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加努力走好每一步


【明慧網2005年1月18日】

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桃園學員歐惠芬,今年39歲,畢業於台大環境資源研究所,目前在一所國立高中教書。我於1997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下面想和大家分享一些修煉心得。

一、去掉自以為是、自高自大的執著心

從小學、中學、大學、直到研究所畢業,在求學路上的順遂,以及在學校時參與比賽活動的優異表現,不知不覺滋長了自以為是的心態;加上父母雙方家庭是地方上的望族,使自己潛意識覺得比別人尊貴;從事教師工作之後,學生和老師下對上的關係又助長了我的威權傾向,如果不是修煉,恐怕現在我還泡在「自以為是、自高自大」的意識當中而不自知,時時得承受著自作自受的惡果,卻不知如何擺脫。「自以為是、自高自大」的執著心反映在很多方面,因為時間關係,這裏和大家分享反映在集體學法交流方面的心得。

《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說,「大家修煉不也要為別人好嗎?首先想到的是別人,看別人有缺點,因為他也在修煉,為甚麼不告訴他?不管他怎麼對待,你們該告訴他就告訴他。你們的心是善的,師父看到了,你不用給別人看。至於說他不接受,不管他接受和不接受,你都觸動了他應該去的那顆心,我想對他都是個促進。他當時沒悟到,過後他可能能悟到。」另外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師父說,「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未來宇宙的選擇,就是未來宇宙的需要。(鼓掌)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

集體學法交流的時候,聽到同修悟的有些偏差的時候,基於為同修好、及整體提高的一顆心,我總會勇敢的提出不同的想法,為顧及對方的面子和心理感受,儘量會先說些肯定、鼓勵對方的話,再表達自己不同的想法,有幾次由於自己的不純淨,說完後,覺得講出來的話的味道就是怪怪的。我發現摻雜「自以為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時候,會不自覺的把自己的意思強加給別人,講出來的話呢,會不自覺的帶著希望別人接受我話的目地心,讓人容易有壓迫感,好像我的意思就是對、得接受我的意思不可。因為帶著目地心,使自己也會在乎別人聽了話的反應,關注於別人接受了還是不接受,弄得自己患得患失,隨別人的語氣變化而情緒起伏。

有一次交流的時候,我並沒有希望對方一定要接受我的意思,只覺得對方悟的不夠,我想提出更深一層的體會給大家有思考的機會。交流結束後,覺得自己好像有摻雜甚麼執著,讓自己靜一靜之後,悟到潛意識有想指正別人的念頭,認為自己悟的比較對,對方的想法淺、對方應該改過來。其實大家都是修煉中的人,在短短時間我未必能完全了解同修所說的話的真正內涵,而且我認為同修悟的不夠的部份,可能是時間的關係,使同修在短短時間沒有表達出來。我這種一廂情願的認為自己悟的比對方高的想法實在有點可笑。還有,存在「對方應該改過來」的念頭也不在法上,在《轉法輪》第134頁提到,「我們宇宙中有個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別人一般情況不能干涉,……」一個人思想的轉變得靠自己,憑我單方面的力量如何讓同修發生改變呢?我只能勸善,把道理儘量說清楚,對方能否聽進去,聽了是否願意改變,關鍵還是在於同修自己呀。

在《在二○○二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當一個神提出來一個辦法的時候,他們不是急於去否定,不是急於去表達自己的、認為自己的辦法好,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樣。」最近在學法組交流,我察覺有「以自己為中心」的心態。以自己為中心,聽到同修想法與我不同的時候,就著急的想說出自己的想法。由於不是以同修、以整體為中心去表達想法,沒有前後更好的去考慮,講出來的話便感覺不夠慈善。

我覺得光想著──「我只是表達自己的想法,同修接不接受無所謂」──還是不夠善,沒達到為別人著想。我應該設身處地,考慮同修能不能接受的了、承受的了,把道理說明白,而不是以自己為中心,自說自話,只顧表現自己,表達自認為悟的不錯的想法。我應該努力做到:以整體為考量,和別人交流的時候,把自己當成圓容別人的一部份;和整體交流的時候,把自己當成圓容整體的一部份。

在《轉法輪》第289頁提到,「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因為擔任地區的協調人,經常需要傳達學會的一些訊息。這些訊息往往是很重要的,我必須準確的轉達,這是對大法、對同修、也是對自己修煉的負責。然而由於這種追求準確的心態,使我有時不自覺的把傳達的事情說的有點絕對化,直到有同修提醒,我才恍然大悟。事實上,事情被傳達的過程,很容易加進傳話人的訊息,很難與原話的精神與內涵保持一致,實在不宜說的太絕對,為了對大法、對同修、對自己修煉做到更負責,應該抱持「這只是我得到這個消息的個人理解」這樣的心態。

