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身心受益 講真象救度眾生


【明慧網2005年1月13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的名字叫謝秀菊,今年69歲,是中壢地區的學員。今天要交流的主題是:「學大法身心受益、講真象救度眾生」。

我是2000年10月得法,得法前全身都是病,有腰酸、背痛、氣管炎、五十肩、耳鳴等等毛病,可以說全身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那時候的健保卡一張有六格,看一次病蓋上一個章。而我一個月就要用掉一張健保卡,可想而知我是多麼常進出醫院了,而且常常是吃了藥又引起了皮膚過敏的副作用。後來因為看病的次數實在太多了,多到不好意思再拿健保卡去看病,好幾次只好自費看病。

2000年10月,我注意到了一張信箱裏的法輪大法簡介。看了之後,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個功法很好,我一定要去學。然後就撥了通電話,聯絡上輔導員,開始上九天班的課程,也找到了附近的煉功點,每天早起煉功。煉功後的第三天,原來因為骨質弱,平時用來輔助支撐的腰帶就不用再帶了;而認識到修煉與病業的法理後,各種藥丸、鈣片、營養品就和我絕了緣。四年多來,沒再上過醫院。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臉色紅潤了,人也精神起來了,同修還開玩笑稱呼我為「謝小姐」。

剛開始修煉時,阻礙還是有的,感謝師父從一開始就一直看護著我。因為九天班課程的地點比較遠,而且那時候行動也不是很方便,所以我都是叫了車到家門口來,每天坐計程車來回。可是其中的某一天,電話叫車一直都叫不到,說是沒有可以出的車。看著時間漸漸逼近,只好走到大馬路上叫車,可那天馬路上的車比平時多得多,都快塞住不動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卻還是等不到車。那時還沒認識到學法的重要,覺得師父的講法錄像錯過了就算了,煉功跟上就行。心裏剛有一個念頭:「再等五分鐘沒車來,今天就不去了」。回過頭來一台計程車就停在眼前,司機打開門說:「快上車」。我那時候並沒有招手叫車,而且車上已經有一位乘客了,按常理說這種情況下司機是不會主動停車的。

修煉以前,因為行動不太方便,所以不管甚麼天氣出門,一定要帶把雨傘。一來分擔兩腳的力量,當個拐杖用吧;二來可以嚇唬一下那些專欺負陌生老人家的狗兒。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不用甚麼支撐,也不再怕甚麼了,這支傘也忘了帶了。以前連出門倒個垃圾都要先有準備,都要把垃圾袋放在孫子騎過的廢棄幼兒車上,然後帶上傘,推著車去倒垃圾。現在可是輕鬆了,提起垃圾袋小跑步就追著垃圾車跑了。這些身體上的改變,街坊鄰居也感到很驚訝。有不少人也因此接觸到了大法,也說要煉功了。在家庭關係上,碰到了矛盾,知道先向內找。把一些執著心看淡,心性提升上來,對兒孫的一些瑣事也就看得開了,家庭關係也更為和睦。偶爾碰到一些小矛盾,孫子還會提醒我要做到「真、善、忍」呢!

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太幸運了。可是還有很多的眾生還不知道大法好啊!一次準備出去發簡介,心裏頭就想先找個伴,偏偏同修又都不在家,電話聯絡不上,心裏被這個念頭絆住了。就想要先靜下心來學法,結果看到的第一句話就是「所以,在講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給可貴的中國人郵寄真象材料或打電話講真象,海外的弟子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方便條件做的更好。我的講真象方式是打電話,剛開始同修說:「現在可以用電話講真象,但是很害怕不敢打。」我還回答她:有甚麼好怕的,又看不到對方的臉。可是當我回家要拿起電話打,我發現真的會害怕。我趕快和這位同修說:真的會害怕耶!但是我並沒有被嚇到,兩年多來,我就這樣堅持了下來,打電話講真象變成了我每天生活中的一個習慣,一有空就拿起電話打,我想讓更多在大陸的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多說一個就有多一個眾生得救。我的經驗是,一般從早上八點多到十一點,下午兩點多到四五點,晚上七點多到八點多,適合打電話講真象,因為這些時段打電話,對方那兒比較不會有一些雜務的干擾,符合常人的作息時間。而其它時間就用來學法、發正念。

打電話講真象的過程中,碰到各式各樣的人,有明白的、也有被謊言矇蔽的。這些不明真象的人,可能一開始就罵人或語帶諷刺,對台灣打來的電話,反應尤其激烈。我會從自身的改變說起,也不直接回應政治立場等變異觀念下的質疑,只是告訴他:我們同文同種,只是我身在台灣,將知道的事實告訴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很多人改變了原來的態度,最後說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還有一位年輕的女大學生回電話給我,希望我和她用網路保持聯絡,我告訴她,我不會用電腦,只能用電話,那次她打來的電話和我聊了很久。我擔心一定花了她不少的電話費。

也曾經在電話中碰上大法弟子,說如果見到師父,代他向師父問好。也碰到過一個大法弟子的父親,說他的兒子在勞教所,過著不是人過的生活。而這位父親的生活好像也不是很好,每天要工作到晚上七點多才會回到家,還希望我可以多打電話過去聊聊。我告訴他,你的兒子做的是最好的事,別想太多,師父會保護他的。師父在講法中說:「其它地區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圍繞著中國大陸這個大法的主體在做,在抑制邪惡的迫害,減輕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也協助著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講清真象。」(《二○○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一通電話,也是在減輕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家人的壓力啊!

我們家祖孫三代住在一起,家人也覺得大法好,但是沒有修煉。家裏的電話打多了,孫子會抱怨同學的電話都打不進來,而且晚上大夥兒都在,打電話講真象也不方便。現在我在房間裏新裝了一部電話,這部可是講真象專線。尤其是現在電話費也便宜了,我們更要利用好這些條件。師父在講法中說:「宇宙中前所未有的一切都在小小的人世上聚焦著,舊勢力在宇宙中為干擾正法所安排的一切都在這裏運作著,為法而來的、為法而成的、為法而造就的,都在這段時間中展現出來了。」(《在二○○三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各位同修,利用好身邊的這些條件,做好學法、講真象、發正念。助師正法,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吧!

以上是我的一些體會。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