!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