由於追求準確的心態,傳達訊息的次數多了,使我不自覺的養成權威的心態,悟到一點甚麼、表達自己想法的時候,已經不自覺的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所悟所說的是非常正確的。在《轉法輪》第13頁提到,「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每一層次的法都不是宇宙中絕對的真理,但是這一層次中的法在這一層次中是有指導作用的。」

在無邊無際的層層大穹、層層天體、層層宇宙、層層眾生當中,我就像滄海中的一粟,何況我是修煉中的人,還沒看到自己所在境界的宇宙真象,現在悟到甚麼其實都是很有限的啊。

二、放下個人、圓容正法,一切就在其中

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師父說,「大法弟子當前無論是集體證實法還是你個人的講真象,都是大法需要。正法需要,你就應該把它做好,沒有甚麼可說的。」

有一次收到一封同修的信,提醒大家做證實法的事情不要挑肥揀瘦,正法有需要,我們就去做,不要著眼於這個事情表面上看起來的份量是不是很重,我內心受到蠻大的觸動。過了幾天,收到一封信,是電視台錄影需要桃園學員協助當觀眾的消息。我在內心掙扎著,從桃園到淡水攝影棚來回交通少說要4個鐘頭,在家我可以舒舒服服的陪先生看看電視、做點家事;可以打電話、做網絡講真象,我一樣沒閒著,一樣可以做證實法的事。再說,打電話、做網絡可以直接對大陸人民講真象,去參加節目錄影,我只是一個觀眾,沒把我的本事發揮出來。然而,神的一面告訴我,我應該去,因為現在正需要人,打電話、做網絡我平日還可以做。已經有同修花費不少時間把節目製作好了,現在就缺人共同完成它,我願意盡一己之力配合同修。雖然當一名觀眾表面上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沒有還不行,證實法有需要我就去做,不去管事情表面上看起來的份量是輕還是重。

錄影前一天傍晚,負責節目製作的同修說還缺參賽者,希望我參加,我答應了。出發前,先生祝我得名,希望我能得個紀念品回來。雖然先生這麼說,我的心卻很輕鬆,因為修煉人已不會把得名看的那麼重,可是慢慢的,一個隱藏的念頭浮現出來,「也許因為我沒有想得名的執著心,反而會得名吧!」會不會得名,弄得我心態有些不穩,腦海浮現《轉法輪》第17頁所說的,「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慢慢的,感到自己發自內心的坦然輕鬆起來,因為我悟到了:一個修煉人的境界不會因旁人能了解或不了解而有增減,同樣的,我的實力也不會因自己或別人的認定就會改變,只要真實的去表現即可。

各種對大陸講真象的方法,都會起到不同的作用。平日在家操作電腦非常方便,因此我花比較多的時間在網絡上講真象,用網絡發送的量很大,也可以和對方聊得很深入,隨著操作時間久、技術的熟練,我已經偏愛、習慣用網絡講真象,其它講真象小組的參與並不多。

最近某一個項目小組有一批郵寄需要兩個月以內完成,數量相當大,我想既然趕時間,數量那麼多讓少數同修做也做不完,我放下對網絡的偏愛,協助做郵寄。本來想,寫地址不能和對方講話,可能會比較無聊吧!寫了之後,發現心性的磨煉和面對面講真象是類似的。為了給對方留下美好的印象,我的心態必須是純淨、慈善的,寫出來的字體才能端正好看;在努力把地址寫得自然好看的過程,需要調整自己的心態,尤其要寫的快又好看,非常需要純淨、平穩的心性。

貼郵票、裝材料、粘封口可以利用零碎的時間做,無形中,讓我善於把握生活中一些零碎的時間,也更珍惜時間的可貴。雖然增加了郵寄講真象的工作,我每天擁有的時間卻更多了,因為體會到5分鐘、10分鐘的可貴,使我減少浪費在不必要看的電視節目上面的半小時,減少花在貪睡上面的1小時。

在《轉法輪》第185頁提到,「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在正法洪勢快速推進的當前,歷史將很快走入下一頁,我將繼續嚴肅對待自己的每一念,更加努力走好每一步,以不愧師恩和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

最後謹以「讀《疾風勁草》」和各位同修共勉:「生在苦難中,掙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歸步別停。」

謝謝偉大的師尊!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